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賠償

「精選倍關心」個人意外保險

有甚麼特點?

    提供周全之意外保障予年齡介乎16至65歲之客戶;可續保至75歲
    提供意外死亡及斷肢賠償,保障範圍包括失明、失聰、喪失說話能力及嚴重燒傷等
    若完全及永久傷殘,提供長達100個月的每月現金賠償
    提供意外醫療賠償、緊急醫療運送及遺體運返惠益
    可於指定之治療中心無限次免費接受物理治療及跌打治療服務
    毋須支付任何額外保費,保額可於投保首5年免費提升5%

為甚麼適合您?

    毋須繳付自付費便可於指定之治療中心接受物理及跌打治療服務,免卻索償程序
    您亦可到自己選擇之治療中心接受治療
    具輕微危險性職業之客戶及須使用重型機械工作之工人或一般工人均可享保費優惠

* 此計劃只適用於香港居民。

以上資料只供參考,保險條款詳載於保單契約內。

索賠18億 桑蘭“白眼狼”?

中評社北京5月8訊/12年前,桑蘭在第四屆美國友好運動會的一次跳馬熱身中不幸受傷,導致頸椎骨折從而癱瘓。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微笑天使”桑蘭都被當做身殘志堅的榜樣。最近,她卻被斥為“白眼狼”。

桑蘭上周在美國提起了一項訴訟,要求的賠償金額高達18億美元,而訴訟對象包括當年她在美國的監護人。昨日,又傳出新的爆炸性新聞,桑蘭的經紀人黃健在微博披露桑蘭在美國的日子裡曾經被監護人的兒子猥褻。桑蘭律師海明隨即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已經向警方報案。

那麼,桑蘭到底是為了討回遲來的公道和正義,還是忘恩負義?這背後是否還暗藏乾坤?

法律上,桑蘭到底告了什麼? 
 
18項起訴和18億美元的賠償:8項專門針對監護人,每項賠償要一億

桑蘭長達26頁的英文起訴書中,首先介紹了起訴的背景,指出桑蘭受傷是因為在她進行跳馬熱身落地的時候,有人在現場搬了墊子,讓她受到干擾。 涉足中國體育彩票生意的劉國生、謝曉虹夫婦是當時體操協會的商業合作夥伴,他們在沒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體操協會強行指定為桑蘭的監護人,阻止桑 蘭說出當時的真相。而另外的被告——前時代華納副董事長特德.特納在當時的中國領導人面前做出過要負責桑蘭終身生活費用和醫療費用的承諾,也沒有履行諾 言。賽會組織者投了商業保險,桑蘭可以得到1000萬美元的賠付,支付醫療費用,卻因為不在美國而被TIG保險公司拒絕支付。

桑蘭提出了18項的訴訟,每項訴訟要求索賠1億元,總額為18億元。訴訟對象包括美國時代華納公司、美國體操協會、 TIG名下兩家保險機 構、RIVERSTONE保險代理公司等5家機構,和前時代華納副董事長特德.特納、桑蘭受傷後在美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3個自然人。下面就是各項罪 名: 

特技師被索償千萬

特技師被索償千萬

【明報專訊】導演吳宇森的作品《赤壁》,2008年於北京補拍著名的「火燒赤壁」情節時發生火警,造成1死6傷。前日一間保險公司入稟高等法院,向特技師劉維杰索償224萬美元(約1747萬港元),指意外因他疏忽所致。

原訴為非本港公司Fireman’s Fund Insurance Co,答辯人為劉維杰經營的漢寶德特視製作公司。入稟狀指2008年6月9日凌晨3時41分在北京小湯山九華山莊會議展覽中心內的一場爆炸或火警,導致數名特技人受傷、1人喪命及部分道具燈光場景被?,原訴指意外是劉維杰疏忽造成,故向他追討224萬美元損失。

據悉死者為一名23歲特技演員,當時劇組正在補拍「火燒赤壁」場面,卻因未及時滅火而弄假成真。昨日身在北京的劉維杰向本報表示對被追討賠償並不知情,稍後才能回港了解,他亦不清楚傷者及死者家屬當時獲賠償金額。《赤壁》是吳宇森1992年赴美發展後首套回歸電影,耗資6.25億港元,由梁朝偉、金城武等擔綱演出。

【入稟編號:HCA786/11】

腳趾全切除保險拒償法院判賠

(中央社記者賴又嘉台北6日電)張姓男子12年前因意外切除左腳4、5趾,2年後左腳又被砸傷,切除剩下3趾,但保險公司拒絕理賠,張男提告。最高法院審理後,判決保險公司應賠償新台幣1800萬多元,全案定讞。

判決指出,張姓男子在民國88年間,因意外導致左腳4、5趾截除;90年11月間,張男與友人在台北市軍功路吃午餐時,因友人小貨車爆胎,張男幫友人挪動車上的千斤頂時,左腳不慎被車上的大傘腳架砸傷,雖送醫進行手術,但隔年仍因外傷性關節炎,遭醫師切除左腳剩餘3趾。

張男認為,他的狀況已達保險契約中「一足五趾缺失」的殘廢程度,要求投保的3間保險公司理賠,卻遭保險公司拒絕,因而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保險公司給付保險金。

保險公司主張,張男曾先後向多家保險公司投保上億元,質疑張男故意詐領保險金,但台灣高等法院審理時,根據醫院病歷,再加上保險公司無法舉證張男故意製造意外,判決3間保險公司應賠償張男保險金1800多萬元。

保險公司不服判決,提起上訴。最高法院維持高院判決,駁回上訴,全案定讞。1000506

索尼資料外泄 向客戶開出百萬保單

索尼(SONY)回應公司網上遊戲被「黑客」入侵,以致大批用戶資料洩露的問題,除道歉外,還承諾為用戶提供100萬美元保險費用。

日資SONY行政總裁H.Stringer五號在部落格上,就事件首次向PS3等用戶致歉,並決定提供「PlayStation Network」、「Qriocity」網上娛樂服務網的美國消費者免費的身分防盜服務,為期十二個月。再者,將提供每名美國用戶上限100萬美元保費, 賠償信息被盜用而招致經濟損失等。

桑蘭癱瘓索賠案 美國法院受理

大陸國家女子體操隊前隊員桑蘭早年參加美國友好運動會意外癱瘓,因種種原因在13年後的28日向美國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遞交訴狀,索賠金額18億美元。昨日,該法院受理了桑蘭的訴訟。

     《京華時報》報導,被告方包括美國時代華納公司、美國體操協會、TIG名下的2家保險機構、一家名為RIVERSTONE的保險代理公司、友好運動會創始人前時代華納副董事長特德.特納,以及桑蘭受傷後在美國的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

     桑蘭的代理律師海明表示,當時,美國時代華納公司、美國體操協會沒有給桑蘭保意外險;另外,保險公司只願負責桑蘭在美國的醫療費用,拒絕承擔她在美國以外的醫療看護費用,違反民權法和保險法。

     當年桑蘭在體操賽中受傷癱瘓,居住在紐約的華裔謝曉虹,被委託擔任年僅17歲的桑蘭監護人。據起訴書內容,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在擔當監護人過程中,存在不當得利、侵犯隱私等行為。

     「桑蘭如果沒有受傷,或許能成為世界冠軍,其中的損失很難估算。」海明稱,桑蘭將於6月赴紐約,有望在美期間出席此次官司的預審。

桑蘭入稟索償18億美元

桑蘭入稟索償18億美元
2011-04-29

原中國國家女子體操隊隊員桑蘭為當年參加美國友好運動會受傷致癱瘓,入稟索償18億美元。

根據桑蘭代理律師海明的介紹,這份訴狀的起訴對象包括5個機構和3名個人,分別是:美國時代華納公司、美國體操協會、TIG名下的兩家保險機構、一家名為RIVERSTONE的保險代理公司、友好運動會創始人前時代華納副董事長特納、桑蘭受傷後在美監護人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兩人。

起訴書總共列舉了針對上述8個被告的18項控罪,每一項的索賠金額均為1億美元,其中包括違反協議、違反美國殘疾人法、違反紐約州及紐約市人權法、違反美國1964年民權法、違反紐約州保險法、不當得利、侵佔財產、未履行監護職責、誹謗、民事共謀、侵犯個人隱私等控罪。

海明稱,作為友好運動會的組織者,美國時代華納公司、美國體操協會對桑蘭的受傷直接負責,組織方甚至沒有給桑蘭這樣的與會運動員上意外保險,只保了一千萬美元的醫療看護保險。即便如此,美國的保險公司並沒有按照保險條約,負責桑蘭終身醫療看護,過去十三年來,保險公司以只負責在美國的醫療保險為由,拒絕承擔美國以外地區的醫療看護費用,這存在歧視,違反民權法和保險法。

對於劉國生、謝曉虹夫婦,海明稱,作為監護人,他們沒有很好履行應盡的責任,當年桑蘭只有17歲,還不到法定提起訴訟的年齡,但作為監護人應該替她去爭取權益。另外根據起訴書,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在擔當監護人過程中,還存在不當得利、侵犯隱私等行為。

關於為什麼將每項控罪的索賠金額定在一億美元,海明解釋,這在美國是很正常的,不僅代表事情的嚴重、危害的重大,也是確保客戶損失得到完全賠償的手段。具體的賠償金額將由法官和陪審團裁定。另外,桑蘭如果沒有受傷,或許能成為世界冠軍,其中的損失很難估算。

關于訴訟期限,海明稱,18項控罪中的部分訴訟有效期的確已經過去,但也是有原因的,一些訴訟還是在時效期內。對於為什麼拖到現在才提告,海明稱,當時桑蘭的確遇到某些方面的壓力。

據海明介紹,目前桑蘭已經出現肌肉萎縮、骨關節病變等狀況。這也更需要她通過法律手段為自己討個說法。

海明稱,桑蘭將於今年6月來紐約,有望在美期間出席此次官司的預審。

菲人質案兩倖存港人獲保險增至百萬

2011年04月26日 09:58    稿件來源:香港《文匯報》




香港新聞網4月26日電 在菲律賓馬尼拉人質事件中受傷的港人陳國柱及易小玲,一直與美亞保險公司就賠償安排展開磋商。有消息指,美亞保險的“捐贈”總金額將會加一倍至接近100萬元。

香港《文匯報》報道,美亞保險於本月初宣佈,向陳國柱及易小玲“捐贈”共50萬元,其中易小玲可穫35萬元,而陳國柱可穫15萬元,分2年支付。但有關“捐贈”總額比易小玲最初提出的60萬元,以及陳國柱提出的40萬元,相距甚遠。立法會保險界議員陳健波早前約見2人,傳達美亞保險“加碼”意願。

據了解,有關“捐贈”總金額將加一倍至共近100萬元,但仍未有最終定案,而新贈的金額也可能是一次性批出,毋須分期支付。消息稱,正安排美亞保險的代表與陳國柱及易小玲見面,直接尋求共識,預計5月初可公佈最終方案。

協助陳國柱及易小玲的律師黃國桐表示,兩人希望以調解方式解決,不希望訴諸法庭,“如果循民事途徑,他們會再反反覆覆經歷痛苦的經驗,我相信易小姐或陳先生都儘量希望避免法庭上的訴訟”。他又表示,若保險公司願意持開放態度捐助兩人,有助提升行業的形象。
【編輯:魏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