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把養老保險個人賬戶基金作成“強積金”

九月 22, 2011
Joe Chan

2011年09月20日

借鑒國際先進經驗,把養老保險個人賬戶基金作成中國內地的“強積金”,將成為我國內地養老金體制現代化改革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舉措。

強積金(Mandatory Provident Fund ),即強制性養老公積金的簡稱。世界上有各種類型的強積金。典型的是中國香港在2000年12月實行的,強制香港所有18至65歲在職人士參加的強積金計劃。目前僱主和僱員的參與率超過95%,自雇人士參與率超過 80%。10年來,在扣除費用後,按年率化計算的強積金回報為每年5.5%,高於同期的通脹率0.7%。

香港強積金制度是借鑒世界養老金體制尤其是拉美養老金體制的先進經驗而設立的。1980年智利頒布《養老保險法》,將養老金與醫療保險分開,由現收現付制改為完全積累制,參保者每月把工資收入的10%作為養老保險費存入公司為其設立的私人賬戶,賬戶可以隨人轉移。個人賬戶養老金在政府監管下交由私營養老金機構(簡稱AFP)管理,參保者可根據管理費率、服務水準、投資收益和安全性等自由選擇一家養老基金管理公司,養老基金公司根據投保者選擇的投資工具將賬戶中的資金用於投資。參保者退休後,根據其賬戶資金的繳費和投資收益積累情況發放養老金。智利模式被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列為全球養老金制度改革的典範之一。上世紀90年代後期,秘魯、哥倫比亞、阿根廷、烏拉圭、玻利維亞、墨西哥、巴西等14個拉美國家相繼借鑒“智利模式”實行養老金改革。

很多歐美國家也有類似的強積金體制,澳大利亞、冰島、瑞士、荷蘭、丹麥、瑞典等國的養老金第二支柱,都是強積金或半強積金模式。澳大利亞自 1992年開始採用了強制企業年金制度(Superannuation,又稱為超級年金)作為養老金體系的第二支柱,由僱主在任何雇傭期內強制性地為所有僱員繳費。截至去年9月,澳大利亞超級年金市場的資金總額約1.3萬億澳元

強積金、智利養老金、超級年金等養老金體制,一脈相承。

我國基本養老金體制在1997年就實行了“統賬結合”。2011年7月1日實施的《社會保險法》進一步以法律形式確定了養老保險個人賬戶的法律地位:基本養老保險實行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職工應按照國家規定的本人工資比例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記入個人賬戶。基本養老金由統籌養老金和個人賬戶養老金組成。基本養老金根據個人累計繳費年限、繳費工資、當地職工平均工資、個人賬戶金額、城鎮人口平均預期壽命等因素確定。個人跨統籌地區就業的,其基本養老保險關係隨本人轉移,繳費年限累計計算。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逐步實行全國統籌。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社會保險基金按照國務院規定投資運營實現保值增值。目前我國正在做實養老保險個人賬戶,政策目標是實行個人按照工資總額的8%的標準按月繳費積累形成個人賬戶基金。

從社會保險法的規定可以看出,我國的養老保險個人賬戶的體制特徵類似于強積金:其一,強制性,由社會保險法強制實施。其二,私有性,個人賬戶基金屬於個人所有。其三,便攜性,個人賬戶基金權益可以隨個人便利轉移。其四,關聯性,個人繳費及其積累與養老金待遇直接關聯。其五,長期性,按照我國職工平均入職年齡和退休年齡計算,個人賬戶基金積累的時間長達三十年以上。其六,積累性,個人賬戶不得提前支取,記賬利率不得低於銀行定期存款利率。其八,免稅性。其九,基金制,不實行現收現付制而實行個人賬戶積累形成基金。其十,市場性,在國家法律和政府監管之下,通過市場運營實現保值增值。

依法實施養老保險個人賬戶基金,將成為我國養老金體系裏發展速度最快、積累基金數額最大的養老金支柱。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屬於養老金的國家戰略儲備,其資金積累規模受制于財政的資金撥付能力和投資運營的收益。基本養老保險社會統籌部分的資金實行現收現付制,不可能在長期內形成巨大的資產積累。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商業養老保險屬於企業和事業單位職工自願實施的補充養老金積累,不具有強制積累的制度優勢和免稅待遇。相比之下,基本養老金個人賬戶基金具有法律強制性、全額免稅、職工普遍參與,其長期基金積累規模遠非其他養老金支柱可比。當然,其帶來的金融運營價值,也遠超其他養老金支柱帶來的金融運營價值。

筆者以為,借鑒歐美的強積金和半強積金體制,我國的養老保險個人賬戶基金,完全可以作成中國的“強積金”。通過養老保險個人賬戶基金長期的強制積累和市場運營,將擴大金融市場長期資金的穩定來源,實現養老金與資本市場的長期良性互動,促進我國金融市場和資本市場結構現代化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