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積金全自由行

強積金自由行遙遙無期

強積金制度已實行了十二年,在上個月也開始了俗稱「半自由行」的僱員自選計劃,讓供款人可以對自己供款的部份積金,自由的挑選強積金,可說是強積金制度的一個進步。

長久以來,強積金制度受人詬病,一來強積金是強制性,供款人沒有說不的權利,以致供款人每月收入是減少了,再加上強積金的表現未盡人意,回報表現不理想不在話下,強積金的收費居高不下,也令人對強積金的印象不佳。

強積金回報高低見仁見智,畢竟投資涉及風險,但強積金的收費之高卻是令人不滿,不少人希望可以藉自由市場的力量,通過競爭令強積金汰弱留強,而且多了競爭理論上更會讓積金收費下降,所以對全面開放強積金市場的聲音此起彼落,要求在半自由行的基礎上實行積金全自由行。

然而,強積金的對沖機制卻是實行全自由行的最大阻礙。所謂對沖機制,也即是僱主可以用其在強積金的供款部份,以這部份的戶口結餘,用來抵消其要繳付 的長期服務金。在對沖機制下,由於有了這個用途,假如僱員可以自由挑選積金,僱主供款部份的不確定性便大增,假如僱員挑選了較高風險的積金而出現虧損,便 有可能出現在僱員離職後,僱主供款部份不足以抵消長期服務金,便有可能要僱主額外付款,在僱主的角度看這是很難接受的。

那麼為甚麼強積金制度會有對沖條款這個漏洞?原因是在十二年前通過強積金制度時,當時香港經濟環境不好,要僱主接受強積金已是很難的事情,所以當局就進行了妥協,以僱主供款可以對沖長期服務金作為條件,換取僱主方面的同意,以後發生的事大家也知道了。

所以要實施積金全自由行,如何理順僱主一方的利益,會是重要的戰場,這場戰役將是漫長的。而且我們也要汲取十二年前對沖機制的教訓,即不要為了得到 一個全自行通過而貿然妥協,因為全自行對供款人是否有利,還是要透過時間驗證,但一旦以交換形式得到的全自由行,很可能會有反後果。

蘇偉文

恆生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

蘇偉文﹕強積金不應偏離本意

強積金實行已有近11年,而在這個長期的退休安排裏,股票基金的回報平均有5%多一點,以回報計算已可以抵消同期通脹,而且在積金局的努力下,大眾關心強積金已較以前高很多,在推廣強積金和市民退休安排的意識上,積金局算是有了交代。

然而,積金局的一些政策卻差強人意,令人對積金局的方向有所懷疑。

首先,積金半自由行到現在仍是沒有半點下文,對積金局早前提到要推動積金全自由行,更是可否在短期內執行令人不表樂觀。本來在上年強積金要實行半自由行,即僱員供款方面可以由僱員自由選擇,本意是希望引入更多市場競爭,從而令被人詬病多時的強積金收費過高可以紓緩,可是由於立法需時,積金半自由行也一拖再拖,最快也要在下個立法年度才完成審議工作,要推出積金半自由行也未能有時間表。在這個背景下,要在短期內實行積金自由行,就顯得漫無頭緒。筆者不是說積金局的計劃不對,反而筆者是贊成積金全自由行,只是現時連半自由行也仍未成行,說全自由行會令外間產生過高期望,當全自由行不能短時間內出現,市民過早的期盼會形成期望管理上的落差。

用強積金購房有違本意

其次,就是強積金的提早拿回部分供款。根據積金局的說法,他們有意研究可否就一些獨特的情?,例如罹患重病、購房、供子女就學等,供款人可以提早從積金戶口中提取部分款項來使用。對市民來說,這是增加其積金戶口內金錢的使用自由度,由嚴格管制提款期限的做法,引入較多彈性的安排,市民當然是歡迎的,尤其是可以動用款項來購房,更是不少人夢寐以求的做法。可是,強積金的本意是幫助市民作退休安排,假如供款人身患危疾,要拿積金戶口中的款項來作醫療費用,在恩恤的角度看是有其道理,但用來作諸如購房的用途,就有違強積金的本意。或許有人會說,強積金也是他們的個人財富,要拿來作何用途也可以,但這樣只會將強積金等同一般儲蓄,和強積金的退休本意不符。而且一旦可以用來購房,其他提早拿取供款的合理用途(例如結婚、個人進修、家居維修等)也應接受,這會令強積金的本質改變,也有違其成立目標。

筆者以為,積金局現時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盡快令積金半自由行起錨,好使強積金在半自由行的基礎下逐步邁向全自由行,正如上文所說,現時談積金全自由行並不實際,反而用半自由行來過渡至全自由行,更見得實事求是。而且也要研究增加對自行供款的誘引,例如自行供款可享有稅務優惠,或是強積金中的自行供款可以隨時提取,那麼才可以令市民更重視其積金權益。若果自行供款可以提早領款,將來政府要是再派錢給市民,也大可注資在強積金的自行供款帳項內,市民要否提早領取就更可悉隨尊便。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兼金融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