強積金制度 頂層設計不完善

近月關於強積金的新聞特多,除了僱員自選安排(半自由行)的報道,還有是針對強積金收費的報道和分析。前者是新法例落實的變化,沒有什麼微言大義;後者則話外有音,隱隱然在給修改法例做鋪墊。我相信。強積金制度在未來幾年仍有不少變動。

制訂時打工仔被劫持發言權

強 積金制度是政府、政黨、工會、商會、金融服務行會等利益團體妥協的結果。(打工仔本來是最主要的持分者,但卻給工會劫持了發言權。)政府的小政府思維是以 最少的責任推行社會保障、工會希望增加對打工仔的保障、代表老闆的商會則不願增加經營成本、金融機構緊盯?天跌下來的新餡餅、政黨既有意識形態差異,復有 背後利益團體的考慮。各方利益不同,法例取其最大公約數,求同存異的結果,就是現在所見的強積金制度。

12年前實行的強積金制度,既有信 託人(19家;2012年9月底數據.下同),信託人下面有計劃(共41個),計劃有保薦人;計劃下有成分基金(共464隻),成分基金下還有核准匯集投 資基金(共299隻);核准匯集投資基金可以是單位信託基金(還可以細分為單一基金、傘子基金、傘子附屬基金)或是保單(多是保證基金保單)。基金經理既 有自聘又有外僱,基金資產還另有託管人。帳戶既分僱主、僱員,又有前僱聘和現任帳戶之分,各種帳戶限制不同。看官現在是否有點昏頭轉向,搞不清啥是啥?不 要說閣下,就算是積金局註冊的32,577個中介人,能說清楚這些關係者也在少數。制度架?疊屋,行政手續繁多,這就是頂層設計不完善的結果。「頂層設 計」是這兩年大陸流行的政治用語,就是問題根源(社會/退休保障)的解決方案(強積金制度)。

當年為何不用單一系統?

其 實除了行政過程繁瑣不便,強積金帳戶設計和投資產品選擇也是為人詬病。現在一個打工仔隨時出現多達6個強積金帳戶,問題根源是僱主決定強積金計劃。明眼人 一看就知道,這個安排偏向從事企業融資的金融機構。現在搞半自由行、將來還有搞全自由行,只不過是撥亂反正。但在這過程中,有關金融機構已經早?先機佔上 風。而投資產品要依附在強積金計劃下,既沒有必要,更限制了打工仔的選擇。

坦白說,今天來怪責強積金行政費用高,是「殺來使」(shoot the messenger)的行為。本來單一行政平台不是什麼難事,隨便任何一家強積金信託人、基金信託公司甚至港交所的中央結算公司都能勝任,來個投標競價便 可。問題是當年立法時為什麼不採用?現在信託人各自開發了自己的系統,則建議他們統一,有些信託人還沒賺錢便要改變遊戲規則,那能折服。

近期的討論,除了統一行政平台和簡化行政手續的要求,還有要求金管局管理、要求政府提供保證回報、要求擴大投資範圍和產品等等聲音。手執草擬法案大權的特區政府,似乎對強積金制度有新的闡釋。這些動作,倒是需要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