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管強積金經紀 早讓市民自由行

當局計畫立例規管強積金經紀操守,為強積金轉為「半自由行」時保障市民利益。有關法例宜簡單並且容易運作,方便「半自由行」早日落實,讓市民有權選擇交由誰來管理,透過市場競爭來降低管理費。

財政預算案早前建議向每人強積金戶口注資六千元,市民卻不領情,反映不少市民對強積金存在意見。

強積金制度在港推行了十年。當年社會選擇了強積金而非全民養老保障,一大原因是市民較為接受自己賺錢日後自己用,而非大家「科款」攤分。這個當初較為符 合大眾理念的制度,在市民心中的形象今非昔比,一個原因是大家覺得獲利少而收費昂,認為自己的財富遭基金管理人不合理蠶食。

根據強積金管理局    的統計,扣除各類收費後,十年來強積金的平均淨回報,每年達五厘五,大幅跑贏通脹,比銀行定期存款為高。市民卻有強積金變「強蝕金」的「錯覺」,主要因為每當經濟不景而出現虧損之年,大家特別感到切膚之痛,而且確有個別戶口的回報率比較低。

基金收費高拖低回報

基金收費高,則毫無錯覺成分。消費者委員會    在二○○七年批評強積金管理收費太高,指出外國成熟體系有些選擇項目收費可以低至百分之零點○七,而本港當時的強積金收費卻達百分之零點四一至三點八七。消委會    舉出例子,以供款四十年,每年投資回報五厘計,要是基金收費百分之二,最後有四成款項可能落入基金經理口袋。

「強積金收費貴」的觀念深入民心,一些管理人回應民情,開始減收費用,但至今仍有進一步調減的空間。「半自由行」的制度,讓僱員可以選擇把自己的供款光顧那一家管理公司,而非由僱主指定,造就管理公司減費搶客的環境。

一向以來,強積金是全由僱主決定管理公司,絕大部分僱主有較為清晰的投資概念或專業管理隊伍,有足夠的資源和知識去判斷經紀的游說。將來的游說對象擴及不少教育程度不高、理財知識較低、風險承擔較為薄弱的升斗市民,大家走入銀行存款,都有機會被游說轉強積金戶口。

立法規管宜簡明易行

當局本來構思今年初就落實「半自由行」安排,不少保險公司和銀行紛紛部署搶生意,經紀中介人摩拳擦掌。為免一些過分進取的經紀使用到不良推銷手法,或者重演「雷曼迷債事件」,當局不惜推遲實行,先立法規管來保障消費者。

現時強積金中介人已經要透過考試領牌,但是,日後增加了面對「散戶」的內容,對保護市民血汗錢和強積金制度的良好運作,都非常重要,因此要經紀重新考牌,或者至少補考新的內容,是合理的做法。

從業員擔心立例會否要他們負上刑責,包括入獄罰款。另外有議員認為應該成立新的架構監管。這方面政府可以參考現行監管金融從業員的制度,不必把安排搞得 太繁雜。「雷曼迷債」事件初現時,社會曾經就監管和問責方面有很多疑問,經過實際運作,大家已經理出脈絡,作出種種改善,這種機制可以套用在強積金中介人 監管。

法例愈簡明,愈與其他金融從業員監管模式一致,愈可減少爭議,早日獲得落實。當「半自由行」成功降低強積金管理收費,落進市民口袋的回報顯著提高,將有助減低市民對強積金的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