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半自由行的潛在風險

當雷曼苦主仍未對銀行的回購建議有較一致的回應時,另一波有關累計股票期權(Accumulator)的訴訟又乘時而起。這些訴訟主要著眼於從業員的銷售手法及現行的監管制度。筆者相信同樣的問題將有可能發生於實施「半自由行」後的強積金之上。倘若問題真的發生,其影響及在社會上的反響極有可能比前述的訴訟更加利害。

立法會上月通過法案,容許僱員可為其僱員供款部分的累算權益自選受託人,使僱員每年有一次機會把僱員供款戶口內的供款轉移到自選受託人的計劃內。該政策雖未涉及僱主供款部分,但仍涉資1,500億港元。相信開放競爭後,各受託人的收費必會調低,而且服務質素亦有所增加,僱員因而受惠。可是,若不在政策實施前做好優化銷售規管、加強投資者教育及加快中介人專業化等措施,而任由僱員自選受託人,則可能會影響僱員退休供款的投資表現,受害的可能乃是僱員。

以現時的銷售手法觀之,我們不難預期競爭開放後,受託人除了把管理費調低外,亦會以禮品、紅利等方法來吸引客戶。僱員往往因為眼前的轉戶優惠而忽略基金選擇及其回報等重要因素,這可能大大影響了他們退休時的惠益。事實上,現行的強積金制度完全依賴僱員為自己的退休保障作投資選擇,而並非每個僱員都是投資專家,他們很可能在資訊不足或被誤導的情況下做錯決定。而且,強積金投資著重的是長線投資,投資年期確實是關鍵。所以當局在賦予僱員自選受託人的同時,亦要教育他們重視長線回報,不應隨意轉換受託人。

市場開放必為強積金中介人帶來商機,證監會有必要加強規管中介人的銷售手法及各種宣傳產品。而且,中介人往往亦難免要向客戶在強積金投資選擇上提供意見。預料在競爭開放後更會大增,而就證券提供意見屬受規管活動,所以積金局宜訂立寬限期,硬性規定所有中介人須考取證監會的第四類牌照。寬限期過後仍未取得資格者,則失去中介人的資格。另一方面,理財顧問亦無可避免地被客戶詢問有關強積金選擇的問題。面對金融業的急速變化,理財顧問專業化的步伐實有需要加快。業界應鼓勵其下理財顧問積極進修,考取行內認可的專業認證。

強積金不只是一項個人投資,也是香港社會保障制度的一部分。在缺乏一套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的情況下,政府推行強積金制度,把社會保障個人化及商品化。雖然「半自由行」順應了民意,然而,若當局監管不善,致使有些中介人運用不良銷售手法而導致僱員的退休惠益受損,相信相關的爭拗及訴訟會進一步增加,不單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害者更可能把矛頭指向政府,影響政府威信,釀成管治危機。所以,政府實有責任撥出更多資源以完善監管架構及加強市民對強積金的教育,亦應鼓勵業界協助完善配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