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峰:強積金設計先天不足

二月 19, 2019
Eddie Choy

金融發展局上周發表的「強制性公積金制度的未來路向」報告,分析現有制度的問題,指出供款不足、計劃選擇不多、投資限制過嚴過窄、行政架構失效、理財教育不足、退休產品欠奉、獨立監管不夠,以及有關條例過時。金融發展局提出五大建議,包括盡快成立直通式處理的積金易平台、強積金受託人/保薦人應該提供投資意見及理財教育、改善強積金計劃的管治、更新強積金條例及提高供款水準。

金發局脫不了無牙老虎命運

金融發展局(金發局)是梁振英治下的產物,主要角色是就本港金融市場發展向政府提供建議。金發局成立之時,找來的董事會成員都是富二代及中資機構高層,輿論質疑是向金管局等現機構施壓奪權。過去6年,金發局的報告不謂不多,涉及範圍廣泛。如果特區政府接納了金發局部分建議,香港金融業發展便早已騰飛,而不是20年來都在食老本。經過時日洗禮,今天的金發局,只是一個政府智庫,發表一些政策研究報告,脫不了無牙老虎的命運。

不理零售基金 棋差一着

市場一直流傳強積金提高供款上限的消息。提高供款上限,我是很有意見的;這只是利用中產打工仔的供款谷大強積金規模,其他都是遁詞。強積金供款安排,邏輯上就有矛盾,我以前文章(2015年5月4日、2018年7月31日)曾經談過,不贅。

強積金的管治不理想、運營失效,甚至投資選擇不多的問題,都是強積金計劃的架牀疊屋安排所致。

當年肥彭欲推全民退保不果,又不願行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才有這個多方妥協的強積金制度。成立獨立的強積金計劃,既有保薦人、又有受託人。僱主決定計劃,僱員只能選擇計劃下的基金。投資選擇固然少,轉換計劃更是諸多不便。

外國的公積金制度,既有獨立自成一家,也有依託於零售基金。香港零售基金(證監會認可基金)市場成熟、基金投資範圍廣、市場和產品選擇多。強積金不理零售基金,是棋差一着。

如果是行中央託管加零售基金,一個託管公司負責供款、投資轉款、退休還款的運作,僱員自己挑選零售基金,效率馬上出來、成本馬上下降。

中央託管加零售基金 效果立見

中央託管公司可以是半官方或商業機構,香港眾多信託公司肯定願意投標這個業務。香港2000多隻零售基金,各式各樣都有,足夠打工仔選擇。如果積金局要求基金公司發行低收費級別基金,基金公司也樂意配合,反正沒有什麼額外開支。問題是,當年成立強積金時沒有既有利益者,中央託管加零售基金不會有反對聲音;今天市場已經有不同的持份者,改制會動搖部分持份者利益。

如果政府強勢,可以要求現在的託管人合併成為強積金中央託管公司。但現實是政府寸步難進。積金局搞基金易,要等到2022年才有一點苗頭;金發局提議大刀闊斧推基金易,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