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投資管理所託非人

強積金制度自2000年12月開始實施,其宗旨是解決人口老化後退休人士的生活保障,確立勞資雙方共同責任承擔。這種善老措施的推行,確實是建立了很好的社會保障制度,所以儘管嚴於法律規管,仍然得到市民的普遍支持和認同。
積金管理局的成立,由政府官員及財經專家為強積金管理局編制一系列的措施和管理制度。從計劃到落實、從組織架構到具體執行,理論上是精心部署;行外人難於看出問題,使得勞資雙方都積極參與,覆蓋率達87%以上,讓人覺得積金局是利民的社保機構。
政 府為了落實強積金組織制度,用法律形式強制勞資雙方執行;促使強積金計劃的累積總資產達至3,654億元,歸納到強積金的管理門下;這個數目將隨就業人 口的增加,而不斷令資產膨脹。若管理得當,確實解決了大多數退休人士,在退休後所擔心的生活保障問題,能讓人有理由相信是營造了和諧和安定的社會氣氛。
積 金局成立以來,制訂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其建立的各種管理架構,如從積金追收、監察、帳目呈報到系統管理等都頗為完善。如果強積金的資金不作任何投資活動, 這種管理方法是完全合格的;惟強積金管理是帶著資產保本增值的使命,積金局目前的決策和投資管理,大有值得商榷的餘地。從管理學上去分析積金局的布局及其 運作模式是大有問題所在的,且承擔難以估計的風險。
做好巨額資產的投資系統管理規劃,來直接投資在市場的各項產業,要分配好投資產業結構的比 例,例如民生事業──水、電、汽、煤;公建事業──公路、海底隧道、鐵路、機場;不動產業──酒店、商場、房地產、醫院;金融產業──債券、股票、外匯; 甚至為香港人民幣結算中心配套的資金鏈池等等。其實香港自身的市場,就有很多增值前景秀麗、有一定回報的經營保證項目。

委基金公司投資做法錯誤
積 金局轄下的巨額資產中,根據其公布的投資數據,佔總投資88%都是投放在債券及股票上;按此計算每年光要支付投資管理費多便達二、三十億港元;如果純粹按 投資總額比例的費率來衡量,費用仍是在可接受的水平。惟若按投資回報的比例來看費用支出,這是一個非常差勁的業績表現;說得直率一點,積金局已變成為他人 作嫁衣裳工具。
一個更不為一般市民所明瞭的事情──積金局所委托的基金投資管理人具有多重身份背景。基金公司不但有自身資金投資鏈帶、有各種不同 的私募投資代理板塊、並有自身設立在市場的交易平台;他們除了收取投資代理費外,更大的收入來源是在市場頻繁地作交易;從中賺取天文數字的交易手續費。更 為可怕的是強積金的巨額投資落入這些管理人手裏,極可能變成是他們在市場上遊戲的工具;直接成為基金與基金互作調倉對盤、股票交易、期權炒作的墊底板。大 家不需有專業知識都能看到,積金局在2000年12月成立時恒生指數是逾14,400點,至今已是在23,000點左右徘徊,升幅已近60%;可是強積金 回報卻遠遠落後於大市,表現差勁。
其實政府要做好管理並不難,可借鏡中國社保基金管理模式,其管理是相當有效率和穩建的;積金局目前這種做法,絕對是有違公共資產投資管理及風險管理的基本原則。老百姓反對本年度財政預算案的6,000元注資供款,就是對政府管理強積金的制度投下不信任的一票。
積金局委托基金投資,有如利用法律權力來打劫市民的財富,然後把錢送給冠冕堂煌的老千一樣;若不去作出責任性的檢討和改善,一旦金融市場產生風暴,強積金就必然造成重大損失;市民退休保障的最後出路到時就驟然被斷送!
政經評論員 林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