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休保障有必要有條件

香港是言論自由的地方,什麼樣的「高見」或「低見」都有機會公開發表。近期,有論者或學者在不同傳媒撰文指稱,全民退休保障在香港「不可行」。這種 宏論,嚴重一些說,違背了「人皆有老」和「老有所養」的自然規律和人類法則;輕松一些說,可以形容為「飽漢不知餓漢飢」。筆者閱讀清乾隆帝的史料,發現 乾隆多次引用「馬上不知馬下苦,飽漢不知餓漢飢」這句俗語,以示其「愛民如子」關心窮苦百姓。古代社會帝王能有這樣的心思,講究人權和「以民為本」、「以 人為本」的現代社會,而且是富裕社會,沒有理由忘記《孟子梁惠王上》中經典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吧?

    宣揚及致力「共富」

    人皆有老,人之老,就必然有退休。世上確有工作到生命最后一息之人,但那是極少數。大多數人到了一定的年齡,例如65歲或以上,就會退休, 不再做事,貽養天年。人類社會,就應該對退休人士特別是失去工作能力的退休人士,提供某個程度的退休生活保障,這也正是「人」與「獸」的差別。當然,由於 社會條件例如發達程度不同,其退休保障程度也會有所不同。但若說發達地區、富裕社會而沒有全民退休保障,這肯定屬於异類,也可以肯定是這個社會的恥辱。

    孟子那句名言,完整地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運於掌。」后面這六個字,實在可圈可點。「老有所依」、「老有 所養」,一個建有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社會,相對而言,必然比較穩定。想「天下太平」,這也是基本因素之一。2300多年前的孟子已闡明這個道理,現代的論 者、學者不會不知道吧?

    《周禮卷十》︰「以保息六養萬民。一曰慈幼,二曰養老,三曰振窮,四曰恤貧,五曰寬疾,六曰安富。」若作簡單解釋就是︰安居樂業、繁殖后 代有六項大計。一是照顧孩子,二是供養老人,三是救濟窮人,四是助人解困,五是寬饒殘疾,六是安撫富人。此「保息六」暫且不作全面探討,若只論「養老」, 則全民退休保障便是良策之一。這一良策,或許不能一步到位實施,但不妨逐步增加全民養老金額,最終達至可提供基本的以及有尊嚴的生活水平。

    理論上,人人都應該為自己的退休歲月作好資源準備,但實際上不少人因學識、體能及機遇等因素而做不到或做不好,作為人類社會,總不能對這些 條件差劣或自身力有不逮的人?之不顧吧?人皆有老,假如有些人孤苦無依又沒有退休保障,難道要他們「自生自滅」或叫他們逐一去跳海?以香港這樣的富裕社 會,焉能如此涼薄?又為何不宣揚及致力「共富」?

    全球富裕社會共同點

    進一步說,既是「退休保障」或「全民退休保障」,說明得到保障之人,曾經長期為社會工作,對社會作出過貢獻,在社會條件容許的前提下,獲得 退休保障,乃是他們應得的人權之一,甚至可以理解為是他們過去長期為社會工作應得的回報。倘若以不正確的社會學理論,或者以違背人性化的理論,人為地剝奪 全民退休保障的權利,那無疑是不人道的做法。

    現時,發達國家或地區,亦即富裕社會,都有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有些國家更有令人羨煞的福利制度。這是全球富裕社會的一個基本共同點,其中唯 獨香港尚未建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任何香港人,包括論者和學者,倘能「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則相信一定不會有全民退休保障「不可行」的這種觀念。全民退 休保障不是永遠不能做,而是暫時做不到。試想,發達國家的領導人、議員、智囊、學者等,絕大多數均認同他們國家現行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及福利制度,難道他 們都是低能、弱智、「IQ零蛋」?倒是香港出現了一些智商「爆棚」,聰明絕頂的天才?

    再看發展中國家或地區,有些也開始建立全民退休保障機制,例如中國內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內地的退休保障體系也在「初級階段」,保障的水 平還不是很高,但內地在這個課題上的大方向非常明確,決不動搖,全民保障的水平也在不斷提高,特別是近幾年更有較大幅度的提升。與此同時,中央領導人更多 次提醒香港要「努力改善民生」。

    今年3月「兩會」期間,溫家寶總理明確指出:「香港有?比較充裕的財政收入和雄厚的外匯儲備,要進一步加強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特別要照顧好 弱勢群體,致力於改善民生。」稍作對照就不難看出,認為全民退休保障在香港「不可行」的高論,并不符合溫總理「加強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的談話精神。「不可 行」云云,若與「以民為本」或「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對照,那就更加是相距十萬八千里了。這類觀點,當然也不符「地球村」和人類要創造公平社會的理念。

    莫將財困歸咎於福利政策

    還有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就是將某些歐洲國家的財政困難,歸咎於這幾個國家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及福利政策,甚至扣上「龐氏騙局」的大帽子。這是偷換概念和欲加之罪的做法。

    首先,有更多歐洲國家同樣有全民退休保障及良好(甚至更良好)的福利政策,但這些國家并無財困(德國是其中的表表者),為何不以這些國家做例子呢?

    其次,像出現財困的希臘等國,主因是管治不善、經營不善,GDP不升反跌,財政自然捉襟見肘,怎麼能將之怪罪於全民退休保障呢?打個可供一笑的譬喻:某君便秘,卻怪罪是馬桶不好。是不是莫名其妙?

    第三,歐美確實有學者從人口老化等角度探討全民退休保障及福利制度,但也只是提出改善及建議削減某些福利,并無主張全盤否定或推翻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全面徹底否定這一制度,從理念上說,豈不是比「左傾」更加「左傾」?又豈不是比反對派更加反對派?但願持此主張者三思再三思。

    人類社會離世界大同及各取所需還相當遙遠。即以全民退休保障論,各國各地區的情形仍有很大不同:有的有,有的沒有;有些水平較高,有些水平 較低。客觀而言,根本上也無法強求一致。香港的狀?,社會比較富裕,有「比較充裕的財政收入和雄厚的外匯儲備」(溫家寶總理語),但卻沒有全民退休保障, 不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彭定康時代提出每人每月2000元養老金,有其政治目的,且那時條件也不成熟。現時,條件成熟了,就有必要改善民生,并加強社會保障體系建設。例如當前可考慮全民退休保障暫定在每人每月3000元。香港若能如此,萬民歡呼,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