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社評: 強積金修補建議本末倒置

積金局昨日召開記者會,主席胡紅玉宣布,積金局正研究改革現行強積金退休計劃,考慮設立恩恤制度,在特定情況下,容許供款人可以在退休前提取部分強積金,以及研究退休後逐期提取供款的建議。所謂特定情況,包括患病、子女患病及買樓等,而退休後引入逐期提取供款機制,則針對市場的波動情況,容許供款人在處理自己的退休金時,有更大的彈性。此外,積金局亦會考慮成立中央資料庫,為全面自由行作好準備。上述建議將於年底向公眾展開諮詢,因制度改革涉及修改法例,相信任何改革,都要留待下屆政府才可實行。

強積金成立至今超逾十年,令人詬病之處,多不勝數。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基金管理收費過高、回報率差強人意、無良僱主逃避供款而有關當局監管不力,以及破產僱主以強積金對沖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不利基層勞工外,最重要的是強積金供款太少,根本不足以為絕大部分香港市民提供退休保障。隨?本港人口的急劇老化,不但目前退休或將屆退休的中低收入勞工的基本生活無法確保,連尚屬青壯年的勞工,未來的退休生活保障能否確保,也成疑問。近年政界及民間不斷有聲音要求政府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先不論是否可行,客觀上卻已說明一個事實,就是社會普遍達成共識,認為現行的強積金計劃不成,必須大刀闊斧改革。

可是,積金局現時提出的修補建議,卻是典型的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真正關鍵核心的問題不去處理,視而不見,卻在枝節上大做文章,即使部分建議孤立看來有點道理和新意,但實際上卻是昧於大義,甚至偏離設立強積金計劃的最根本意義。

譬如說,所謂恩恤制度,表面上是回應了部分市民的要求,增加彈性,容許供款人在應急時可以動用供款以濟時艱,實際上卻是轉移矛盾,掩蓋問題,甚至改變了強積金的性質,把它當作社會保障,用來解決當前理應是政府必須正視的社會問題,結果未來的退休保障,反而因此而備受忽略甚至受到削弱。

積金局的構思,可能參考了新加坡中央公積金在亞洲金融危機時發揮的社會效用,卻忘記了大家的條件不同,他山之石,未必可以攻玉。同樣面對樓市大挫後湧現的負資產問題,新加坡容許市民提取公積金供樓,解決了負資產階級一族的困境,因為人家的中央公積金制度已實行多年,在主權基金操作下,回報率高,資產豐富,在確保國民退休保障之餘,仍有能力應付時艱。但香港強積金只有十年歷史,資金有限,回報平平,個人供款更是不足,如果動用了部分供款以解時困,便不可能為未來提供充分保障,何況目前的款項亦已經不足夠。可見積金局的建議不切實際,所謂淮南之橘,過河為枳,正是當下的典型寫照。

強積金不是關愛基金,不是置安心房屋資助計劃,不是醫療保險,不是綜援,不可用來解決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現時積金局的建議,貌似有理,實質偏離正軌,忘記了設立強積金的目的,由始至終都應該是為全民提供妥善的退休保障。如今巧立名目的多項建議,完全本末倒置,名副其實是張冠李戴,難免令人啼笑皆非。

唯一可取的建議,相信是成立中央資料庫,以便推行強積金全面自由行,有利下調強積金收費。可是,年前已經通過的半自由行,至今也因種種因由未見落實,令人望穿秋水,還要提交令人憧憬的全面自由行,不是畫餅充飢,只能令人望梅止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