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強積金買樓

強積金買樓的技術考慮

長遠來講,不論僱員和僱主總是希望強積金制度可以取消,因為錢在自己手,總好過被基金經理蠶食。不過大家都知道這個願望難如登天,積金計劃只能被改善,很難長遠被取消。積金局最近研究過把強積金供款用來買樓,就是參考了新加坡模式去改進。

港供款比例遠遜新加坡

港人嚮往新加坡的精英管治,大眾相信:凡是新加坡做的,必有其可取之處。如果要推銷這次的積金改革,難免要推銷新加坡的美好願景。強積金供款可以跟積金局之前推出的「預設基金」並行推銷,當中會有協同效應,理論上,只要預設基金加大儲蓄成份,多一些穩陣的投資,就可以達到儲錢的目的,有利呢個方案。可是,是不是新加坡一套,就可以完整地搬了過來香港落實?
新加坡的積金始於1955年,相較香港2000年才落實的強積金計劃,已行之有效多年。新加坡的積金戶口有不同的用途,主要分成置業、退休及醫療;相較香港的強積金制度,卻一直只有退休用途,感覺上靈活和彈性都比香港高一點。
重點來了,為甚麼新加坡的積金置業可以做得咁有效?關鍵就在乎供款比例。
香港的積金制度是僱員、僱主各供薪金5%,而且有上限。新加坡呢?卻是僱員收入的5%至20%;僱主繳納僱員收入的5.5%至15%。具體供款比率由政府因應僱員的年齡而確定。
以當地一個35歲或以下的打工仔計算,每月17%薪金自動上繳公積金戶口,另外僱主供款20%。這37%的供款於置業、退休及醫療的分佈分別為23%、6%及8%。新加坡的積金供款比例和分配,是以精算方法,根據統計數字做演變,香港不行這一套。很簡單,僱主和僱員加埋才得10%,這麼少,還要搞分配?這不是費神失時嗎?
積金供款買樓的前設,在於要有高的供款比例。當時此風一吹,打工仔的反應是:「香港首期咁貴,強積金供款又咁少,可以幫到幾多先?」所以,積金供款對於想上車的打工仔來講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不過,如果積金局跟大家講,要提高供款比例,只怕暴動都似。一般打工仔對基金的表現都深惡痛絕,現在還要加大注碼去養肥班基金佬,民怨一定大爆發。這就是積金買樓改革的技術困難,唔增加供款比例又做唔到效果,增加供款比例大家又唔想。所以,積金局這個方案,用意雖好,但終歸搔不到癢處。

渾水
專業投資者、上市公司執行董事、90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