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保障又何需全民?

退休保障又何需全民?

蘋果日報 (論壇 E06, 2011.5.5)

自今年初,香港有關於老人福利的討論再次熾烈起來。香港政府經常強調對退休人士保障的三大支柱為生果金、強積金以及綜援。可惜強積金運作十年仍無法獲得市民認同,今日有社福界人士要求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希望讓老人家老有所依。

獅子山學會認為「全民退休保障」不過為美麗的糖衣毒藥。剛過去的周末,本會行政總監王弼獲邀,聯同中原集團施老闆組成反方,與中大副教授黃洪、社聯業務總監蔡海偉所組成的正方,於《城市論壇》辯論「全民退休保障應否提倡?」

辯論當中,王弼表示社會沒有理由把資源不當地分配到沒有需要的人手中,並以黃副教授作例子:六位數字月薪,竟然要求下一代供養他的退休生活。黃副教授回應:如果政府願意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他願意捐出每月三千的退休金。

筆者聽畢,心中閃出一個問號;既然黃副教授認為自己沒有需要接受社會福利援助,為何他所提倡的退休保障又需要全民呢?

在生活中,我們要分清楚「想要」和「需要」。「需要」是為了保障生存條件,「想要」不過是為了提高生活質素。每天獲得足夠水和食物是「需要」,希望每天可以食魚翅是「想要」(甚至是奢侈)。有整潔衣履是「需要」,希望每天穿Gucci、Burberry是「想要」。而社會福利是應該保障有困難的市民獲得他們需要的物品,而非想要的物品。

既然黃副教授可以瀟灑地放棄他本來可應得的每月三千元福利,筆者相信這三千元不過為黃副教授想要之物,非需要之物。如果黃副教授認為退休為每月三千元收入是需要,相信他絕不會如此瀟灑的放開。

社會上有一眾市民,根本不需要政府援助,亦可以為自己退休生活作準備;三千元福利,不過是可有可無,為退休生活錦上添花。

為甚麼香港市民需要供養李嘉誠?三千元對億萬富翁不過為小數目。誠如施老闆所言,政府還是應該把資源集中幫助有需要的人,全民收三千元,不如比較有需要的一半市民收六千元,更不如最有需要的三分之一市民收九千元。簡單易明,何需勞煩精算師?

事實上,除了強積金,香港還有老人綜援,可以保障長者生活;在某些條件下比黃副教授提倡的三千元更高。綜援制度的不足,申請條件、金額都可以檢討。全民式的援助只會浪費資源,社會資源有限,為何要因小撮社福界人士建構他們的理想國度而賭上真正有需要長者的生活呢?

獅子山學會助理研究員 – 祝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