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沖」制綁死強積金

【基金專訪】陸季嬋:「對沖」制綁死強積金,難效外國靈活改革

《環富通基金頻道記者黃文謙報道》強積金十周年過去,卻落得「收費貴、積效低」的罵名。有顧問機構建議參考美國、澳洲等每年收費1%以下的退休金制度,如固定行政費或與基金管理費分開收取,但有受託人稱,要將積金戶口完全釋放出來,尚有一座「大山」要過。

*「對沖」制綁死,難以改革*

永明金融退休金及團體保險高級副總裁陸季嬋向《環富通》表示,強積金的收費中,投資經理的基金管理費只佔三分之一左右,其餘全部都是行政費用,因為當中涉及大量行政工作。

她認為要從10年前推出強積金時開始說起,當時為方便全港「打工仔」理解,也不用花大量精力及時間管理,所以在立法時,將費用合併計入基金價格中(除個別保證基金以扣除基金單位收費),並將約70%行政規管都放在僱主身上。

受託人的工作,是每月向積金局匯報很多資料,包括僱主有否依時代僱員供款,供款量是否足夠,參與員數目有否變化,在資料不足或欠供款時要代為向僱主追討 等。她續指,更根本的一個原因是本港逾85%僱主為中小企,不少僱員未必懂得於網上處理強積金,所以要使用大量紙張作申請及回報表格等,都加重整體行政成 本。

由於大部分行政成本都落入僱主,她認為較難讓強積金計劃「跟著僱員走」。「本港大多為中小企,僱員數目可能只有十數個,如果積金「全自由行」,有機會出現十個僱員有十個戶口,僱主可能要同時應對十個受託人,行政負擔大增下,難以獲僱主「放生」。」

*強積金資產總值太少?*

陸氏認為,所有改革最大的難關在於「對沖」制度。由於推強積金時,僱主需要負責部分供款,為降低其增加額外成本的反對聲音,當局容許以強積金取代長期服 務金或遣散費的「對沖」制。但正由於「對沖」制關乎僱主利益,加上要負擔大部分行政工作,僱主自然期望主導選擇強積金供應商,方便控制成本,如避免過於分 散於不同受託人等。

       她認為要真正讓強積金跟著僱員「自由行」,必先修例取消「對沖」制,但預料僱主定會強烈反對,再激起社會爭議。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早前於立法會回應議員質詢時已表示,積金局暫無意檢討「對沖」制度。

外國大部分退休金系統的每年收費大多低於1%,較本港平均1﹒8%低近半。最近相繼有顧問機構建議,可仿傚澳洲做法,將行政費與基金管理費分開支付,由 僱主及僱員分別負擔;或者將每個戶口的行政費定於一個水平。但陸氏認為實行起來,可能只鼓勵僱主選行政費低的受託人,忽略基金表現。

她認為最根本的解決行政問題的方法,是開放基金選擇,例如澳洲是容許退休金成員不論參與那個受託人,都可選取所有其他供應商的基金,既可鼓勵受託人減費爭客,也防止因而選到一個基金表現差的受託人,最終得不償失。

不過她補充,其實本港情況難與已發展國家比較,因為歐美國家大多已實行退休金制度多年,最重要是管理資產總值遠較本港10年累積下來高。據積金局數據, 現時本港積金累積3650多億元,而澳洲及美國的資產值,是本港的10倍及20倍,所以對方據資產值的收費也能低很多。她估計,最少要多過15年,待人均 資產值漲至100萬元左右,到澳洲水平,減價空間也大得多。

積金局主席胡紅玉早前也指,未來會再推4項措施促使受託人減價,包括簡化行政運作、增
加收費透明度、鼓勵推更具吸引力的計劃或基金,最大功效的相信是自去年底起,審批新產品時
必須要符合成員利益,如較現有相同成分基金的收費為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