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減少積金客戶選擇

特首梁振英廣受注目的施政報告始終出籠,但關於強積金的?墨不多,所針對只是成員對收費存在強烈意見,將多管齊下促使收費下調,並沒有提及重大改革,儘管從「政府消息」中得知,積金局需於3年內提出如何落實全自由行的方法。

成員「轉會」收費非主因

相對其他國家的退休保障基金,香港強積金的收費並不廉宜,但對於一個只有12年的退休金制度而言,這是可以理解的。與市面上的基金比較,收費差距並非天文數字。市民大眾與成員對強積金的批評,似乎並非全數源自收費問題,因在半自由行實施後,轉換信託人的比例不高,也沒有留意到成員一窩蜂轉移至低收費的基金。根據坊間的調查,轉換信託人的成員當中,收費並非主要原因,主要是由於被基金表現所吸引而「轉會」。

筆者同意收費有下調空間,收費下調對提升投資組合表現也必然有相對性的正面作用。但事實上降低收費的手段不只一種。有報道指出政府及積金局希望信託人減少基金數目,從而簡化行政程序,也同時將資產集中於個別基金,攤分固定成本,提升基金的成本效益。這個方式最大的缺點,便是將大幅限制成員的基金選擇,也肯定會窒礙強積金行業的創意及發展。不少成員對強積金不聞不問,除了由於其資產總值仍然偏低,未能引起其興趣,某程度上也與現時的選擇已經不多有關,「倒模式」地限制成員的資產配置,對鼓勵成員主動管理及整合強積金資產的興趣是幫倒忙的。

收費太低 難聘出色投資經理

另一個建議便是設定收費上限。在收費水平設限的情下,信託人肯定要進一步控制成本。先不說信託人行業會否出現裁員減薪潮,也不說信託人的服務質素會否受到影響,在資源有限的情下是難以聘請出色的投資經理為基金進行管理。市場上有不少基金,收費較強積金高出很多,更要收取表現費,但同樣獲得投資者的青睞,便是由於投資者相信基金能夠獲取更高回報。正所謂「百貨應百客」,不能排除有成員願意多付管理費獲取較高回報,因此不應限制他們的選擇。

由於強積金現時仍屬於成立初期,整體的資產規模並非太大,所能發揮的成本效益仍然有限,但隨?資產規模不斷增加,很多固定成本便可以攤銷,收費理論上便可下降。另外,將信託人的收益狀定期向外公布,也可以提升他們如何調配資源的透明度,釋除公眾疑慮。期望信託人不賺取利潤是天方夜譚,但如果可以將他們的部分利潤與強積金回報掛?,將他們的部分收入與成員的利益接軌,相信他們會更自發地削減開支提升回報,也是可以探討的方向之一。

曹偉邦

韜睿惠悅

MPFeX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