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低人口老化帶來問題

香港的人口老化問題嚴重。香港65歲以上人口在2009年佔總人口13%,預計到2039年升至28%。若香港沒有退休保障制度,照顧老年人口生活,將成為 政府沉重負擔,也是嚴重社會問題。強積金能夠部分解決這個問題。研究分析反映,依現在的供款要求(勞資各5%,1000元上限),打工仔從18歲供到65 歲的強積金總值,能夠應付約40%退休所需,其餘60%便要靠個人累積的身家和政府的救濟。

對強積金的批評,包括收費高、表現差、欠選擇。香港的強積金是由私人機構經營,政府負責監管。這是符合香港的小政府哲學。何香港人一向對公家參與商業活動 有意見,來個像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或中國的社保,肯定輿論罵得比現在更兇。強積金是每月供款,到退休時才提款。因此每個人的帳戶資產值基本上是不斷增加。 對提供強積金計劃的公司,這是先苦後甜(然後又苦)的生意。

強積金10年 累積總淨資產值3450億港元,還未到極限。以一年3%開支計,已是每年100億元的業務。對提供強積金計劃的公司,這是一盤生意,以市場規律釐定收費, 沒有平貴之分。如果市場是充分競爭,費用自然會下調。但強積金計劃開始時累積的資產值不大,供應商開發成本高,收費自然也稍高。市場缺乏競爭亦是原因。強 積金由僱主挑選,僱主考慮別的商業因素,結果是香港最大的兩家姊妹銀行佔了市場四成多,形成寡頭壟斷。其實強積金的總開支比率(Total expense ratio)和同類的證監會認可基金相差無幾,雖不是特平,但不能說貴。

客觀環境容打工仔全自由行

香港勞動市場非常流動,打工仔轉工是尋常事。每轉一次工,便多了一個強積金帳戶。10年下來,不少打工仔一人擁有5個以上強積金帳戶。當初法例授權僱主挑選 強積金計劃,已注定有多個帳戶(和大銀行寡頭壟斷)的問題。現在被擱置的半自由行,只解決部分問題。要一人一帳戶,終極方法是全自由行,由僱員挑選強積金 計劃,僱主只參加供款,無權挑選計劃和成分基金。但香港政府質疑打工仔自行挑選基金的能力,怕有反差,不敢提議。

打工仔有沒有能力挑選基金,與公民投資理財教育有關,也與強積金仲介的專業水平有關。基金局、證監會這幾年已積極推廣投資理財教育,不少中學也有找業界朋友 到學校講投資理財理念。香港人對投資理財的認識,已進步不少。強積金的中介,不乏有CFA、CFP、FRM、MBA等專業資格的從業員。客觀環境是可以讓 打工仔全自由行,只看特區政府何時鬆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