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殘酷現實:收費越貴 表現越廢

二月 6, 2019
Eddie Choy

全港打工仔去年強積金人均損手超過2萬元。交了學費,又學懂甚麼教訓?《金融中心》分析市面上超過500款強積金的表現,結果顯示港人最鍾情的港股基金類別,基金收費越貴,2018年的回報表現就越廢。換言之,付出更高的管理費,結果卻是蝕得更多。即使拉長五年表現計算,同樣得出港股基金收費越貴,表現越差的趨勢。

不單是港股基金,其他市場股票基金、債券基金、保證基金,同樣有收費越貴,表現越差的傾向。

分析發現,市面上53隻港股基金,2018年的年表現與基金開支比率,基本上呈反比關係,即收費越貴、表現越差的趨勢,決定系數(R2)達0.426(見圖一),即基金回報的變化有42.6%比重可以用基金開支比率解釋。

如果把分析時期拉長至五年(2014年至2018年),收費越貴、表現越差的趨勢依然存在,只是決定系數略低,為0.371(見圖二)。從兩圖中可見,大部分收費較高、表現較差的,都是主動型基金。相反表現較好的,主要是被動型基金。

收費越貴、表現越差的走勢,絕非港股基金獨有。分析大中華基金(16隻)、美國股票基金(12隻)、歐洲股票基金(11隻)五年表現,也分別與其收費呈負比的關係,決定系數介乎於0.324至0.581。

債券、保證基金 收費越貴表現越差

債券基金(42隻)、保證基金(23隻)同樣有收費越貴、表現越差的趨勢,但五年表現與收費關係的決定系數,分別是0.275及0.188,關聯性相對較低。

在部分類別,如混合資產基金、亞洲股票基金,收費與表現之間的關係,相對微弱,甚至找不到任何關係。原因之一可能是因這類型基金,投資配置及地域的差異相對大,因此收費高低,不是影響表現的決定性因素。

以上的發現,其實只是再次印證「指數基金」之父、領航(Vanguard)基金創辦人John Bogle的投資信念。

被「股神」畢菲特形容為「投資界英雄」的Bogle上月辭世。他一生奉獻於推動收費低的「指數基金」,背後源於一個簡單信念:收費舉足輕重(Costs matter),不用支出的金錢,會留在閣下的口袋(In investing, you get what you don’t pay for.)

他深信,專業投資者無可能長時間跑贏大市。同樣地,基金經理主動型管理的基金,長遠也無法跑贏指數基金。在高額管理費蠶食回報下,投資主動基金,更會得不償失。Bogle多次炮轟基金公司本末倒置,沉醉於提升自身盈利,濫收費用,並非真正專注於增加投資者的回報。

同公司主動被動基金 回報可差2百分點

要在強積金投資中,奉行John Bogle的理念,最簡單做法是揀選管理費較低的指數基金。從往績看,揀選被動型基金,的確有著數。

全港強積金市場佔有率最高的受託人滙豐,旗下的中港股票基金,五年年率化回報率是2.57%,但其指數基金回報達4.83%,後者跑贏前者超過兩個百分點(見表一)。強積金「二哥」宏利主動管理的「香港股票基金」,五年年率化回報率是2.66%,表現差過其指數基金的4.64%。

少數的例外是永明,旗下主動港股基金,能夠跑贏指數基金。但要留意,永明港股指數基金五年年率化回報率,只有3%,跑輸絕大部分同類型的指數基金。

回報率長期相差兩個百分點,累積的回報十分顯著。舉例一名月入3萬元打工仔,每月強積金供款達3000元,以20年期計算,總供款72萬元,假設每年回報率達4.5%,廿年的累積投資回報達43.6萬元;若回報率降至2.5%,投資回報蒸發超過一半,僅得21.2萬元。

港股基金 仍有六成資金揀主動基金

被動基金跑贏主動基金,不是新鮮大發現。然而,時至今日,仍然有較多資金選擇主動基金。以最受歡迎的港股基金為例,截至去年12月底,主動基金規模達900億元,佔約六成,餘下四成為被動的指數基金,規模約589億元。

何解?這可能與供款人的惰性有關。指數基金普遍歷史較短,已經選擇主動基金的供款人未必花時間換碼,更遑論比較基金表現。宏利在2012年才推出港股指數基金,去年底規模只有41億元;但歷史悠久、2000年已推出宏利港股基金規模達102.8億元。宏利的指數基金不但收費更平,以一年或是五年計,表現也遠勝主動基金。

長年累月回報被蠶食,後果不堪設想。趁着長假期,不妨坐言起行,正視自己的強積金收費和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