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僱員自選安排”計劃可能流? 2011

退休金規定是香港政府的一塊燙手山芋。如果曾有人對此表示懷疑,那麼這種疑慮現在已經消除了。

香港強制性公積金(Mandatory Provident Fund,簡稱強積金)制度的推出和發展已有數年。如今,隨?港府試圖解決公?對若幹關鍵問題的擔憂,近期的一系列事件將該制度變成了反面角色。

在強積金制度推出10周年前夕,負責該制度的政府機構——強積金計劃管理局(MPFA)宣佈了一項計劃,將允許個人會員從整個市場上選擇自己的投資基 金,而不是受限於雇主挑選的供應商所提供的選擇。此舉引發了公?的熱議,焦點是擴大選擇對總體費用的潛在影響。人們常說,擴大選擇會加劇競爭,反過來也就 等於是降低費用——至少從理論上說是這樣。

然而,許多業內人士相信,盡管名為 僱員自選安排(Employee Choice Arrangement, ECA)的計劃會增加會員的基金選擇範圍,但它也可能會鼓勵基金管理人的整合。這將減輕下調管理費的市場壓力,而強積金的大多數成本正是這些費用。因此, 在僱員自選安排推出前人們所期待的費用戰並未發生。

面對這一令人失望的局面, 強積金局及其它政府部門轉向了道義勸說,希望大型保險公司、銀行、信托公司會為了大?的利益而下調費用,否則將會在此過程中讓他們蒙羞。媒體宣傳與公?熱 議促使幾家關鍵供應商調整了費用,但幅度不大,並且也不是為了所有強積金計劃成員的利益。這個過程只是讓強積金計劃本身失去了信譽。

強積金局宣佈了僱員自選安排後,跟?又推遲了該計劃的實施,理由是擔憂銷售實踐以及2萬餘名注冊顧問(大多是保險中介)可能沒有做好准備。

隨?推動僱員自選安排計劃的勢頭來了個急剎車,要求政府解決其它更緊迫經濟挑戰的壓力開始加大。食品價格的上漲與房價的飆升,暴露了香港社會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低利率、內地的擴張性信貸環境及其對香港金融系統的滲漏、新地?的長期短缺,都推動了價格的上漲。

面對這些不斷增多的結構性問題,香港政府無法立即拿出解決方案,於是決定提供金融資助,並利用強積金來執行這項政策。

在最近的預算案中,港府宣佈將向每位強積金計劃成員的賬戶注資6000港元(合770美元)。鑒於港府要求強積金受托公司考慮豁免這240億港元補助資 金的費用,強積金再次引發了公?熱議。盡管費用又一次成為焦點,但討論很快就轉向了更廣泛的議題,而強積金制度本身的局限也暴露了出來。

強積金計劃僅面向在職人員,而且不包括大多數為政府工作的僱員。強積金計劃未能解決、適用於香港所有已退休人員的規定,也成為了討論內容之一。政府最後撤消了先前的決定,取消了向強積金賬戶注資的計劃,轉而選擇了退稅和向所有居民都派發6000港元現金的措施。

基金管理人在整個過程中一直非常安靜。除了強積金計劃現有的3000億港元,還能夠再管理240億港元資?,這種前景無疑充滿了吸引力。

不過,強積金局推動下調費率和整合的不懈努力,間或會與通過自願繳款以提高參與率以及擴大選擇範圍的其他措施發生衝突。

不管是發展新的基金戰略,還是策劃相關項目,樹立對長期投資與積極管理的信心,要讓人們對強積金計劃報以樂觀心態,強積金資?管理人前路依然坎坷。

本文作者康禮賢系德盛安聯資?管理(Allianz Global Investors)旗下公司RCM Asia Pacific行政總裁。

譯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