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耳目

強積金制度實行十年,逾二百二十萬打工仔已供款三千四百億。不過,這個原意幫打工仔儲退休金的計劃千瘡百孔,不但行政費過高蠶食市民回報,寬鬆的監管更造就無良僱主剝削工人。十年過去,基層市民埋單一計,退休金凍過水。

下 午一時,英姐疲憊地步出屋苑的豪華會所:「好辛苦呀!好多?做!」每天工作十四小時、在馬灣大型屋苑當外判清潔雜工的英姐向記者呻。共有三子一女的英姐, 家住青衣,現年五十六歲,是典型的低薪基層打工仔。兩個大的兒子,在內地成家立室,自顧不暇,幼女仍在職訓局就讀,做裝修的丈夫,又因工傷不能工作。一家 四口,只靠月薪八千的英姐,以及當麵包學徒的三兒子,支撐生活。
記者趁午飯時間訪問她,花了五分鐘扒完大個飯盒的英姐,急不及待取出自己上一份 工在?豐的強積金年度結餘表給記者看,發現日做十四小時的她,辛苦一年,強積金回報竟然只有一仙!還有數年便退休的英姐瞠目結舌:「得一個仙咋?我唔識睇 ?咩年結表,點解會咁??」英姐驚訝的反問。
根據結餘表顯示,英姐戶口內共有四千三百多元的供款,去年外圍股市的交投雖然暢旺,股票基金有一成二回報,但由於英姐所選的是保守基金,加上英姐本身薪酬不高,全年的投資回報只有三元四毫八的極低水平,再扣除三元四毫七的行政費,把僅有的回報蠶食只剩一仙。

四百億供款零回報
事實上,英姐的「一仙回報」,並非極端的個別例子。根據積金局數字,本港強積金有高達四百零二億的供款,與英姐一樣屬保守基金,約佔總數一成二。過去一年,有關供款在扣除行政費後,回報都是零;即使十年來的回報,亦僅百分之一點二,若把通脹計算在內,其實是負增長。
清 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總幹事李劍曼指,不少基層工人都是「零回報」的受害者:「基層工友知識水平唔高,唔知唔同計劃的分別,一般揀風險最低,或睇落收費最低 ?隻,無諗過會俾行政費食晒?回報!」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教授鍾劍華更狠批港府監管不力,「政府當初宣傳話私人管理可以高回報、低收費,不過而家好多保守 基金都收費高過回報,當局都無符!」
年屆五十六的英姐,對退休顯得憂心忡忡:「強積金得咁少錢,唔可以旨意佢!之前人工低?,個女讀書一年要成 三萬,生活就??緊無積蓄。舊年開始返呢份工,一日做十四個鐘,工時長,但係有八千蚊,唯有慳住使,每個月儲一千,希望到六十五歲?時有十幾萬!如果唔係 退休都唔知點算!」

無良僱主賤招慳公積金
除 了行政費高蠶食回報外,強積金制度的種種漏洞,更容許僱主十年來公然剝削工人。根據強積金條例,若僱主自願為員工設立公積金計劃,可獲豁免遵守強積金規 定。由於限制少,計劃更靈活,不少大機構都選擇公積金,為員工提供更優厚的保障。不過有公司就看中公積金條款限制少的漏洞,向無議價能力的基層員工設下陰 濕條款,令他們實際拿到的供款大打折扣。
「佢叫我?揀公積金,話淨係公司供,我?唔使供,我?聽見咪揀公積金囉。」在輕鐵做外判清潔的阿霞月入近六千,十年前入職時和其他員工一樣選擇公積金計劃,當時還以為公司替他們供款「好?數」,對魔鬼細節毫不知情。
「兩 年前要續約,明明佢?續到輕鐵?標,但就無啦啦將我?調晒去落馬洲、上水站做,我?做輕鐵?個個都係住元朗屯門,有同事嫌遠想辭職,?番公積金先發現有問 題!」原來在供款條款中有一項列明,五年內離職將不能取回供款,做滿五年可取回一成、滿六年兩成,做滿十年才可全數取回。

類似的條款在清潔行內原來十分普遍,不過就以阿霞工作的「永順清潔」要求最辣,有工人做滿六年後離職,就只能取回兩成、僅二千六百元的供款,血本無歸。
「佢唔會炒人賠錢,但係無啦啦調我?去咁遠,就係想我?自己辭職,咁佢就可以慳番?供款!我?做清潔?,兩年一約,好少真係做到十年咁耐!」阿霞在工會協助下,兩年前成功爭取原區續約,終於捱到十年的關口,不過可取回的錢仍是少得可憐。

計底薪供款諗縮數
「公司想盡辦法諗縮數,明明我?就係時薪月計,不過佢就整個『底薪』出?,話我?係底薪三千,之後??係津貼,然後佢就可以用底薪個數?供公積金,六千變三千,搞到而家我供?十年都係得兩萬幾!」津貼、車費,巧立名目的招數層出不窮,無良僱主只但求「供少一蚊得一蚊」。
「我等兩個仔大晒先出?做?,之前淨係靠老公做保安一份糧,本身都無乜積蓄。我今年五十六,出?做?十年?,都係得?兩三萬,就算做多十年,都係可能多幾萬,點都唔夠退休,到時唯有問政府?錢囉!政府俾佢?有權咁樣揀?計劃,都無計啦!」阿霞慨嘆。
強 積金計劃千瘡百孔,強積金可與遣散費對沖,是另一荒謬之處,「老闆炒人可以?工人強積金度?錢賠,分明係搵笨!」學者鍾劍華指對沖做法,是當年政府換取金 融界功能組別支持的政治妥協,違背強積金原意,「當務之急係要加積金局?權力,監管唔合理?收費,處分唔供款、呃員工?僱主,打工仔先有保障!」鍾說。

坐收66億行政費
強 積金成立十年,累積的強積金總值已達三千四百億,但行政費仍然偏高。股評人胡孟青指強積金市場形成寡頭壟斷局面,雖然認可的基金信託機構有十九間,但管理 基金總值最高的五家已佔整體市場近七成,只要幾家龍頭大行不減價,其他信託人亦無減價的誘因。十年過去,一眾信託人已坐收逾六十六億打工仔血汗錢。

部分基金回報比較
標榜保本的保守和貨幣基金,扣除費用後均跑輸通脹,實為負增長,打工仔還是選擇較進取基金為妙。

強積金十周年,政黨團體空群而出,狠批制度不濟。

英姐投資的「保守基金」,回報扣除行政費後只剩一仙。

為生活每天工作十四小時的英姐,知道強積金靠不住,只好另作儲蓄,自求多福。

阿霞在公司捱到十年的關口,但公司一直以「底薪」供款,令她的公積金損失近半。

已加入工會的阿帶過去十年兩度被遣散,強積金中被提取逾兩萬元作遣散費,十年埋單只能儲下萬多元強積金。

壹傳媒互動有限公司 appledaily.com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BigMag View 4.5.1
Maninnet
SomeOneN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