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審計公告顯示銀行保險鐵路石油成腐敗嚴重

十月 16, 2013
Kay Choi

[ 翻閱和梳理十年來近200份《審計公告》可見,銀行、保險、鐵路、石油等六大領域存在的問題最為突出,也是腐敗高發的領域 ]

2013年,是中國審計機關成立的第三十個年頭。而審計機關在反腐敗領域所表現出的突出效能為公眾所認知,則是在近十年的時間里。

從1983年9月正式成立,成為國務院組成部門至今,審計署的機構已經發展到15個職能廳局和8個直屬事業單位,以及25個派出審計局和18個審計特派員辦事處。其工作範圍幾乎涵蓋到社會和經濟各個領域,已經遍布全國各地的角角落落。

審計署原審計長李金華曾表示:“說句老實話,很多部門、很多單位,原來是不希望你審計出問題,審計出問題以後不希望你向人大報告,向人大報告後不希望你 向公眾公告。”李金華認為,財政的核心問題就是要對外公開。“你公開了,人家才能指指點點,你不公開,有的說了人家都聽不明白,怎麼去給你提意見啊。”

正是在這一理念下,審計工作以及其審計出的問題逐漸更為廣泛地向世人展示。而這一環節最重要的工作──發布《審計結果公告》(下稱《審計公告》),始自2003年。

那一年的一號《審計公告》是對非典疫情專項資金和社會捐贈款物的審計。審計結果顯示,未發現貪污、私分、盜竊等嚴重違法違規問題。

但第一份未發現問題的《審計公告》,也是最後一份沒有發現問題的公告。翻閱和梳理十年來近200份《審計公告》可見,銀行、保險、鐵路、石油等六大領域存在的問題最為突出,也是腐敗高發的領域。

  銀行業:違規放貸屢禁不止

從《審計公告》看,對金融行業第一次公開審計結果,始自2006年對中國農業銀行的審計。農業銀行被查出,2004年違規發放貸款276億余元,主要表 現在汽車消費、土地儲備和扶貧貼息等貸款方面。而到了2006年,其被查出的違規資金數額居高不下,達243億余元,其中的主因是辦理了大量虛假個人按揭 貸款。

2008年,農業銀行總行及11家分支機構,又被查處違規發放各類貸款近48億元。2011年,農業銀行總行及9家分行違規發放貸款共100余億元。

除了農業銀行,工行、光大、建行、交行、招行、中國進出口等銀行均大量存在違規發放貸款的行為,僅從《審計公告》的不完全數據統計,總額高達上千億元,不良貸款率嚴重影響著中國的金融安全。

按照審計工作的“十二五”規劃,未來一段時間內,審計部門將加強對國有及國有資本占控股地位或主導地位金融機構的審計和審計調查,關注範圍也有所擴大,涉及資產負債損益、貨幣政策執行等。

  保險業:違規資金大量存在

審計部門在對人保集團和國壽集團兩家企業的審計中,僅2006年和2009年兩年,即發現違規資金達到41億余元。

其中發現的主要問題有:違規承保或退保,主要是將零散客戶保費以單位名義投保,承諾固定收益或放寬條件承保、退保等問題;虛增保費收入,主要是以循環投 保或職工購買保險再退保的方式虛增保費收入;違規給付及理賠,主要是違規代領保險金、放寬給付條件、虛假理賠;違規支付手續費及佣金,主要是違規支付高額 手續費、向無資質的代理人支付手續費或向正式員工支付佣金等問題。

此外,保險行業還存在私設“小金庫”和內部管理存在薄弱環節等問題。

  鐵路系統:審出“大老虎”

對原鐵道部的審計工作早在2003年就已經展開。在當年的審計中,原鐵道部被發現存在7大問題:

鐵路建設基金多報出56.2億元;向所屬單位少撥款項17.2億元;違規收取招標費和招投標咨詢服務費4149萬元;收取建設工程監督費1082萬元, 自行設立專戶存儲,未納入財政專戶管理;違規轉讓山西控股公司股權;用運營管理費等企業資金補助行政事業單位經費和項目支出1.12億元,未列入年度部門 預算;違規上報已改制的勘測設計院等實行經費自理企業的住房改革經費851萬元。

在京滬高鐵的建設中,審計部門亦進行了持續跟蹤。

在2009年的審計中,即發現排斥了潛在投標人;轉移挪用公款和建設資金;中鐵一局等16家施工單位虛開、冒名或偽造發票入賬;對尚未實施的工程辦理工程款結算等問題,涉及違規資金幾十億元。

在2011年的跟蹤審計中,原鐵道部仍被發現存在土建施工和物資採購招投標不規範、未按規定招標等違法違紀情形。

正是在上述兩年的審計工作中,劉志軍的最大行賄者丁羽心(又名丁書苗)的違法線索被發現,最終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被法院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石油系統:違規資金動輒幾十億

2009年審計署對西氣東輸二線工程西段進行了跟蹤審計,該工程由中石油負責。

審計結果發現,其部分工程招投標管理不夠嚴格。截至審計工作開展時,上述工程已簽訂天然氣管道和站場施工合同36億多元,其中有28億多元的合同招標不 夠規範,約占80%。一是違規將1億余元的工程直接發包;二是人為拆分標段、違規確定中標人,使27億多元的工程招標不規範或流於形式;部分工程存在未按 規定轉分包問題,使36家施工單位獲取價差1.02億元,占合同價款的42%。

此外,非法列支近13億元計入工程建設成本。

2011年,審計部門繼續對西氣東輸二線工程抽查,抽查工程施工和設備材料採購合同金額近27億元,其中仍有8.37億元招投標不規範,占31%。

而對整個中石油系統2011年的審計中發現,2007年至2010年,中石油及部分所屬單位未按規定核算投資收益和管理費用等,少計利潤14.48億元,其中僅2010年少計利潤13.10億元。

2009年至2010年,所屬長慶油田分公司未及時繳納代扣的礦區使用費2747.44萬元;所屬兩家單位違規出借資金4.57億元;5個投資項目未經批准即變更投資或開工建設;所屬新疆石油管理局等單位投資9億多元建設的3個項目,建成後處於停產和半停產狀態。

2007年至2010年,中石油集團部分管道、煉化、勘探和生產等項目採取邀標方式發包,未按規定公開招標,涉及金額20.25億元;所屬長慶油田分公 司工會違規向油田合作開發等非扶貧項目投資9137萬元並獲得分紅1.66億元;所屬兩家單位未按照設計文本進行天然氣與管道ERP軟件開發,存在可人為 幹預等漏洞。

2011年,在對中石化的審計中發現的問題也不在少數。

中石化所屬天津分公司未及時確認代建100萬噸 乙烯及配套項目的淨收益,導致2010年少計利潤14.40億元;2008年至2010年,中石化集團有31個建設項目未按規定進行招標,涉及合同金額 16.66億元;2008年至2010年,所屬鎮海分公司7個在建項目設計未批複就先開工,涉及投資11.35億元。

同年在對中海油的審計中,重大投資項目管理亦被曝出存在嚴重問題。2006年至2009年,旗下3家企業投資72.24億元建設的7個項目中,有5個項目未獲得發展改革委核准即開工,有2個項目的環境影響報告書未獲得國家海洋局核准即開工。

2004年至2009年,所屬海油工程、中海煉化惠州分公司等存在部分物資採購事項未實行公開招標、通過中間環節人為增加採購成本等問題,共涉及金額240.21億元;部分工程項目還存在未公開招投標、拆分合同規避審批的問題。

  公路建設:腐敗風險最為突出

公路建設尤其高等級和高速公路的建設,腐敗問題此起彼伏,成為重災區。

有關公路建設的《審計公告》,始自2007年。這一年,審計部門對全國34個高等級公路的建設情況進行了審計。

審計顯示,34個項目中有20個項目執行招投標制度不嚴格,有些項目涉嫌幕後交易,個別項目存在商業賄賂,並影響了工程質量。

其中浙江省麗水至青田高速公路第19標段被層層轉包,最後由兩個既無資質又缺乏施工能力的包工頭組織施工,而在由其承建的高速路橋工程中,僅119根樁基就有46根存在嚴重質量缺陷。

部門少數地方領導利用職權違規插手工程招投標。2001年以來,四川省達州市檢察院原檢察長利用檢察機關監督預防交通部門職務犯罪之機,為其親屬承攬大竹至鄰水邱家河高速公路邊坡綠化工程,結算單價明顯高於當地同類工程,違規獲利249萬元。

此外,因勘察設計失誤、盲目趕工期等原因,造成損失浪費和增加投資32.47億元。

今年5月,審計署披露了包頭至茂名等5條高速公路部分路段的財務審計狀況,項目超概算、違規招投標、假發票入賬等問題嚴重。其中,投資額為134.35 億元的同江至三亞高速公路長春至琿春支線江密峰至琿春段,未按規定招標的項目就有166個,涉及金額20.51億元。此外,有10家施工和設計單位存在違 規轉包、分包工程問題,涉及金額8.5億元。

  突發事件:問題重重

除了審計署對非典疫情的第一份《審計公告》未檢查出問題外,在之後發生的地震等突發事件的審計中,問題重重。

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整一個月後,審計署即發布了公告,披露出河南省安陽縣工商業聯合會主要負責人擅自將27.11萬元捐贈資金用於購買救災物資,涉嫌以權謀私;中國工商銀行綿陽涪城支行用“抗震救災特別費”為本行職工購買名牌運動鞋等問題。

  隨後的審計中,更多問題被暴露出來:

社會捐贈款物結存於多級和多個部門、單位;四川省有4.22億元捐贈資金分別結存在交通廳、國土資源廳等21個單位;在救災款物使用中,少數地方和個別單位存在上繳不及時、擠占挪用救災資金等違規問題,個別基層幹部存在優親厚友現象。

2012年的跟蹤審計結果顯示,恢複重建的15個項目不符合國家基本建設程序, 6個項目未經驗收就投入使用;16個項目存在違反招投標規定程序問題;22個項目超標准超規模建設等。

在對2010年玉樹地震的審計中,也存在捐贈資金未及時明確到具體項目等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