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敦敬-星級講場] 反對提高強積金供款最高上限

地產霸權談論得多,最近上立法會,聽到有人狠批『金融霸權』,聽後令人大快人心。

正當中小企正為著最低工資痛不欲生之際,政府在4月20日在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檢討強制性公積金供款的最低及最高有關入息水平,其中計劃想將原 本$20,000的供款上限提升為$30,000,令商界在有關開支上最高可能增加50%,在中小企來說是十分壞的消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沉默的中 小企可再受新制度折騰嗎?

在會中,不論勞資雙方也炮轟強積金是苛政,事實上多年來回報率太差及透明度的不足,十分令市民失望。

我昨日和一位年輕人討論強制性公積金,他工作了十年,現在月薪兩萬的他強積金共儲蓄了15萬,基金回報不比用其他方式投資好,量力而為買樓的贏面大很多! 最起碼過去十年一定是!而如果這位年輕人現在能將強積金基金中那15萬提出來買樓,仍可以九成半按揭計劃買到屯門150萬的小型單位,而每月僱員及那年輕 人供的強積金,足夠在現在付每月供樓的息口。

我舉以上例子不單是想證明買樓投資更可靠,而是想說投資上的機會成本,強積金令65歲前儲蓄的錢失去了投資機會,市民又怎會欣賞政府派6000元到強積金戶口呢?

政府太照顧強積營運商了,有關運作不透明,也沒有足夠監管,管理費亦太貴,資方覺得委屈,勞方也不高興,有關政策有如過街老鼠,筆者不是想否定有關政策的 大方向,而是如此影響民生的強制性策略,政府是應該在監管上是做得更加好,運作和業績上有信心才可令市民心服口服續供強積金,否則便沉淪在金融霸權下,得 來的只是日益多的民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