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強積金新聞

工聯會倡補貼150億 加快撤強積金對沖

《財政預算案》明年2月發表,工聯會昨會見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提交意見,建議實施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時,預留150億元補貼僱主額外開支。身兼人力事務委員會主席的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強表示,政府明年1月會向人力事務委員會提交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料政府本月底前會先向勞顧會提交文件,以便下月在委員會討論。

領展「大山」 兩方案可解

政治人物的練歷跟其出手之效力,差異原來可以如斯明顯:領展向來是全城眾矢之的,但是非建制派多次衝擊領展辦公室的激進行動,乃至林鄭月娥尚是政務司司長時,把領展排在「三座大山」之首,也不及葉劉淑儀上周所引發的討論,影響力來得那般大。

長久以來,非建制派只懂把領展問題跟墟市掛鈎,認為領展迫遷小租戶,令低下階層欠缺適合的產品和服務;但另一方面,也着實有不少中產甚為接受裝修後的領展商場和街市,支持和反對聲音於是此消彼長。同一時間,政府雖然一直視領展所衍生的問題為市場失衡,但由於公共街市長期經營不善,倒讓人看到領展如何為過去屬於房委會的破爛商場和停車場成功增值。

領展公共性低 政府無法介入

葉太這次出招,卻為領展問題引進兩個新課題:其一,是批評特區政府於2014年放寬《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守則》,而新守則未見其利、先見其害——由於涉及整體金融政策而非只跟領展相關,故政府不得不理;其二,是指控領展要脅迫遷區議員辦公室,令事件不再是小租戶受打壓,亦即經濟方面的市場失衡問題,提升至涉及政治迫害的層次,從而令輿論譁然。

第一招,非建制派也許不熟悉金融守則,所以不曉得用;但第二招,其實不分黨派也可用上:任何區議員因其政治立場而被迫遷,必為大炒作——非建制派至今仍未懂這樣出招,而任由葉太收割,則是練歷和本事上存在差異。

留意領展的運作原則,跟其餘兩座大山(港鐵車資和取消強積金對冲)在本質上有別:港鐵和積金局之公共性都十分明顯——前者彰顯於特區政府是港鐵最大股東,後者則見於積金局乃是按《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所成立的法定機構——相反,領展作為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即REIT: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相對另外兩個機構而言,只須按照上市規定和《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守則》來運作,政府根本無從直接介入。

也許正因如此,葉劉淑儀選擇了極具爆炸性的「政治迫遷」之說,作為針對領展的攻擊點,訴諸感性與八卦,令領展難以還擊,只能澄清。但就運作方面的問題,她的批評則較理性,不但未有炮轟領展不理小商戶,反實事求是地以2014年證監會放寬《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守則》為切入點,質疑此舉目的和效用,更要求立法會相關事務委員會盡快跟進,令矛頭直指證監會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而非聚焦領展,足見其謀略上的準確性。

收緊REIT監管 有違全球大勢

其實《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守則》曾經兩度放寬:第一次是2005年,當時的修訂是要容許本地REIT可投資香港以外物業;第二次便是2014年,修訂是讓本地的REIT也可投資物業發展(但不得超過其資產總值一成),以及若干具流通性的金融工具(包括:上市證券、非上市債券、政府/公共證券,和本地或海外地產基金)。

政府2014的修訂放寬本地REIT的投資範圍,原本是想收一石二鳥之效:一方面希望更多香港或內地企業以這種形式包裝旗下物業成REIT上市,透過提供更多元化的金融產品,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因為香港在REIT發展方面,過去10年明顯落後全球形勢:就算撇除北美和歐洲而只看亞洲,日本、澳洲、泰國的REIT之數量約是香港5倍,新加坡的REIT數量超過香港3倍,連馬來西亞的REIT也較香港為多。

放寬本港REIT投資規限之另一原因,相信是希望領展可在其他方面尋求回報,從而毋須在香港「搾到盡」:也就是領展若然可以在別的地區多賺一些,便有機會放過本地商戶,令他們加租的壓力少一點——這當然只是政府的良好意願,甚至是一廂情願:實情是在2014年的修訂後,領展借此機會把商場升級轉型再套現,用所得資金投資在物業發展和其他金融產品。

領展周邊建商場 令居民有得揀

不過,純粹從營運角度看,商場由於跟當區政治有千絲萬縷關係,領展為免麻煩而把某部分商場脫手,實際上只是把高風險而要艱苦經營的業務,轉移到較低風險而回報更高的投資項目,故只能算是商業運作上的決定,而不可歸類為企業社會責任問題。

要政府和證監會收緊對REIT的監管,既有違全球金融業的發展大勢,也削弱本港競爭力,並不實際。而領展已經或即將賣出的商場,也屬潑了出去的水,不可能收回來。那又可如何解困?方法有二:

首先,從城市規劃角度,政府應該在所有領展商場附近物色土地,打造由房委會負責管理的商場:此舉既可引入競爭,也可在領展將來出售商場時,即使接手的買家旨在持地皮作物業投資,而無心經營商場,當區居民仍有房委會的商場作後補,未至於要走到別區購買日用品和看醫生。而由房委會負責的新商場,則可因應政府政策,優待年輕人創業或鼓勵社企參與,以衍生更大社會效益。

領展納MPF懶人基金 有錢齊賺

其次,是讓強積金基金可進一步投資領展——現時的強積金法例,視REIT為「其他投資項目」的高風險產品,並只容許MPF投資組合內不多於一成屬「其他投資項目」——當然,個別強積金基金會否認購領展,完全由個別基金經理決定,但降低REIT的購買門檻肯定有幫助。除了讓本地基金更易購入領展外,隨着今年4月開始,所有MPF計劃都必須提供「預設投資策略」(DIS,又稱懶人基金),政府可考慮此策略須包含領展:這樣便可讓更多香港人的退休大計,跟領展結合成命運共同體,從而令領展的發展有其公共性,而不用一聽到領展賺錢便批評。

撰文: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MPF買樓?】學者︰退休未做好 本末倒置!

若然強積金能夠幫補首期,相信數額多少亦受港人歡迎。不過,站在整體退休政策層面,正因為目前強積金人均戶口結餘僅28.5萬元,學者擔心挪用強積金買樓,將進一步削弱退休保障,亦會令樓價火上加油,是本末倒置。

社會討論強積金首置議題常以新加坡為參考對象,不過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教授周基利認為,兩地政策難以直接比較。「首先新加坡供款比率高,而且有統一穩定投資回報,即使提取部分公積金置業,仍有餘款預留作退休。退休金最後亦非任由國民提取,而是有年金安排,保障老來有穩定現金流。」根據新加坡中央公積金局數據,截至今年9月,人均公積金戶口結餘達9.3萬坡元(約54萬港元),是香港的一倍。單計今年第三季,當地供款額達到90億坡元(約520億港元),其中3成(26.82億坡元,約155億港元)被提取用作置業。「香港強積金本身已經不夠退休,退休部分都未做好,再挪用買樓是本末倒置,亦未能將磚頭變作現金流,讓長者安享晚年。」若然政府有心引入政策,周基利認為,必須小心設定遊戲規則,包括限制只能夠購買資助房屋防止炒買,規定退休後必須承造安老按揭,解決退休後沒有穩定現金流等問題。不過,他坦言,港人對退休保障的意識仍有待提高,要訂立上述規則的阻力甚大,亦是政策難以推行的原因。「比如安老按揭本身是不錯的退休政策,可以配合,但社會傳統思想仍希望將層樓留給下一代,故推行多年仍不算受歡迎。」此外,周基利認為,樓市發展是另一左右強積金首置推出時間的關鍵,政府無論於升、跌市均不能推出政策。「現時樓市氣氛熾熱,如果7千億元強積金資金入市,樓價一定火上加油。如果跌市先推,政府係咪變相托市呢?當樓價大跌,業主賠上退休儲蓄之餘,亦有機會變成負資產、無力供款,風險誰來承擔?」至於何時才是合適時機?他就認為,政府至少要確保未來公屋及居屋單位有穩定供應,而且樓市要有3至5年時間平穩發展,才算是合適時機討論強積金首置。

MRF market sees marginal growths in new approvals

Regulators in China and Hong Kong have made limited headway in approving new funds under the Mainland-Hong Kong Mutual Recognition of Funds (MRF) scheme in the first nine months of 2017, according to the Securities & Futures Commission (SFC).

The MRF scheme, which was launched in July 2015, allows Hong Kong and Chinese asset managers to distribute funds in each other’s jurisdiction, with an initial combined two-way quota of 600 billion RMB (US$87.12 billion).

Figures from the SFC’s quarterly report released on December 6 show that it only added two Hong Kong-domiciled funds to the list of northbound funds between January and September, bringing the total to eight as at September 30.

Meanwhile, the 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CSRC) also permitted only two new Mainland funds to be distributed in Hong Kong in the first nine months of 2017, bringing the total to 50.

“The approval process [for the CSRC and the SFC] has obviously slowed down compared to the amount of funds they approved at the early stage. It might be due to the control of capital outflow,” Alwyns Li, a partner at Deacons, a Hong Kong law firm, tells Asia Asset Management (AAM).

Although some northbound funds, including the two approved this year, have drawn positive response in China, the regulators are not expected to speed up approvals anytime soon, according to Mr. Li.

“The speed of the MRF approval process is subject to whether the documents submitted by the fund managers are complete or not. We don’t see the regulators deliberately decelerate the processes,” Sally Wong,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the Hong Kong Investment Funds Association, tells AAM.

More than 20 funds in Hong Kong which received MRF qualification have not pursued fund sales yet. Mr. Li says they may be taking a wait-and-see approach until market conditions become more favourable.

According to Terence Chong, executive director of Lau Chor Tak Institute of Global Economics and Finance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MRF programme will not be undermined by other cross-border channels such as the Stock Connect programme – the cross-border access which allows Hong Kong investors to trade Mainland equities, and Mainland investors to invest in Hong Kong shares.

“Hong Kong equities funds still look attractive to Mainland investors. They can access a basket of Hong Kong equities through MRF funds instead of buying individual Hong Kong stocks under the stock connect scheme,” Mr. Chong tells AAM.

Separately, the SFC report says it authorised 31 unit trusts and one mandatory provident fund (MPF) pooled investment fund in the third quarter, bringing the total number of SFC-authorised collective investment schemes to 2,772 as of September 30.

2017 市場展望 11月

2017年11月份

美國

  • 美國企業盈利及經濟增長穩健,帶動當地股市在10月份報升。第三季國內生產總值以年率計增長3%,高於市場預期。科技股表現領先。
  • 受第三季經濟增長強勁所支持,我們看好美國經濟。積極的稅制改革和利好的失業率亦有助經濟持續轉佳。

歐洲(包括英國)

  • 在經濟增長穩健和通脹溫和的情況下,歐洲股市在10月趨升。歐元區的第三季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為0.6%,勝於市場預期。英國股市走高,主要是受因為油價上升及當局繼續收緊貨幣政策推動。
  • 受經濟活動指標強勁、企業盈利穩健和估值吸引,支持我們對歐洲股市保持正面。歐洲央行決定縮減買債規模,足證歐洲經濟持續強勁回升。

亞太區(香港、中國及日本除外)

  • 亞洲股市在10月份顯著反彈,多個市場均創歷史新高。南韓市場表現最佳。資訊科技業是區內表現最強勁的範疇,其次是能源。
  • 我們繼續看好亞洲(日本除外)股市,經濟穩健和企業盈利強韌,為近期升勢帶來支持。受中產階層崛起等結構性增長動力的支持,亞洲區內主要經濟體的消費主題仍展現不少吸引的投資機遇。

香港及中國內地(H股)

  • 中港股市在10月份報升,主要源於資金南下及企業盈利預測持續上調。
  • 中國近期舉行全國代表大會,另國家主席習近平加強中央集權,使他能繼續透過穩步推進結構性改革,促進經濟均衡增長。中國經濟增長可望達當局訂立的6.5%目標水平,相較其他主要經濟體,這個增長水平仍屬可觀。

日本

  • 日本股市在10月份錄得升幅,執政聯盟政府在選舉中大勝,利好市場表現。
  • 我們對日本股市的短期前景繼續樂觀,主要由於日圓滙價更趨穩定,應可利好出口商,企業可望錄得穩健的盈利。

固定收益

  • 債市在10月份造好,企業債券表現普遍優於政府債券。美國聯儲局已開始縮減量寬措施,歐洲央行亦宣布將於2018年1月起削減買債規模。
  • 環球經濟穩步增長、通脹偏低及金融狀況寬鬆,均利好債市表現。

新興市場

  • 10月份,新興市場股市表現優於已發展市場,主要源於企業盈利轉佳。亞洲新興市場領漲。拉丁美洲及俄羅斯報跌,抵銷智利和匈牙利錄得的升幅。
  • 本土消費強勁、基建項目投資、環球經濟前景穩健及全球利率偏低,均利好企業盈利增長前景。

強積金首11個月回報佳 人均賺近5.4萬

今年以來環球主要股市暢旺,帶挈香港強積金連續11個月錄得正回報。湯森路透理柏統計顯示,今年首11個月強積金整體回報率達18.95%,即平均每人賺5.39萬元。若單計11月整體回報率1.26%,則在11月人均賺3584元。

在今年首11個月,股票基金成為大贏家,大中華股票、香港股票的回報均超過三成,達36.9%及36.4%。環球股票、日本股票及美國股票類基金則分別錄得23.1%、22.4%及19.2%增長。

分析預期明年股市仍有增長

有分析認為,明年環球經濟可望繼續增長,對支持股市,中港股市料仍有上漲空間,進取投資者或可繼續持有港股基金,較保守的人士則可自行調整倉位,先行獲利。

立法會:署理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就「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機制」議案開場發言

 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制度自二零零零年實施十六年以來,政府不時推出多項優化措施,以提升強積金在整個退休保障制度所發揮的成效,及提高對就業人口的退休保障。

 

  強積金制度是香港退休保障制度的其中一環,符合世界銀行倡議的退休保障制度的第二根支柱。相較於強積金實施前,只有三分一的就業人口有退休保障,現時,強積金制度連同其他退休保障計劃下,已有85%的就業人口,即超過320萬僱員及自僱人士,獲得不同程度的退休保障。截至二零一六年八月,強積金供款連同投資回報已增長至6,466億元。扣除費用及收費後,自制度設立以來的投資回報為1,336億元,即(扣取費用及收費後)年率化內部回報率約3.2%,超過同期每年的消費物價指數增長。

 

  由於勞福局局長已簡介退休保障的公眾諮詢和對沖安排的下一步工作,我集中向議員簡述政府和積金局就完善強積金制度的工作。

 

  過去十六年,政府和積金局推出了多項措施,以鞏固強積金制度作為就業人口的其中一根退休保障支柱,包括「僱員自選安排」、增加提取強積金的彈性、加強就銷售與推廣的規管、加強保障計劃成員的供款,以及一系列針對減低收費的措施。後者包括加強基金收費的披露要求、要求業界推出低收費基金、鼓勵及促進整合計劃、成分基金和個人帳戶、在積金局網站提供低收費基金列表以及比較基金收費和表現、及受託人服務的平台等。

 

  自「僱員自選安排」實施至今,已有超過一半的成分基金調低管理費;近四成的成分基金為低收費基金(即基金管理費不超過百分之一或基金開支比率不超過百分之一點三的基金);基金開支比率亦由二零零七年的百分之二點一下降至目前的百分之一點五六,減幅超過兩成半。

 

  最新一項的重要改革措施是實施有收費管制的「預設投資策略」。繼立法會於今年五月通過《2016年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修訂)條例》(《修訂條例》),積金局和業界積極籌備盡早實施「預設投資策略」。我們剛於十月十四日在憲報刊登《修訂條例》的《生效日期公告》,指定在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起,強積金核准受託人須在每個強積金計劃下,提供一套高度劃一、設有收費管控的「預設投資策略」,供所有計劃成員選擇。而沒有作出投資選擇的計劃成員的強積金累算收益,將會按「預設投資策略」進行投資。收費管制包括百分之零點七五的管理費收費上限及百分之零點二的實付開支上限。

 

  「預設投資策略」直接回應「收費高、選擇難」的問題,是改善強積金制度的重要一步。自《修訂條例》獲得通過至今,我們亦注意到《修訂條例》對強積金整體制度帶來的正面影響。自今年五月底以來,已再有45個成分基金降低管理費和八個強積金計劃作出整合。我們期望「預設投資策略」在明年四月一日實施後,有收費管制的「預設投資策略」可以有指標作用,進一步促使強積金整體收費下降。

 

  主席,聽取各議員就議案及修正案的發言後,我會一併作較具體的回應。而政府與積金局的同事會在制定完善強積金制度的方案時,參考各位議員的寶貴意見及建議。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3成人準備不足 退休需延遲11年

退休商數愈高,代表每月儲蓄較多,即有機會擁有足夠退休保障。

一項由友邦退休金管理及信託有限公司進行調查發現,以10至100分計算,受訪的在職港人平均退休商數僅64分,當中3成受訪者的退休商數更低於55分,屬不合格水平,即退休準備不足,平均需延遲近11年退休;調查同時發現,港人較常墮入4大理財陷阱(見表),影響日後退休生活。

4理財陷阱 買了先算打亂儲蓄

調查結果顯示,53%受訪者同意遇上心頭好時買了先算,而打亂儲蓄計劃;6成受訪者用錢後,有信心可把錢儲回來,但當中有一半卻認同過程艱難。

第二,不少打工仔擁有強積金帳戶,惟對相關的管理卻欠缺知識。調查反映,逾6成受訪者因此寧願少做少錯,甚至將強積金投資置之不理,以不變應萬變。

靠直覺投資 取悅伴侶過度消費

而投資方面,6成半受訪者愛靠自己,惟當中三分二人退休儲備不足。

此外,調查又指,過半受訪者同意為取悅伴侶,願意花費多一點、儲蓄少一點,而曾為取悅伴侶而過度消費致欠債亦佔34%,如欠卡數,且男性居多。

負責調查的機構建議,市民應盡早為未來退休生活訂立清晰目標;在管理自己退休投資時,應先了解可承受風險的能力、戒除少做少錯心態,且多留意市況,適當調整投資組合,作投資決定時,避免只靠直覺,宜參考客觀數據或專業理財顧問意見。

是次調查由友邦退休金管理及信託有限公司今年7月底至8月中,透過網上問卷及面對面形式進行,並訪問1,001名18至65歲最少擁有一個強積金帳戶的在職港人。

積金局研究顯示收費較高的基金不一定有較佳回報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的一項研究發現,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基金的基金開支比率較高,與基金的投資表現是否較佳,兩者並無關連。

 

積金局今天公布一份名為《強積金基金的費用及開支:基金開支比率的概況與趨勢》的報告,內文檢視強積金基金的基金開支比率變化,以及分析基金開支比率與基金的投資表現、規模、運作年期和管理方式等因素的關係。

 

在今天有關該報告的記者會上,積金局非執行董事蔡永忠先生說:「有些強積金計劃成員可能認為,假如基金的回報較佳,收費稍高也值得。我們促請計劃成員對此三思,因為我們的研究顯示,基金開支比率與基金的投資表現沒有關連。」

 

蔡永忠同時解釋,基金開支比率是一個工具,用來協助計劃成員比較在不同強積金計劃下,基金的總收費和開支。報告顯示基金開支比率呈現持續和顯著的下跌趨勢,強積金基金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從2007年7月的2.06%,下跌24%至2016年10月的1.56%,為有紀錄以來的最低水平。所有強積金基金類別的基金開支比率均有所下跌。

       

他指出,一般而言,基金收費是已知的數據,但基金的投資表現則是未知數。他說:「假如有兩個投資目標相若的基金,而其中一個的收費較低,該基金理應可讓成員獲得較佳回報。」

 

他續說:「積金局會繼續努力推動減費,但我們亦希望指出,目前有七成的強積金資產(約$4,500億)是可以轉移的(即個人帳戶內的強積金,以及供款帳戶內僱員供款部分的強積金)。同時,市場上超過400個基金當中,有四成(169個)為『低收費基金』,其中不乏股票或混合資產基金,因此關心基金收費水平的計劃成員已有不少選擇。我們呼籲計劃成員更積極地管理其強積金帳戶,並在作出投資選擇時考慮基金的收費和基金開支比率。」

 

蔡永忠亦提醒計劃成員,不應將強積金基金的收費與零售基金的收費作比較。

 

他說:「強積金基金的運作涉及計劃行政工作,而零售基金的運作則不需要。同時,大部分零售基金除了會收取以管理資產計算的費用外,亦會收取與投資金額掛鈎的認購或贖回費用,而強積金基金則沒有這些費用。」

 

蔡永忠續稱,本地與海外退休金制度的設計、發展程度和資產規模都有差異,因此把基金開支比率與海外退休金的收費作有意義的比較,是非常困難的。

 

然而,全球的私營退休金計劃都正面對如何令收費下降的挑戰,而多個國際專家亦指出,計劃成員在管理退休金帳戶方面,會有惰性。

 

蔡永忠指出,預計於2017年4月1推出的「預設投資策略」(簡稱「預設投資」)是一個現成的投資方案,方案之下的兩個強積金基金的管理費和經常性實付開支均設有上限,分別為基金淨資產值的0.75%及0.2%。相信「預設投資」的推出,可以回應公眾對強積金基金收費高的關注。

 

他說:「我們希望收費上限可以帶來指標作用,促使其他強積金基金相互競爭及降低收費。積金局亦將繼續研究如何推動減費,以加強計劃成員的退休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