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強積金新聞

申請「散工卡」方便僱主為你供款

臨近農曆新年,飲食業又到了最繁忙的時期,團年飯及春茗的生意浪接浪,不少酒樓及餐廳都會聘請「炒散」工友,以應付短暫的人手需要高峰期。這些工友可能只是受僱幾天,甚至數小時,他們會受到強積金保障嗎?

雖然飲食業和建造業的僱員流動性高,而且大多是臨時僱員,由僱主按日聘用或受僱期少於60日,工資普遍按日計算並以現金發放,但僱主仍須為他們進行供款。

為兩行業特設「行業計劃」

為了讓這兩個行業的臨時僱員和他們的僱主更簡便處理強積金事宜,強積金制度特別設立了行業計劃。這些工友在兩種行業計劃受託人開設臨時僱員戶口後,如果僱主也參加了其中一個行業計劃,相關僱主便無須再為這些臨時僱員登記參加計劃,就可以為他們作出供款。在2017年年底,已有超過64萬名僱主、僱員和自僱人士登記參加行業計劃。

積金局亦定期進行有關行業計劃的宣傳教育工作,例如在上月,強積金行業計劃委員會主席鍾志平博士、香港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周聯僑及積金局機構事務總監及執行董事鄭恩賜,就到訪了一個位於將軍澳的建築地盤,向工友介紹行業計劃,並提醒工友開設臨時僱員戶口(俗稱申請「散工卡」),以及妥善管理自己的強積金賬戶和定期檢視個人強積金投資組合。

強積金是打工仔的一項重要退休儲蓄,積金局提醒各位「炒散」工友,在密密開工之餘,亦要留意自己的強積金權益,預早申請「散工卡」,那麼,即使不停轉換僱主及工作地點,均能夠方便地處理強積金供款事宜。

迎接強積金資產邁進一萬億

積金局早前向傳媒透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強積金的資產規模已經超過8000億元,當中投資回報佔差不多三分一,自成立以來的年率化回報則達4.8%。

積金局預料,若未來的增長率與過往5年的數據相若,強積金資產規模有望於2020年突破一萬億元大關,與現時香港政府的財政儲備看齊。換句話說,強積金資產規模展望於3年內增加接近2000億元。

失業率低支持淨供款升

數目看似龐大得難以置信,但其實強積金供款源源不絕,資產規模要在數年間衝破紀錄絕非難事。隨着香港經濟表現強勁,失業率持續低企,強積金扣除支付權益後的淨供款金額不斷上升,由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淨供款已經超過450億元。換句話說,只要淨供款金額維持於該水平,便能達成大部分目標。

不過,我們仍需考慮成員退休後對資產規模造成的影響,尤其是成員參與強積金計劃的年期愈長,所滾存的資產也越多,連同回報後的支付權益可能會不斷攀升。比較過去兩年的第三季數字,可見支付權益節節上升,當中2016年第三季及2017年第三季的總額分別已接近50億元及60億元。儘管如此,支付權益相對總資產規模仍然處於相對較低的水平,相信暫時不會對資產規模增長帶來太大障礙。

市場表現具決定性影響

投資市場的未來表現對於強積金資產何時能夠突破一萬億元大關,有決定性的影響。強積金資產於2017年大幅增長,與香港及全球股票市場表現暢旺有密切關係。按強積金基金種類劃分,股票及混合資產基金均錄得雙位數字的增長。股票基金於2017年的全年回報率達34%,自強積金於2000年12月推行起計的累積回報則接近148%;而混合資產基金於2017年錄得22%的回報,累積回報為117%。

有分析對股票市場的未來表現依然樂觀,踏入2018年後其表現也仍然優異,且屢創新高。如果股票市場持續強勢,相信可提早實現一萬億元的目標。不過,若股票市場出現調整,有可能減慢或抵消供款所帶來的增長。成員因應市場變化而進行的投資調配,以及不同投資市場的表現,也會影響資產規模的增長速度。事實上,投資回報若配合淨供款若維持於現有水平,未來3年的年率化回報即使只錄得低單位數增長,亦不會妨礙於2020年達標。

成員好好管理賬戶資產

當資產規模持續攀升,代表成員賬戶的資產亦會增加,成員應加強對強積金的檢討及部署,同時需重視資產組合的風險管理及長期規劃,配合自身風險承受水平。此外,資產規模增加意味受託人的規模效益亦會相繼上升,理應有更大空間下調收費水平,回饋成員及改善基金的回報表現。踏入2018年,再有一家主要受託人降低收費,對成員來說絕對是一大喜訊。

康宏:1月MPF人均賺1.07萬

康宏MPF綜合指數連續七個月創新高,截至1月底報249點,按月上升5.36%,並創自2015年來最大單月升幅,最主要原因是受惠股票市場持續暢旺。今年首月人均賺約1.07萬元。

按分類指數分析,股票類基金按月升幅最高接近13%,1月康宏MPF股票指數按月升7.7%,報276.7點。債券指數表現則持平,按月輕微上升0.3%。按積金局公布截至2016年12月的強積金計劃成員數目419萬計算,2018年首月人均賺取約10654元。

股票基金中,中國股票基金表現最好,升12.9%;歐洲股票基金表現最弱,升4.44%;香港股票基金則升8.38%。

康宏資產管理基金研究部表示,從近期股市的波動表現來看,股市短期內存在一定的調整壓力,未來或會出現更大的波幅,反映市場恐慌情緒的VIX指數近日亦上升至14.79%,是自去年8月的高位,反映市場不穩定性正在增加。不過,就上半年而言,預料總體股票市場表現還是會比債券市場好。

MPF指數反映首月打工仔平均賺10654元

截至1月30日,康宏MPF綜合指數報249點,按月上升
5﹒36%,連續七個月創新高,並且創自2015年來最大單月升幅,最主要原因,應該是受
惠股票市場持續暢旺的表現。按分類指數分析,股票類基金按月升幅最高接近13%,1月份康
宏MPF股票指數按月上升7﹒70%,報276﹒7點。康宏MPF債券指數於1月份表現則
持平,按月輕微上升0﹒30%。
按積金局公布截至2016年12月的強積金計劃成員數目419萬計算,2018年首月
人均賺取約10654港元。

青年房屋問題的解決之道

高達89%青年認為政府應提供更多資助房屋,75%認為政府應幫助市民取得私人業權。由於調查發現青年對租住房屋不感興趣,本文會集中探討各種與房屋相關的政策能否解決青年置業難的問題。

雖然青年十分希望政府能以資助房屋幫他們置業,但現時的資助房屋計劃不見得能有效幫助青年。資助房屋有3種:一是「綠表置居計劃」,二是居屋及房協的資助房屋,三是未推出的「港人首置上車盤」。

「綠置居」未能幫助青年獨立置業。現時大部分未婚青年都與父母同住,但近八成青年表示希望在成家立室時自置居所(註1)。購買公屋是「一戶換一戶」,所以連同父母一同購買公屋並不會幫助青年置業。青年可考慮分戶,但現時分戶審批較以前難,若家中所有成員同時住在公屋,須凍結一年輪候時間。現在公屋輪候時間近5年,在計分制度下年長者較高分,青年或需更長時間。

居屋供應太少 極難抽中

居屋較符合青年入息及要求,但供應實在太少。2016年中期人口普查顯示,每月主要工作月入25,000元至39,999元的人,有71%都是35歲或以上人口,35歲以下青年有這個收入的不足三成。15至34歲青年當中,83%月入25,000元以下。2017年居屋及房協資助房屋家庭申請門檻為月入5.2萬元以下,單人為2.6萬元,「港人首置上車盤」申請門檻為家庭月入6.8萬元及個人3.4萬元,可見居屋較符合青年入息。

居屋比起私樓不止打了折,因為房委會「加持」,亦毋須通過加年利率3%的壓力測試,做按揭更容易。400萬元居屋,九成按揭供30年,以入息45%供款,現時家庭月入3.1萬元已做到。若買私樓,同樣價錢要過壓力測試,需月入4.4萬元。實際上,上一期居屋最貴單位售價300多萬元已經有450呎,但400萬元私樓選擇很少。

居屋問題在於供應太少、極難抽中,未來也不見得供應充足。《長遠房屋策略》定下10年建屋計劃,定出10年8萬個居屋單位的目標,即一年8000間,至2017年仍未達標,之前少建了的亦未追回,導致白表競爭激烈。2017年6月的居屋申請超額48.6倍,白表超額87.3倍;房協資助房屋,去年11月的申請超額140倍,白表達280倍。

放寬信貸 火上加油

除了資助房屋外,有人提出政府可放寬按揭,在按揭上提供較高成數予首次置業者甚至補貼。台灣有「整合住宅補貼資源實施方案」及「青年安心成家專案」的購屋利息補貼。香港並非無類似先例,1998年的首次置業貸款計劃提供較市場多的低息貸款給首次置業者,計劃之後因樓市急速下跌而暫停。

問題是現時香港樓價高企、供應不足,再寬鬆的信貸只會加強購買力,火上加油,使樓市升得更高,現金補貼及放寬信貸未知是幫了青年還是業主;金管局亦擔心更寬鬆的信貸會危害金融體制穩定。政府若再次提供首次置業貸款,及後樓市下滑,將負上「送市民入火海」的罪名,所以陳茂波司長及陳帆局長只管呼籲「注意風險」、市民「須留意負擔能力」。市民上不到樓,他們要負的責任,比市民上到樓但樓市重創虧大本要來得輕。

自2008年起就有人提出仿效新加坡以強積金支付樓價,但對青年幫助未必很大。新加坡的僱主及僱員總供款率達37%,香港只有10%,現時僱員的強積金資產平均為18萬元(註2);初出茅盧的青年工作時間短,積金資產更少。在強積金供款率不會因此增加的前提下,有多一個選擇配置資產,可能是好事。令人擔心的是當局會否因為有了這個轉移的選擇,藉此增加供款率。新加坡有組屋,較香港的大而且便宜,供應充足,近九成人有自置組屋,公積金可直接用來買組屋。但香港資助房屋嚴重不足,實行一樣的政策,最後會否只是益了地產商和業主?

另一個方法是徵稅,做到物業資產重新分配的效果。不同人士已提出徵收資產增值稅、第二物業收「超級差餉」等,各以增加持有物業成本以降低投資房產回報來打擊樓市。這應該是較能幫助青年「上車」的方法。但政治上支持政府當選的都是地產商、資本家、既得利益者,香港2016年的自置居所比率達50.4%(註3),多名高官都是有名的「炒樓王」,持有多項物業。中國大陸「走資」多購買香港房產,經濟自由主義者必定會出來抽擊,所以政府不會有決心打擊樓市。

或要用「逆向歧視」方法

真要幫助青年,又不願意徵重稅,可能要用到「逆向歧視」的方法,例如將部分居屋配額特定只給35歲以下青年申請,甚至補貼青年買樓,不用償還。這是因為以上無差別的政策都沒有達到幫助青年的目標,但我暫時未見到有很好的理據支持這個政策目標。若情况如美國非裔人口,因歷史上的不平等導致非裔世世代代系統地受歧視,落到較差的社會位置及待遇,基於補償正義的原則,可能需要「逆向歧視」。聯合國及很多國際組織在招聘上也有對殘疾人士「逆向歧視」的待遇。但要說到香港這一代青年有這樣的需要,青年這個群體基於什麼原因需要特別幫忙,我還是抱有疑問。香港家庭連繫仍算緊密,很多青年可以「靠父幹」上樓;要擔心的,倒是沒「父幹」的青年差距與前者愈拉愈大。

強積金對沖怎取消? 張宇人黃國健稱現屆政府無「摸底」

  • 強積金計劃2000年實施,旨在給予僱員多一份退休保障,不過法例容許僱主以強積金對沖,被勞方批評削弱工人的退休保障。

  • 究竟何時才適合取消對沖,社會上爭論多時都未有定案。直至月初,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說,取消對沖的方案已到最後階段,只待各方作最後商討,有信心可在上半年推出方案,似乎取消對沖指日可待。

  • 《香港01》訪問兩名行政會議成員兼立法會議員,分別是代表商界的飲食界張宇人,以及代表勞工界的工聯會黃國健,嘗試了解勞資雙方如何看坊間流傳的取消對沖方案,不過,兩人均指,現屆政府從未接觸他們「摸底」。

  • 所謂「強積金對沖」,即僱主可在僱員的強積金供款中,抽取僱主供款部份及其累算權益,以抵銷支付給僱員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由於取消對沖必然增加營商成本,對沖如何取消、何時取消,一直是勞資間的角力。前特首梁振英嘗試解決這燙手山芋,去年在其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提出以「劃線」方式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其後亦獲行政會議通過,不過梁振英沒有連任特首,令方案至今未能落實。

    去年上任的特首林鄭月娥在其首份施政報告中,重提處理強積金對沖問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本月初更明言,政府願意扮演積極角色,協調同時作財政承擔,相信投入遠高於上屆政府建議的79億元。

    「你說有甚麼方案可以接受呢?沒有一個取消對沖方案是可以接受。」立法會中,飲食界張宇人始終如一,反對取消強積金對沖。

    他重提政府九十年代推銷強積金時,以可對沖來說服商界接受,但他認為不能以時移世易為由將之取消,即使政府承諾在一段時間內肯「包底」,張宇人覺得,中小微企將來亦要承受龐大開支:「現在大家都不知自己的員工和生意去到哪個位置,我們要找一大筆數,沒有對沖的話,唯有做撥備,該撥備會很沉重,對很多公司來說,給幾年的時間做撥備是不夠時間。」

    言下之意,若政府的方案細節能協助中小微企,張宇人並非鐵板一塊,但他透露現屆政府沒有人接觸他:「我不知道甚麼是妥協,沒有人來問過我,有甚麼可以妥協?」他強調,不介意政府充當「闊佬」,長遠為商界承擔對沖成本:「一年三十幾億而已,政府『找唔起』嗎?如果佢肯『找數』,那我『找過世』又有何問題?」

    另一邊廂,工聯會黃國健都笑言,現屆政府在取消強積金對沖上做法神秘:「不知為何完全沒甚麼聲氣出來,商界沒有收過訊息,其實我們一點訊息都沒有收過,反而在公開途徑聽過一點風聲。」

    他指出,張建宗在上屆政府擔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時,有就取消強積金對沖與他們聯絡,但未曾去到具體方案的地步:「只是類似一種探討的模式,現在社會上傳得很厲害,強積金用來對沖的部分,如遣散費、長服金政府需要封頂,非現時的數字,應該要降低,但政府其實沒有直接跟我們談過的。」他認為政府能交出「大家都接受」的具體方案,就算事前沒有「摸底」都能接受。

    有傳媒報道,政府現時的初步方案是由僱主額外付出僱員薪酬的百分之1,並儲到專用戶口,而非商界提出過的基金方案,黃國健認為,只要僱員能夠取得完整的強積金供款,哪個方式都可以:「僱主應該用公共基金模式?抑或私人儲存的模式去達到此目標?我們沒有所謂。」不過,他促請政府盡快行動,讓勞資盡早雙方能夠以方案作基礎談判:「(取消對沖)需要討價還價、磋商的過程,這個過程需要時間,如果太遲拿方案出來,取消對沖便遲點落實。」

MPF投資惰性嚴重 怎改善回報?

去年4月開始,所有強積金計劃必須向沒有給予投資指示的帳戶提供「預設投資」策略。上星期積金局公布至去年11月底已約有133萬強積金戶口按「預設投資」進行投資,佔所有帳戶的百分之十四。

2成戶口持有人 從無投資指示

推行「預設投資」的原因是有調查指約兩成強積金戶口持有人,從沒有向受託人給予投資指示。這種投資行為稱之為投資惰性(inertia)。要強積金有理想的回報,其中一個關鍵是積極管理強積金的投資分布分散風險,做理性的投資決定。同時他們亦要定期檢討投資的基金,以爭取更好的回報。

不過,根據外國類似強積金的退休儲蓄計劃(例如美國的401k)研究顯示,大多計劃成員都沒有好好管理自己的投資。例如在120萬401k計劃成員中,竟然有8成在兩年內完全沒有買賣基金,而有一成一只進行了一次基金的買賣。類似的情況在澳洲的退休儲蓄計劃亦有出現。只有8%的計劃成員在40個月內進行了一次或以上基金的買賣。

西方的文獻亦指出交易活動和成員的年齡、性別、和入息有關。一般來說,男性較女性收較多買賣。較年長的僱員亦會比年輕的做較多買賣。薪金較高的就會有較多的交易活動。究竟香港強積金個別成員是否有相似的投資惰性呢?投資惰性與戶口持有人的年齡、性別、入息、及產總值有甚麼關係呢?

男性及中年 主動參與率較高

為了解答這個問題,筆者獲得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撥款支持和一個強積金計劃的合作,分析他們過去5年強積金帳戶持有人的數據。結果顯示過去3年間(2013至2015年),約9成成員沒有任何交易紀錄,約6.4%只有一次或兩次的買賣基金,平均每年買賣一次的(即總交易次數是3次或以上)只有4.3%(見表一)。

在過去5年(2011至2015年),亦有達八成六成員沒有買賣基金,約9.0%有一次或兩次的買賣基金。研究發現本港強積金成員的投資惰性是頗強的。

接着筆者分析交易活動是否與成員的年齡、性別、入息、和強積金資產總值的關係。結果顯示男性在5年內買賣超過3次或以上的比女性多,尤其是平均每年超過兩次的(即總次數是10次或以上)。男性的平均交易次數亦較女性多(見表二)。

而年齡與交易次數較為複雜。相比起中年人士(35至44歲),年齡較輕及較年長的有較大百分比是在5年內沒有任何買賣的。而且中年人士(35至54歲)比其他年齡組別有較高百分率參與基金買賣。平均交易次數隨年齡增加而增多,但到了45至54歲年齡組別之後便回落。

3年內沒交易 應納「預設投資」

月薪和強積金資產總值與交易次數有正面關係。換言之月薪愈高和強積金資產總值愈大,交易次數便愈多。月薪愈低及強積金資產總值愈少,5年內沒有交易的機會亦愈大。

總括而言,本港個別強積金成員的投資惰性問題是嚴重。希望有關當局能將針對這些成員進行投資教育,令他們能夠更積極管理強積金資產,改善他們投資行為,以至強積金的作用能夠發揮得更好。

對於3年、甚至5年內任沒有交易活動的強積金戶口持有人,筆者建議將他們納入「預設投資」策略的機制,改善他們的投資回報。

股市破頂不絕 哪類強積金跑贏大市?(第二版)

恒指今日表現反覆,高低波幅接近600點,收32966點,失守三萬三,跌187點或0.56%。

中資金融股早段領漲後,表現回落,不過中資股整體表現仍然省鏡,據《投資理財周刊》「MT板塊」觀察名單顯示,今日表現最好的頭5個板塊,依次為煤炭股(+6.4%)、鋼材股(+3.01%)、太陽能股(+2.14%)、有色金屬(+1.91%)及黃金股(+1.49%)。中資股繼續發亮,中國股票基金表現繼續可領跑。

強積金(MPF)雖然是長線投資,但自2012年11月1日實施「MPF半自由行」後,僱員可選擇轉移僱員部分的累算權益(包括累計供款及回報),至自選的受託人及計劃,每年可轉一次。若睇好股市年內繼續暢旺,不妨將MPF供款轉到投資態度進取的股票基金,當中尤以中國、大中華及香港股票基金為佳。

【第一版刊登於14:05】

港股頻創新高,港人強積金回報也跟著相應提升,在年初至今的升浪中,中國股票組合強積金表現最為亮麗,除跑贏大市,升幅更勝同樣指數日日創新高的北美洲股票基金。

據ET net網站數據顯示,截止1月24日,投資中國股票的強積金回報表現最佳(見下圖),年初至今升8.95%至16.41%,香港股票基金的回報則有9.19%至11.66%,,較恒指期內約1成升幅為高;反之幾乎日日創新高美國指數,投資北美股票的強積金期內回報只有5.82-7.31%,較日本股票基金及環球股票基金遜色。

值得留意是,中國股票基金回報表現排名中,年初至今的10大升幅,在一年及三年計的表現中均是較為落後,反映近期基金所持股份多屬「追落後」。

事實上,投資中國股票的基金並非以投資A股為主,由於根基強積金條例,目前A股仍未被納入MPF核准名單之內,而現時投資非核准範圍資產的比例,最多不能超過10%,故當前MPF若要投資A股,規模也僅限於此,而中國股票基金大多以投資H股為主。

以升幅榜首的「東亞集成信託中國追蹤指數基金」為例,該強積金10 大持股均為H股,當中絕大部分為中資金融股

至於一般的大中華與香港股票基金在投資組合上也有一些不同,大中華基金除包括港、台上市的中、港、澳、台企業,還會配置A股,而香港股票基金,顧名思義只配置在港上市的股票。

今日港股表現反覆,但內銀股等中資股勢頭依然強勁,中國股票基金仍是當前升市最受惠基金,不過要留意強積金是長期投資,股市屢創新高不用急於鎖定利潤而轉至保守組合,應視乎自己退休年期及風險承受能力再作決定。

 

強積金17年年率化回報4.8%

過去一年股市暢旺,帶動強積金回報亦節節上升,於2017年年底,強積金總資產已達8,435億元;扣除收費後的淨投資回報是2,674億元,佔總資產差不多三分一,而過去17年的年率化回報為4.8%。

究竟8,435億元的總資產是多或少?香港的財政儲備於去年11月底有10,111 億元。若將強積金的總資產與財政儲備相比,大家便知道已累積的強積金資產實在十分可觀。參考強積金總資產在過去五年的增長率,積金局推算於2020年時,強積金總資產可望升至1萬億元的水平。

積金局一直致力維持強積金制度穩健運作,令計劃成員的退休資產得到保障。

討回1.3億拖欠供款及附加費

積金局負責監督強積金受託人的運作、提升他們的管治水平、督促受託人要以計劃成員的利益行事,提供物有所值的強積金產品。積金局亦積極跟進僱主拖欠供款的個案,打擊違規僱主。在2017年,局方為僱員討回1.3億元拖欠的強積金供款和附加費。102名僱主因拖欠供款、沒有安排僱員參加強積金計劃,或沒有遵從法院命令繳付欠款而被檢控。

為了協助計劃成員明白強積金制度的運作,從而作出適切的投資決定,積金局於去年為計劃成員舉辦了超過300場講座及工作坊,又製作了多條宣傳短片。積金局正籌備在積金局facebook專頁「全積特攻」,推出聊天機械人「Messenger Bot」,增進用家的退休策劃知識和了解強積金投資之道。亦計劃於2018年第一季推出基金表現平台。

完善制度 推動積金易平台

積金局一直聆聽社會各界對強積金制度的意見和建議,不斷精益求精,完善整個制度。積金局在去年聯同受託人順利推行預設投資策略,今年亦會繼續籌備「積金易」中央電子平台,期望讓僱主及計劃成員以更便捷、有效的方法處理各項強積金事宜,方便計劃成員審視及比較各基金的回報和收費等。

踏入2018年,積金局會繼續與受託人、僱主及計劃成員通力合作,攜手打造屬於每個計劃成員、豐碩穩健的退休儲備。我們亦呼籲每名計劃成員,認真管理自己的強積金,「你不理財、財不理你」。■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

熱線電話:2918 0102

網址:www.mpfa.org.hk

股市屢破頂 強積金怎部署?

環球股市顯著上揚,港股及美股更屢創歷史新高,一眾「打工仔」的強積金組合應如何配置?若已持有港股強積金基金,究竟要鎖定利潤抑或繼續投資?

避開單一市場風險

上善資本財富管理總監梁彥穎認為,股市太高總會調整,為免打回原形,以及市況調整時有資金可再買平貨,建議逐步減持。他又指,正在月供強積金的成員,資金暫時續可投放在股票市場,但比重可以側重全球股票市場的強積金基金,避開單一市場風險。

定時檢視投資組合

不過,滙豐香港退休金主管葉士奇表示,強積金屬長線投資,因此市民不應因短期市場波動而影響長遠的投資策略,更不應將退休金作為短炒工具。

該行建議市民在部署強積金投資時要留意兩個因素,一是按自己需要訂立儲蓄目標,二是按自己風險承受能力進行投資部署。訂立儲蓄目標方面,市民可利用坊間不同工具計算每月儲蓄金額,例如該行的退休策劃指標可用作退休生活所需開支的參考。

至於投資部署,每個人的風險承受能力不同,因此不能一概而論,惟一般而言,年輕的市民風險承受能力較高,愈接近退休年齡的市民,其風險承受能力愈低,應該減少風險較高的資產比例,以掌握自己最後所得之退休金總額。

葉士奇又說,要留意大市的長遠環境有機會改變,定時檢視投資組合,並根據不同人生階段、儲蓄情況、收入、家庭成員結構、年紀、投資目標轉變等重新檢視自己承受風險的能力,及調整投資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