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強積金對沖

張建宗:優先處理強積金對沖 對微調持開放態度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今早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新一屆政府會優先處理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問題,有信心不會拖太久。他又指如果過程順利,希望在3年內實施。

他強調,政府有政策和路線圖,今次角色並非球證,而是落場比賽的球員,作出財政支持等貢獻,支援中小企的僱主。

張建宗提到,新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會與勞資雙方討論由政府提出的劃線原方案,並對微調方案持開放態度。張建宗又指出,自己不是第一次處理勞資爭拗,經驗顯示往往是峰迴路轉,希望雙方互諒互讓。

去年強積金對沖 38.5億創新高

強積金取消對沖懸而未決,去年本港經濟遜色,僱員被「炒魷」離職而需強積金對沖遣散費長期服務金個案再凌厲增加。積金局最新數據顯示,去年對沖申索有逾五萬零五百宗,對沖金額再創歷史新高逾三十八億五千五百萬元,按年升逾一成半,致十七年來累積對沖額已衝破三百二十億元,更有七成四逾三萬七千宗個案,戶口內僱主供款部分全數被對沖至零。

積金局昨公布去年強積金與遣散費及長服金對沖的分析報告,去年經濟欠佳,積金局錄得五萬零五百宗強積金對沖申索,較一五年增加百分之七,共涉近萬五名僱主及五萬名僱員。

被對沖的強積金金額再創實施以來新高,去年被對沖了三十八億五千五百萬元,按年大升一成半,逾五億元,刺激強積金自二○○○年實施後,累積被對沖金額高逾三百二十億元。該逾三十八億元的對沖金額,已佔去年強積金提取總額近兩成四。

遣散費長服金從僱員戶口中的僱主強積金供款部分對沖,去年每名僱主平均申索達二十五萬八千元,較前年高一成一;僱員對沖的平均金額為七萬八千三百元,亦按年增百分之六。

積金局報告指,僱員被對沖金額佔戶口內比例節節上升,由前年五成一,升至去年五成二,而且對沖金額佔僱主供款九成四。

至於毋須為強積金供款,月薪不足七千一百元的超低薪僱員,去年有一千宗是僱員戶口內全數被對沖至結餘只剩零,較前年略減一百人。但另有七成四,至少三萬七千三百宗打工仔個案,戶口內的僱主供款全數對沖支付長服金遣散費,化為烏有,相較前年六成六的比例急升。逾四分三有被對沖僱員已年逾四十歲,平均年齡四十九歲。

當局分析指,本港去年三大對沖行業,續由批發零售及進出口貿易業冧莊,佔兩成個案共七千七百宗,涉款六億六千七百萬元,按年大增八千三百萬元;其次是飲食業佔四千三百宗,涉對沖一億九千萬元,第三位是建造業涉四千宗,對沖二億一千六百萬元。

羅致光稱強積金對沖「劃線」後逐步取消較合理

扶貧委員會委員羅致光表示,若政府決定將強積金對沖機制「劃線」,之後逐步取消,不會有追溯力,做法較一次過取消對沖合理。

羅致光出席一個電視節目時表示,2015年用作對沖的款額大約35億,相信如果「劃線」後才需要僱主繳付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估計佔整體勞工開支低於0.1%,在僱主影響不大。

他表示,如果政府資助僱主,政治可行性會較高,認為可趁政府財政較充裕,為政策設過渡期,由政府代支部分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然後逐年減低代支部分,數年後全部由僱主支付。他認為,出現裁員潮機會不大,因裁員再招聘需要成本。

低級話術騙不到打工仔 請老老實實取消強積金對沖

在2012年,梁振英在其競選政綱承諾取消強積金對沖。現時梁特任期將完,最近政府向社會放風,有意透過取消長期服務金來避免對沖,以兌現「承諾」,並聲稱研究以失業保險代替長期服務金。這種企圖透過開「失業保險」這張從不存在的空頭支票來逃避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話術,擺明在欺騙市民,為老闆慳錢。

你可能會問,如果政府真的搞失業保險,那麼員工失業後還是有錢收吧,不能用來代替長期服務金嗎?答案是不能的。因為長期服務金和失業保險的意義完全不同,而且負責付錢的人也不同,絕不能混為一談。

服務金是穩定就業的措施

研究勞工法例的學者伍碩康指出,服務金 (servance payment)早於1974年就成為《僱傭條例》(Employment Ordinance) 的一部分。原意為僱員提供基本保障以抵消解僱對僱員的影響。其後至1980年代政府修例,服務金改名為長期服務金(long-term servance payment),並增加兩項條款。第一,長服金金額根據員工為公司所服務的年資而定,第二根據僱員年齡而定。立法原意為服務僱主的年老員工提供一筆可觀的補償,以回饋對員工的穩定服務,及應付退休生活。同時,鼓勵員工對公司的依附 (attachment to enterprise)。

失業保險是社會保障的一環

由此可見,長期服務金乃《僱傭條例》賦予僱員可在工作享有的權利,由老闆支付。但失業保險完全是另一回事,是政府為確保失業人士在失業期間仍有一定的生活費所設立的社會保障制度。

有關援助失業人士的社會保障政策有很多種。觀乎各地例子,基本上可分為兩種:一. 政府支付的失業援助金,為公共開支的一部分;二. 透過僱主及僱員長期供款累積的失業保險,其開支由僱主及僱員承擔。前者的例子有香港的失業綜援和美國的失業救濟金;後者的例子有中國大陸的失業保險。但不論是哪一種制度,失業人士幾乎都沒有可能拿到與原來收入相若的金額。

而不論是哪種制度,觀乎十多年來政府在社會保障範疇的孤寒表現,其設立失業保障的誠意都很值得懷疑。現時失業綜援的審查苛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更要求政府部門逐年削減開支,政府又可能願意承擔每年十多億的失業金金額?

全面袒護商界的政府

透過釐清長期服務金和失業保險的區別,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政府在強積金對沖的問題上選擇了全面袒護商界。取消長期服務金的建議,說明政府放棄了保障勞工權益的責任。以失業保險代替的建議,更意味著政府想用公帑貼錢為商界埋單,而那不是一筆小數目——自強積金成立以來,對沖機制已沖走266億元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亦即三分一條高鐵!為了爭取連任,梁振英可以去到幾盡?恐怕更多荒謬言論還陸續有來。

在此我們明確反對梁振英政府為求連任,,以取消長期服務金的手段,向勞工「兌現」承諾。政府一方面混淆視聽,將長期服務金和失業保險混為一談。另一方面損害本來已經少之又少的勞工權益,更對未來勞資談判造成極壞先例,令商界誤以為「爭取勞工權益」等同於「進一步,退兩步」的做法,可用已有勞工權益為籌碼作交換條件,兒戲地玩弄政府和工人的權益於鼓掌之間。

強積金對沖又走數 梁振英:唔想社會不穩定不和諧

梁振英在競選時承諾會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但今日發表他任內第四份施政報告中亦隻字不提。梁振英於記者會中被問到取消對沖機制時間表時,他認為涉及較長歷史背景問題爭議較大,希望各界各階層互讓互諒,以達致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不會出現不穩定和不和諧的情況。

梁振英指出勞資雙方正對很多問題,如勞資問題、退休保障問題,以及強積金對沖問題,是經濟成果的分配再分配,政府有勇氣去解決有關問題,但希望各界各階層互讓互諒,如勞工和受薪階層希望就標準工時立法和取消強積金對沖,而資方和工商界亦同時有訴求,如輸入外勞作讓步。

林鄭周二晤議員 商強積金對沖

【星島日報報道】港府將於本月下旬推出退休保障諮詢文件,當中會觸及強積金對沖的問題,據了解,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已相約立法會各黨派議員在周二會面,解釋文件中有關強積金對沖的部分,聆聽議員的意見。此外,繼經民聯及六大商會在周四舉行「武林大會」後,自由黨及一眾中小企亦將在明年一月舉辦論壇,反對取消對沖。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昨表示,希望在聖誕前後正式發表退休保障諮詢文件,為期六個月,他強調政府並非要即時取消強積金對沖,惟冀有一個探討基礎,因為時移勢易,當下的環境的確會影響基層僱員,特別是低收入僱員的退休生活。但他重申,特首梁振英在競選政綱中承諾的是「逐步降低對沖的比例」,希望大家不要過分反應。他又指,過去數周一直有與工商界溝通。

據了解,林鄭月娥上周一已相約立法會各黨派議員在本周二會面,張建宗亦會出席,主要會解釋退休保障諮詢文件中有關強積金對沖的部分,例如表述強積金對沖安排若不作改善,有機會影響僱員退休後的生活,但若更改安排,則商界亦有意見。

消息人士指,單是強積金對沖問題是否納入退休保障諮詢文件已引起極大爭議,因此林鄭月娥希望在文件出台前,向議員作游說,「鋪吓路」。

經民聯及六大商會本周四會舉行「武林大會」,反對取消強積金對沖,自由黨未有參與,但張宇人透露,自由黨將於一月聯同各中小企舉辦論壇,收集商界反對取消對沖的意見,「大商會有大商會做,他們的關注跟我們可能不同」。

【強積金對沖】商界反對撤銷對沖 稱沒理由為梁振英競選承諾「找數」

政府扶貧委員會將於年底起就強積金對冲諮詢公眾意見,由約2萬間中小企組成的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昨明言反對政府就對冲議題進行任何諮詢,認為進入諮詢階段即代表政府有意推行政策。對於會否以對冲議題,作為工商界支持特首梁振英連任與否的「籌碼」或考慮因素,聯席會議未有正面回應,稱需待會員商討,又指不會用「不排除」形容現時取態。

聯席會議今日在多份報章刊登全版廣告,反對撤銷強積金對沖,稱商界不應承受「所有社會福利責任」。會議召集人甄瑞嫻批評「梁振英的承諾是他的問題,不要將他的問題放到商界」,又指商界沒理由要替梁的競選承諾「找數」。會議秘書長、廠商會常務會董沈運龍則表示,會議在10月中曾去信梁振英表達立場,梁振英回覆時重申政府在議題上無既定立場,沈稱聯席會議「不太滿意」對方的答覆。

沈運龍指聯席會議認為強積金對冲是勞資而不是扶貧議題,故反對政府將對冲議題放進扶貧委員會討論,又指政府不應在明年施政報告提及相關議題。他指,本地零售市場及出口表現皆不理想,取消強積金對冲代表公司須撥出額外資金,或令公司經營更困難。

商界強烈反對取消強積金對沖:無理由幫梁振英找數

梁振英在特首選舉時曾承諾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爭取勞工界支持,但承諾至今一直尚未兌現,有傳扶貧委員會將於下月公布的退休保障諮詢文件中,將觸及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問題。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今日召開記者會,表明工商界反對取消強積金對沖的立場,連諮詢也不可,更不可納入明年一月公佈的施政報告,更批評梁將他的競選承諾要商界「找數」。

聯席會議召集人甄瑞嫻指,工商界不是來為梁振英找數:「梁振英嘅承諾係佢嘅問題,但唔好將佢嘅問題擺咗喺商界,因為商界無理由將佢自己(梁振英)嘅競選承諾,幫佢找數㗎嘛。」而聯席會議召集人之一陸地指,工商界當年支持成立強積金,乃因政府承諾強積金日後可以用作對沖長期服務金和譴散費,故一旦政府取消對沖機制,便違反當年承諾,工商界屆時便要花費巨額金錢,繳付譴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屆時工商界定把成本轉介給消費者,從而推高整體物價,負擔不了的企業便需裁員和結業,拖累現已走下坡的經濟。

陸地又指,一旦展開諮詢,顯示政府有意取消對沖機制,屆時若要量化反對意見,工商界的反對聲音一定不及支持者。而另一召集人陳其鑣指,強積金對沖並非扶貧問題,批評政府把此問題納入扶貧政策範圍之一,令商界拒絕取消對沖機制,變成不欲扶貧。

不過,聯席會議多番拒絕回應,一旦政府一意孤行,聯席會議會採取什麼升級行動或者會否支持梁振英連任特首,只是說他們只想傳遞反對取消對沖的信息。

聯席會議秘書長沈運龍指,他們曾去信梁振英,但不滿對方答覆,指梁的回應只是說政府在取消對沖問題上沒有立場,與及請他們聯絡勞工及福利局。他們會因應政府有何行動,再商討下一步對策。

退休保障諮詢涵蓋強積金對沖

2015年11月14日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說,年底展開的退休保障諮詢會觸及強積金對沖的議題,目前最重要是建立共識,期望各界坦誠提出意見,讓政府在諮詢中獲得一些實質建議。

 

張建宗今日會見傳媒時說,行政長官在選舉綱領中承諾逐步降低強積金對沖比例,這是一個好的開始,社會可以朝這方向探討。當局在諮詢後會整理民間不同意見,再決定往後的方向。

 

他又說退休保障諮詢不會只檢視長者養老金或社會保障,因為退休保障包括很多元素,除了社會保障,還有強積金、個人儲蓄和家人支援、以及政府提供的其他服務如醫療等,單是發放津貼並不足夠讓長者生活。

 

 

張建宗指社會上也有不同意見,如有資產的中產長者有興趣知道可否透過特別按揭獲得年金,當局會在諮詢過程中全面剖析這些問題,他認為是次諮詢很有教育價值。

工聯會促取消強積金對沖

  工聯會權益委員會昨日發起請願行動,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禮賓府,批評特首梁振英在競選政綱提到「逐步降低強積金戶口內僱主累積供款權益,用作抵銷僱員長期服務金」的承諾至今仍未兌現,令打工仔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繼續被強積金機制強行對?,故要求特首梁振英兌現競選承諾,並促政府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

  工聯權委指出,根據積金局及立法會文件,對?金額由2001年7月至去年9月的12年間,共「沖走」187億元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對沖金額由2002年的7.5億增至2011年的23.3億元,10年內激增三倍多。

 對沖金額10年激增三倍多

  該會又說,政府及商業機構多年來將大量服務或工序外判,外判工人每隔數年就「被安排遣散」,然後再聘用,令他們年資不斷被「抄家」,同時戶口內僱主累積供款權益亦不斷被「沖走」,如一名從事飲食業18年的工人,因酒樓結業被遣散,在對沖強積金僱主累積供款權益後,僱主實際只補償3.2萬元遣散費。工聯權委因此要求政府取消強積金與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對沖機制,並保留本港僱員按《僱傭條例》相關條款賦予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