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有口皆「悲」 全民退休保三思

對於「全民退休保障」這六個字,我們在原則上是絕對贊成的。但是在細節方面,卻大有商榷的餘地。然而,在這問題上,其細節之多和複雜,及資本主義份子和社會主義份子的想法南轅北轍,根本無法調和,想在其中找出一個「最大公因數」,看來也是不可能的任務。
所 謂的「求同存異」,現在先讓我們找出各派相同的意見,也即是大家同意的大原則。第一條:全民退休計劃是必須處理的,因為在很快的將來,香港即將踏上老人社 會的路,現在未雨綢繆,是必須的。第二條:無論甚麼樣的全民退休計劃,必須能通過精密計算,在實際上行得通的。以上兩條,是人人同意的先決條件。

就實質數據討論才有意義
但 很明顯,在今日有關這個問題的討論當中,單單在精算方面,已經無法得出共識。福利主義者認為社會負擔得起,但是很多人則認為社會負擔不起,由於沒有人人相 信的數字可作參考,所以所有的人都在原則上兜兜轉轉,互相指責,你說我無良不體恤老人,我說這種福利主義根本行不通、付不起。但實則上,雙方的原則是相同 的,只是精算上並沒有共識,但是由於現時並沒有一個雙方信服的精算數字公諸於世,所以大家的爭拗也只是無的放矢,在煮無米之炊,停留在哲學的層次,並沒有 任何實質的意義。
有關精算方面,政府應該設立獨立的精算委員會,由大學經濟學和統計學的學者去主持,評估未來的人口增長、退休人數、社會收入,來 供整個社會作為討論這個重大議題的參考資料。當然了,供款的數目豐儉由人,福利主義者和資本主義者也會有不同的意見,但是擁有基本的數據,兩者的爭拗才有 其根本,有其意義,否則其討論只是流於哲學層次,沒有實質的數據去支持,爭拗來爭拗去,也只會是無稽之談而已。
而供款的數目,退休的安排,是精算 的層次。但是,究竟用甚麼模式來作供款,卻是制度上的安排。23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聯署,要求政府盡快成立專責委員會,研究制訂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在這 一點,我們是同意的,因為這問題刻不容緩,必須馬上去策劃,不能再拖下去了。再者,現時縫縫補補、架床疊屋的退休保障方式,也實在應該有一個統一的、簡單 的制度,去加以取代。
然而,23名議員一致贊成以政府、僱主、僱員的「三方供款」形式,推行全民退保,並將每月2,200元的長者生活津貼,作為全民退保的過渡方案。對於後者,我們說過,不會贊成不經資產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而對於前者,我們是反對的,原因下述。

政府應留「彈藥」作緩衝
我 們曾經用過一首名曲:《Que Sera Sera》來描述未來世界的不確定性。退休計劃是30年以上的長遠大計,而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因此,如果以為單單一個三、四十年供款的長期退休大計,便 可以安枕無憂的話,是很危險和很錯的。在這方面,我們必須預留一個緩衝,以防在這三、四十年之間,出現甚麼變故,也可以作應變之用。而這個緩衝,只落在政 府的身上。
所以,我們的看法是有關全民退休供款的,只有市民和僱主兩者負責,而政府則不用供款。政府負責的,是一種類似現時,隨收隨支的方法,去支付退休人士的福利。這為社會保留了一點彈性,假設退休計劃不如理想,要作出補救時,政府可以留有「彈藥」,去作出最後的救濟。
為 甚麼我們會認為,必須要留下政府隨收隨支這一個緩衝呢?答案很簡單:早在十多年前,香港政府已經「未雨綢繆」,為全民退休作出了「妥善」的計劃,這就是今 日的強積金計劃。到了今日,強積金計劃的效果如何,大家應該是有目共睹,有口皆「悲」的,已成了香港人的夢魘。強積金的問題還未解決,現在又冒起了一個 「全民退休保障」,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香港人的一難未過,另一場可能更大的災難又再面臨了。
全民退休保障是必須馬上計劃的,可是在計劃之 前,首先要解決的是改革,甚至是取消今日的強積金計劃。如果政府和泛民心目中的全民退休計劃,是強積金的擴大版,那麼,市民的捐款只會是擔沙填海,政府和 議員們也將會成為千古罪人,受到未來港人的唾罵。正如我們一直以來的比喻:人病了,吃藥是必須的,但是必須吃正確的藥,才有治療的作用,如果是亂來一個全 民退休保障,而這又是強積金的翻版,即是用「神茶」來治病,那我們當拒絕吃藥,才是最上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