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代理渠道擴軍

四月 19, 2011
Eddie Choy

當你打開電腦證券交易軟件、當你走進典當行、當你邁入4S店,保險以后或將會跳入你的眼簾。

保監會近期發布的《保險公司委托金融機構代理保險業務監管規定(征求意見稿)》(下稱《規定》)顯示,經金融監管部門批準,依法設立的銀行、證券公司等非 保險類金融機構可申請保險兼業代理資格,代銷保險業務。這意味著投資者未來從事任何一項金融業務時,都有可能“被”保險營銷。

業界人士分析,《規定》的醞釀或貼上了一張中國金融混業經營悄然開局的標簽,而尚處發展初級階段的保險沖在了前面;雖然5萬億保險資產總規模在80多萬億金融資產的占比僅6%,但保險業正盡力彰顯自身話語權。

監管意圖

監管層確有打破銀行渠道獨大的考慮,另外也是基於兼業代理管理辦法時間較長,有著提高與完善的內在要求;在綜合經營背景下,醞釀《規定》也是一種必然趨勢。”4月12日,一位保監會人士說。

這位人士解釋,我們不愿意被說是“混業”,確切講是銷售渠道層面上的綜合經營——畢竟這是國際大趨勢。

上述《規定》顯示保險是首個跳出來踐行綜合經營的行業。據悉,全國“兩會”通過“十二五”規劃發展綱要后,金融業“十二五”規劃亦呼之欲出。而大型金融機構的綜合經營與中小型金融機構的風險調控便是規劃的兩大主要內容。

在此背景下,保險業有了更為合理、符合整個行業利益的政策依據,而且《規定》也有完善與健全的內在訴求。

實際上,原本就有一個保險兼業代理管理辦法,但該辦法過於簡單。一位保監會人士說,初期的想法是,凡是與保險業務有關的機構都可以申請兼業代理資格。而此 前,銀行代理之所以先行一步,是基於銀行較其他機構,經營規範,內控管理更為嚴格,因此在申請保險兼業資格時,頗具優勢。“銀行能多做一些工作;而擴大某 些有實力、規範管理、形象好的機構做兼業代理業務也是幾方多贏之策。”上述保監會人士稱。

然而,在渠道為王的商業邏輯之下,銀保渠道的高速發展可能“吞噬”了保險公司利益——銀保合作初期,很多保險機構賠本賺吆喝,不惜支付高額“入場費”,為的是保住渠道。

沒有話語權,受制於銀行渠道已是公開的秘密,這也是政策制定者初期沒有預料到的結果。

此外,據消息人士透露,保監會中介部原來的想法是,欲準備三份管理辦法文件:一個是銀行代理保險兼業管理辦法;一個是銀行之外金融機構兼業管理辦法;一個是車行與非車行代理兼業管理辦法,包括4S店等,以及一些旅行社等都能申請代理資格。

其實,“兼業辦法并未否認銀行之外,金融機構的代理資格;僅有一個與主業有關的框架性條款,但解釋比較含糊;因此《規定》主要對原有兼業代理管理辦法進行細化。”上述保監會人士說。

增速滑坡之對策?

至於未來《規定》是否會令證券、信托等取代銀行地位,這位人士表示可能性不大,因為銀行有著“坐地收錢”的先天優勢。

實際上,業界人士分析,此時醞釀《規定》也有近期壽險保費收入增速下滑,監管部門希望借此拓展銷售渠道,確保行業發展增速的考慮,包括因不同機構申請保險兼業代理資格從而提升保險業話語權的好處。

數據顯示,壽險行業受高基數影響,1月保費收入同比明顯下滑。2011年1月三大壽險公司保費收入合計835億,同比增長13.3%,較去年同期的28.5%下滑明顯。

此外,快速發展是中國保險業的第一要務。保監會主席吳定富曾表示,未來一個時期,中國保險業仍將繼續處於高速增長階段。目前,中國保險市場的規模在世界位 列第6位。他認為,一個國家人均GDP在2000美元到1萬美元之際,也是保險業的快速發展期,此階段的保險業發展速度明顯快於GDP的增長。“中國將從 一個有潛力的新興市場,成長為全球最重要的保險市場之一。”吳定富說。

現在已有渠道增長乏力的情況下,新渠道的開辟也是非常迫切的。然而,這種拓展也會帶來監管挑戰。

效應

一位保險客戶楊女士坦言,并不習慣在證券交易大廳或基金公司購買保險產品,也不愿意時時都“被”保險營銷。

國聯證券研究所宏觀策略小組張鵬認為,《規定》對於證券行業有三大影響:增加券商業務種類,豐富傭金收入;利於證券、保險客戶資源共享;深化行業合作,探索混業經營之路。

一家國有壽險公司人士表示,目前看《規則》對其是微小利好,但不意味著市場潛力不大,因為它可演繹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

出於自身業務考量,雖說初期證券或基金公司“賣保險”的意愿有待觀察,但作為券商增收的一個新渠道,沒有理由放棄。“特別是允許駐點銷售,就一定能賣出保險;而經常在證券營業網點的中老年人可能也是保險產品的有效目標客戶。”上述壽險公司人士說。

倘若保險、證券銷售系統對接后,一位保險公司人士說,大多數證券客戶都是通過電腦進行交易,券商可考慮在交易軟件中置入保險產品信息,當市場行情不佳時,交易軟件適時彈出保險信息,也許會“適銷對路”,但前提是這樣的保險營銷不令人反感。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院長王穩教授認為,《規定》無疑出於增加保險銷售渠道的考慮,大背景是綜合經營趨勢,政策對證券、保險公司等都是利好,但也需要加強監管。

在王穩看來,下一步是如何專業經營的問題,銀保代理只是最初級的階段;也有高級階段,比如升級為戰略合作,建立股權公司等;像中國平安本身就有信托、證券、基金公司,其背后是一個股權大融合的平臺,是銀保代理高級階段。

一位中國平安人士說,目前在其保險之外的銀行、信托、證券、基金等公司尚未專門推薦銷售保險產品;但如果客戶有印象好的險種,也不排除向其引薦有特色的產品。

業界人士分析,《規定》的醞釀或貼上了一張中國金融混業經營悄然開局的標簽;但無論是低級銀保代理還是高級的股權戰略合作,給保險營銷“正名”或是大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