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提早取款將令退休保障名存實亡

積金局主席胡紅玉女士昨天表示,該局正研究放寬取回供款的規限,容許市民可在某些情況下提早取回全部或部份供款,例如患上危疾,作為買樓首期或支付子女海外升學的費用等。但胡紅玉強調,如何放寬、可以讓市民取回多少供款仍需要仔細諮詢及研究,未知何時推行。
強積金已推行超過十年,但從計劃落實,市民每個月必須供款開始,強積金就備受各方面的抨擊,還不斷有團體及市民建議政府取消強積金。這個計劃不受歡迎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它本來就是個妥協的方案,誰也不太滿意。對長者及行將退休的市民來說,強積金供款每月只有二千元,一年不過二萬多;只供幾年的話,累積的款項相當有限,根本不足以保障退休後的生活。相比之下,當年由現任平機會主席林煥光力推的老年退休金計劃( Old Age Pension Scheme)或近期受部份政團力捧的全民退休保障還比較理想,可以即時拿到一定數額的退休金,又不用擔心供款不足。
而對剛開始工作的八十後年輕人來說,退休是遙不可及的事,強積金卻是即時面對的責任,得從每月薪水中扣除,又要等到六十五歲才能取回。權衡之下,自然覺得強積金既麻煩又幫不了甚麼。
即使一般上班族也覺得計劃規限太多太嚴,供款者不能靈活調動手頭上的資金,少了及時雨的功能。積金局今次研究放寬領取供款的規限,大概是要回應這些存在多年的批評,希望減少公眾對計劃的不滿。問題是強積金的供款本來就不太多,滾存三十年也未必能積累足夠金額讓市民可安享晚年,假若再讓市民因各種原因可以中途提取部份或全部供款,累積的金額將會更少,退休保障這個目標將會名存實亡。
應該看到,人口老化是誰也阻擋不了的趨勢,退休保障更是個不能迴避的問題,不管政府及市民都免不了要騰出一些資金應付退休的需要。不同的國家採取了不同的退休保障制度,有的透過稅收及公帑為所有公民提供退休金,有的則像香港那樣由市民自行供款應付本身的退休問題。
但從近十年的情況來看,用稅收或公帑支付退休金很容易導致政府支出大增,債台高築,政府甚至被迫推後領取退休金的年齡或削減退休金額,引發更大的民憤。強積金這類個人供款式的退休保障制度至少可以避免對政府的長期財政構成沉重負擔,更不用擔心出現工作人口太少無法支撐退休制度。然而,由於供款需要及早收取及長時間累積才能發揮增值的作用,才能像雪球那樣越滾越大。一旦中途讓供款者提走部份供款,「雪球」便會急速融化,退休金的累積便會大幅放慢,到六十五歲退休時市民將只會得到非常微薄的金額,完全無法達成退休保障的效果。
因此,放寬規限必須非常慎重,必須以不損害退休保障這個目標為大前提,例如只有在供款者有危疾下才能提取部份應急,其他如買樓、子女升學等則不應考慮。假若供款者可以輕易用不同理由提走強積金供款,強積金制度將會崩潰,政府及市民便要另外撥出巨額資金應付人口老化及退休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