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對沖怎取消? 張宇人黃國健稱現屆政府無「摸底」

  • 強積金計劃2000年實施,旨在給予僱員多一份退休保障,不過法例容許僱主以強積金對沖,被勞方批評削弱工人的退休保障。

  • 究竟何時才適合取消對沖,社會上爭論多時都未有定案。直至月初,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說,取消對沖的方案已到最後階段,只待各方作最後商討,有信心可在上半年推出方案,似乎取消對沖指日可待。

  • 《香港01》訪問兩名行政會議成員兼立法會議員,分別是代表商界的飲食界張宇人,以及代表勞工界的工聯會黃國健,嘗試了解勞資雙方如何看坊間流傳的取消對沖方案,不過,兩人均指,現屆政府從未接觸他們「摸底」。

  • 所謂「強積金對沖」,即僱主可在僱員的強積金供款中,抽取僱主供款部份及其累算權益,以抵銷支付給僱員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由於取消對沖必然增加營商成本,對沖如何取消、何時取消,一直是勞資間的角力。前特首梁振英嘗試解決這燙手山芋,去年在其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提出以「劃線」方式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其後亦獲行政會議通過,不過梁振英沒有連任特首,令方案至今未能落實。

    去年上任的特首林鄭月娥在其首份施政報告中,重提處理強積金對沖問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本月初更明言,政府願意扮演積極角色,協調同時作財政承擔,相信投入遠高於上屆政府建議的79億元。

    「你說有甚麼方案可以接受呢?沒有一個取消對沖方案是可以接受。」立法會中,飲食界張宇人始終如一,反對取消強積金對沖。

    他重提政府九十年代推銷強積金時,以可對沖來說服商界接受,但他認為不能以時移世易為由將之取消,即使政府承諾在一段時間內肯「包底」,張宇人覺得,中小微企將來亦要承受龐大開支:「現在大家都不知自己的員工和生意去到哪個位置,我們要找一大筆數,沒有對沖的話,唯有做撥備,該撥備會很沉重,對很多公司來說,給幾年的時間做撥備是不夠時間。」

    言下之意,若政府的方案細節能協助中小微企,張宇人並非鐵板一塊,但他透露現屆政府沒有人接觸他:「我不知道甚麼是妥協,沒有人來問過我,有甚麼可以妥協?」他強調,不介意政府充當「闊佬」,長遠為商界承擔對沖成本:「一年三十幾億而已,政府『找唔起』嗎?如果佢肯『找數』,那我『找過世』又有何問題?」

    另一邊廂,工聯會黃國健都笑言,現屆政府在取消強積金對沖上做法神秘:「不知為何完全沒甚麼聲氣出來,商界沒有收過訊息,其實我們一點訊息都沒有收過,反而在公開途徑聽過一點風聲。」

    他指出,張建宗在上屆政府擔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時,有就取消強積金對沖與他們聯絡,但未曾去到具體方案的地步:「只是類似一種探討的模式,現在社會上傳得很厲害,強積金用來對沖的部分,如遣散費、長服金政府需要封頂,非現時的數字,應該要降低,但政府其實沒有直接跟我們談過的。」他認為政府能交出「大家都接受」的具體方案,就算事前沒有「摸底」都能接受。

    有傳媒報道,政府現時的初步方案是由僱主額外付出僱員薪酬的百分之1,並儲到專用戶口,而非商界提出過的基金方案,黃國健認為,只要僱員能夠取得完整的強積金供款,哪個方式都可以:「僱主應該用公共基金模式?抑或私人儲存的模式去達到此目標?我們沒有所謂。」不過,他促請政府盡快行動,讓勞資盡早雙方能夠以方案作基礎談判:「(取消對沖)需要討價還價、磋商的過程,這個過程需要時間,如果太遲拿方案出來,取消對沖便遲點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