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保險對臺風損失承擔率不足5% 再喚臺風保險安排

十月 11, 2013
Kay Choi

【復旦大學中國保險與社會安全研究中心 龔佳靈】

從美國保險業應對颶風災害的實踐中,我國可以得到幾點啟示,包括建立臺風災害數據庫並構造臺風災害風險模型、政府扶持臺風災害直接保險市場、政府直接參與臺風災害再保險

今年第24號強熱帶風暴“丹娜絲”于10月9日2時減弱為熱帶風暴,一場潛在臺風災害遠離了我國,這距離今年第23號強臺風“菲特”在福建登陸僅兩天。

頻繁出現的臺風天氣正將國內脆弱的巨災保障暴露無遺,被倒逼進行的國內臺風保險如何做出安排,從國際經驗上或許可以得到一些借鑒。

國內保險

對臺風損失承擔率不足5%

最新數據顯示,“菲特”已造成福建逾19億元的經濟損失,浙江全省的直接經濟損失也超過百億元。目前還未有保險業對其賠付的相關數據,不過此 前,今年第19號強臺風“天兔”給廣東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77億元,保險公司能給出的賠付卻在幾億元的規模,不到經濟損失的一成。

然而,發達國家的保險業在應對巨災中都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據統計,全球保險賠款佔災害損失的比例平均為36%,部分國家甚至高達60%以上。 2004年美國和加勒比地區係列颶風共造成622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保險業支付了315億美元的賠款,佔總損失的51.5%。2005年美國“卡特裏娜颶 風”導致近千億美元損失,保險業支付了450億美元的賠款,佔總損失的45%。

一般而言,臺風損失補償主要來源三個方面:一是政府救助和社會捐助,通常是各級財政的撥款和社會各方的救災物質捐贈等;二是政策性保險;三是商業保險。

通過上述分析,不難看出,我國目前臺風災害損失主要是依靠政府救助,保險對臺風損失的承擔率還不到5%,跟國際社會保險賠款在巨災損失補償中佔30%-40%的比例相比,中國巨災保障的補償作用不夠明顯,我國保險業在應對巨災中的作用尚未充分發揮。

美國經驗

對國內的三點啟示

應對颶風災害,美國推行的是政府主導的再保險項目——佛羅裏達州颶風巨災基金。州政府以再保險人的身份承擔巨災風險。巨災保險項目實施財政貼補 的費率,並且享受聯邦免稅待遇。其運作是由州政府組成管理委員會負責監督,對在佛羅裏達州經營財產和責任保險的保險公司承保颶風風險和參加這個颶風分保基 金有強制性,對投保人是否要投保颶風保險沒有強制性。

該基金的資金來源主要為:一是直保公司按其在該州颶風業務承保比例上交的分保費;二是基金的投資收益;三是向州內直保公司的緊急徵費。該基金如果不足以彌補大的賠款支出時,基金還可以向社會發債,享受政府債券的同等待遇。

該基金規定,如一年內遇一個颶風季節,基金的賠付限額為150億美元:遇多個颶風季節時,賠付限額就可突破150億美元。如有分保賠款,先由基 金的現金流解決;如現金流不能應付賠款時,才可啟動各成員公司對該基金組織賠款履行擔保的部分或全部兌現。如一年內遭遇兩個以上颶風時,該基金就可能通過 向州內的所有財產和責任險的保單持有人緊急徵費解決賠款的不足(但勞工險、意外險、健康險除外)。為了盡量減輕保單持有人的負擔,州政府規定對此類徵費設 了上限,徵費最多不超過成員單位所交保險費的10%。

不管是從自然災害損失補償的國際經驗和實踐來看,還是從我國的現實情況來看,都應該充分發揮保險在臺風災害補償中的作用。但由于臺風風險的特殊性,以及保險與災害救濟的供給衝突性,完全靠商業化的運作無法支撐中國臺風災害保險市場的正常運行。

因此,我們主張建立起政府誘導型的臺風災害損失補償機制,即市場充當災害補償的主體和最終目標,但政府必須為臺風災害保險運行機制的建立和形成創造條件,積極引導市場化運作模式的發展。

佛州颶風災害保險的實踐為構建中國的臺風巨災保險運行機制提供了以下啟示:

建立臺風災害數據庫

正確評估風險是合理制定臺風災害保險的價格、條款和承保條件的基礎,是臺風災害保險業務可持續性發展的關鍵所在。1992年“安德魯”颶風給佛 州保險業造成重創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當時保險業資本不足、定價模式不夠完善。此後,許多專業的模型公司、再保險公司和經紀公司開發出了一係列模型,用于佛州 颶風災害保險的定價指導。

對于我國來說,為了確保將所有與賠付有關的要素納入到臺風災害風險評估中並反映在臺風災害保險定價中,政府、保險人及其他相關部門必須一起努 力,通力合作。臺風災害模型是一項“不斷進行的工作”,每一次造成較大損失的臺風新災害的發生都有助于我們更好地了解導致人員傷亡、造成財產損失的災害過 程,將這些發現及新的科學認識整合到模型中,會逐漸形成更為可靠的模型結果。

政府扶持臺風災害直接保險市場

臺風災害的發生具有地域性和高度集中性的特點,很容易形成巨災風險,其經濟損失與發生幾率難以估計,影響保險人的經營穩定性。從佛州颶風災害保險發展幾十年的實踐來看,如果沒有政府的參與和扶持,僅憑市場化的運作,私營保險公司將會完全撤出颶風保險市場。

因此,我國政府可先利用稅收優惠政策、對某些特定地區實行強制性的臺風災害保險等手段,間接參與臺風災害保險市場,培育、扶持臺風災害保險市場主體。若間接手段的效果不顯著,再考慮建立政府主導的機構,以增加臺風災害保險的供給。

政府直接參與臺風災害再保險

臺風風險的巨災特性使商業再保險的局限性凸顯。因為,其有可能因一次重大損失而破產,即使不破產,其後續的資金成本可能大幅提高,以致承保量銳減。但臺風巨災風險不具有時間上的相關性。從理論上講,可以通過跨期分攤的方式去管理它。

而政府參與臺風災害再保險的優勢就建立在對風險在時間上的分散。政府有國家財政作後盾,破產概率幾乎為零,再融資的成本(比如發行公債)也近于 無風險利率,大大低于商業再保險,因而能承擔臺風巨災風險的跨期分攤。所以,我國政府可借鑒佛州颶風巨災基金的做法,成立政府經營的再保險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