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發展的方向

恒生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兼金融學教授蘇偉文

    早前積金局指出多項有關強積金發展的方向,當中包括供款人可以提取部分供款用來購置樓房、供子女進修、醫治疾病等,和較進取的強積金全自由行。筆者對積金局的建議表示歡迎,因為任何可以改善強積金的措施都是值得鼓勵的,但筆者對上述提到的改善方案卻不太看好,起碼在短期內(一至二年)理應不能實現。

    在65歲法定年齡前提取部分供款的建議,在理念上是很吸引的,因為對廣大上班族而言,強積金內滾存的金額,其實就是其強制儲蓄,若果可以提早一點拿出來運用,無异是增加了強積金的自由度和靈活性,對供款人來說,這代表了一種資金運用的方便。可是,這個方便不是沒有成本,而且這個方便在技術上有很多地方具爭議。

    首先,我們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對強積金定位。強積金成立的目的,是為了給上班族一個基本的退休安排,以免綜援淪為全民退休保障的代名詞,但容許早一點提取供款,意味?在供款人退休時其強積金結餘也不多,這對退休保障的原意有所違背。而且最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強積金若是可以用來購房、供子女進修,強積金實際上和普通儲蓄沒有分別,既然和普通儲蓄本質上一樣,為什麼只可以局限在購房和子女進修上?假若供款人沒有子女,而供款人打算自我進修又是否可以?為什麼只可以提取供款來購房?提取供款來購手機為什麼不可以?這些爭拗看似無關重要,更多是為了爭拗而爭拗,但筆者只想點出一個重點,就是理念不清下的政策或指引,只會制造更多的不滿和爭議,一個好心的提議,招來的可能是不斷的紛爭。

強積金自由行是好方向

    此外,容許早一點提取供款也令人產生錯誤的期望,因為供款人在強積金帳戶內滾存不多,其可提取的供款也不多,當中提早領取供款或有局限和行政費,假如這個可得金額和預期的有差別,又會是另一個麻煩的開始。

    而強積金全自由行是很好的方向,因為現時強積金的收費是為大眾所詬病,強積金可以全自由行自然會帶來市場力量,去將強積金的收費調低。可是,強積金全自由行所涉及的行政和法律問題太多,并非一時三刻可以解決。去年積金局不是說要在今個立法年度完成強積金半自由行的立法程序嗎?筆者當時曾斷言,若果積金局可以在今個立法年度呈交法例草案至立法機關,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而在今個立法年度里,積金局在強積金半自由行上仍在努力,可見要改過一些現有做法,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決,冗長的法律處理程序可以曠日持久。

    筆者對強積金的發展方向是贊同的,但魔鬼永遠在細節里,積金局有意去為一些強積金不理想之處撥亂反正是值得欣賞,然而這些建議卻需要時間來完成,不是一蹴而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