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養老金是持續可行的》

《全民養老金是持續可行的》 莫泰基(香港社會保障學會成員)

(編按:由3月時財政預算案的6000元強積金注資建議而引起的一連串對於強積金的批評及討論,全民退休保障亦開始被社會提上討論的議程。

全民退休保障的建議既然是向政府,特別是大企業的既得利益開刀,亦因此遭到獅子山學會等保衛大財團的右翼組織的攻擊及抹黑。獅子山學會更在4月8日幾份報章刊登《全民養老是糖衣毒藥》的廣告。本文主要以外國的例子及數據反駁獅子山學會的言論,指出全民退休保障的可行性及必要性。)

獅子山學會在本年四月中在明報刊登廣告,認為全民養老金是糖衣毒藥,預計2030年香港老人會達210萬人,開支會過千億元,使香港走上重稅福利國家之路;還說歐美全民養老計劃全面破產。可惜,這全是罔顧事實。 首先,與香港人均生產總值相約的國際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除澳洲外全部都實行現收現付的全民養老金,並提供的養老金,每月金額平均達到國家平均工資的31%(表1) ,即香港的五千元,同時亦為世界銀行所肯定(註1),作為第一層的公營養老金。而且沒有一個國家曾為這一層全民養老金提出要改革或破產。

其次,我們可以深入看之例如加拿大的例子,根據2003年加拿大養老金計劃精算報告,適齡工作人口供養老人的比例直至到2050年和2075年仍然維持2.2工作者供養1老人(見表2)。因此估計採用半積累的現收現付制度的穩定總繳可以由2004年以9.9%總繳費率來維持正資產總值至2050年,顯示現收現付制度可以一直維持50年而不用變更,完全可以應付人口老化高峰(見表2)。這50年加拿大可以持續提供平均工資的25%為全民養老金,即約為香港每月4千元。顯然,現收現付制度是完全可確立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的養老金制度,其中社會統籌就是以現收現付制來實行。而且勞資兩方50年也只是各供 4.95%,比起香港強積金的各供5%,還要划算。 事實上,連中國亦於去年10月通過《社會保險法》。

溫總理在2009年8月公開宣佈開展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試驗工作(簡稱新農保),為全國農村60歲以上老人提供每月55元的最低?老金(今年提升至每月80元,即是農村平均純收入的16%)每年覆蓋各個?內10%農村老人,預計在2026年前全覆蓋。今年通過的十二五規劃,則預計新農保可以在5年之內,即在2015年達致全覆蓋所有60歲以上的農村老人。 試問發展中的中國也能為眾多農村60歲以上老人提供全民養老金,香港怎?沒有能力為全港65歲以上老人提供每月3000元的全民養老金呢?每月 3000元僅為全港平均工資1萬6千元的18%,與中國農村的全民養老金16%純收入相比,相差不遠,遠低於OECD的平均31%替代率,又怎會沒能力完成呢?

香港必須實行全民養老金。因為強積金制度不保障非在職人士,包括百萬老人,80萬家庭婦女及40萬殘疾人士。更甚的,月入萬元的中位工資收入職工,即使每月供款千元,每年1.2萬元,35年供款的粗算積蓄也不過40萬元,分攤應付平均18年退休生活,每月不到2千5百元,連綜援水平也沒有。試問連一半職工,即160萬工人也保障不了,強積金作用非常有限。 事實上,現時40個亞洲國家當中所設立的退休保障制度,僱主的平均繳費率達12%以上。其中一半的國家總繳費率超過20% **,但也未達到全覆蓋的全 民養老金,絕大多數只覆蓋三成老人人口以下(註2)。配合中國已實行全覆蓋的農 民養老金(農村老人是不用繳費的),香港肯定必須在強積金制度外,加設全覆蓋的全民養老金,方便兩地工作人員來往兩地工作而又同時享有養老金的保障;更重要的是,公平地保障每一位合法公民的基本退休生活。 **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斯里蘭卡、伊朗、尼泊爾、士耳其等。

(註1) World Bank (2005) Old Age Income Support in the 21st Century. Table1 (註2) ISSA & USA (2009) Social Security Program Throughout the World: Asia and the Pacific, 2008及 ILO (2010) World Social Security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