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自由反應冷淡 強積金安老無望

【東方日報專訊】強積金半自由行實施兩個多月,社 會反應如新年天氣一樣寒冷,大大出乎當局的預期,截至目前,僅有二萬五千人轉換了積金受託人,相對參與強積金計劃的三百多萬打工仔,根本不成比例。哀莫大 於心死,打工仔對強積金已經由失望變成絕望,無論當局如何修修補補,都無法令市民的信心「起死回生」。

有政黨訪問市民了解強積金半自由行的 成效,六成受訪者表示不會參加半自由行,原因是對新計劃沒有認識;三成六批評強積金收費高不合理;六成三指基金運作透明度不足;近半認為半自由行無助降低 行政收費。調查結果並不令人意外,推行半自由行的目的是增加市場競爭,促使基金受託人降低備受詬病的行政高收費,以及提高運作透明度及投資回報率,但事實 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基金運作依然如故,甚至比以前更差,在這種情況下,打工仔一動不如一靜,繼續採取旁觀態度。

更叫人難以接受的是,政黨調查還發現,基金收費不降反升。以前,本港強積金平均行政收費為百分之一點七四,已經是全球最高水平,然而高處未算高,落實半自由行後,收費平均水平增至百分之一點七五。可見半自由行仍然不改強積金「搵笨」本色,打工仔未見其利,先蒙其害。

說 到底,強積金是港府推卸安老責任、官商勾結的產物,一開始就漏洞百出,因此,無論港府如何修修補補,粉飾櫥窗,都是於事無補。半自由行已被證明是換湯不換 藥,今後即使推出全部自由行,或者增加提取基金的靈活度,都無法改變強積金回報成疑、安老無望的事實。除非港府回應市民呼聲,為收費上限立法,或倣效新加 坡的做法,政府成為基金受託人,提供穩定的投資回報,然而港府有這個魄力嗎?

本報一再指出,半自由行不可能改變強積金的制度性弊端,更不可能解決打工仔的後顧之憂。事實上,港府所謂安老「三根支柱」,包括強積金、綜援網、個人儲蓄,都非常脆弱,隨?人口老化加速,老有所養、老有所依愈來愈成為遙不可及的夢想,這個深層次矛盾不解決,社會永無寧日。

世界各地的經驗證明,要解決安老問題,惟有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制度。香港自詡國際大都會,港府被譏窮得只剩下錢,完全有推行全民退保的條件,關鍵在港府有沒有承擔。梁振英政府態度稍有改變,表示將由重新設立的扶貧委員會研究全民退保問題,但說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港府做事向來是研究復研究、拖拉復拖拉,何時開始研究,何時有成果,何時能落實,都還是未知數。

萬事開頭難,沒有人指望全民退保可以在短期內一蹴而就,但有研究好過無研究,有起步好過原地踏步。港府葫蘆裏賣的是甚麼藥,即將發表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就可以揭開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