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對沖

何濼生:強積金對沖怎收科?

香港大學經濟系學士何濼生在東方產經《名家筆陣》中稱,行會最近通過取消強積金對沖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劃線方案」,並設10年過渡期。僱主在限期前的累計供款仍可用作對沖,但限期後的新供款將不能再作對沖。在限期後的僱主強積金供款雖不設對沖,但計算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比例將由三分之二改至50%。

「劃線方案」雖然設有過渡期,而政府亦會投入約79億元減輕僱主負擔,商界仍不接受。至於勞工界,由於方案明顯削減本來享有的權益,當然不可能接受。於是強積金對沖爭議仍將持續下去。新任特首表示,會視解決強積金對沖爭議為施政首要任務之一。

筆者難以理解為何政府在取消強積金對沖一事上,不取正路而取歪路。正路當然是正視商界和勞工界雙方的合理預期;歪路則反之。當年商界接受強積金供款,乃基於政府容許對沖機制。「劃線方案」完全違背了當年的承諾,由於現今商界的經營環境比當年更差,商界不接受可以理解。「劃線方案」直接損害大部分打工仔本來的利益,試問勞方怎可能接受?

本來由政府完全承擔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短期成本並非難事,自對沖機制實行以來,十五年間沖走打工仔累積之數不過是318億元,這數目還不及政府某些年份的派糖支出。現時政府財政儲備豐厚,犯不着要付出巨大的社會代價去省回區區之數。巨大的社會代價造成的社會不滿也足以打擊經濟,造成財政損失啊!

有人會質疑筆者「短期成本」的論說,認為政府完全承擔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成本,可能會造成長期和沉重的財政負擔。筆者建議不妨倣效政府的「劃線方案」:政府對劃線日後才成立的公司不予協助,新成立的公司「計掂數」才成立,「計唔掂數」就不必勉強。如此,原來的企業本着原來的預期經營,後來的企業本着後來的預期經營;勞方亦得以保留原來的合理預期。這樣才為之正路。

捨正路而走歪路,表面上為納稅人省錢,最後必定弄巧反拙,因小失大。這是每個政府都需戒除的愚蠢做法。行正路給人有承擔的印象;相反,蠶食勞工權益,又有違當年對商界的承諾,給人「縮骨」印象,不利社會和諧亦不利施政。筆者希望新任特首不負眾望,從善如流。

林鄭:對沖削MPF退休保障

自由黨昨日舉行「反對撤銷強積金對沖機制」諮詢會,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發言時坦言,縱使商界不喜歡聽,但強積金對沖機制的確削弱了退休保障功能,過去15年來多達250億元僱主為僱員供款被「沖走」,直言商界人士「做人有時都要將心比己」。

商界指經營困難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以及85個商會代表昨出席「反對撤銷強積金對沖機制」諮詢會,林鄭發言時除表示過去15年來250億元強積金被對沖機制「沖走」,更提及前年有近3萬名僱員的僱主供款遭百分百沖走,令強積金失去退休保障功能。

自由黨黨魁、批發及零售界議員方剛會上發言時反駁,2017年特首候選人不能再迴避強積金對沖機制問題,指商界在選委會中票數,不會比勞工界少,又批評取消對沖機制是違反15年前政府設立強積金時對商界的承諾,將嚴重打擊中小企的生存空間,政府應在現時經濟環境惡劣下,暫停提出取消對沖的建議。諮詢會之後進行閉門答問,方剛會後稱商界代表提及現時講經營困難,成本不斷上升,希望政府可輸入勞工解決。 

強積金制度的「燙手山芋」

雖然強積金制度已實施了15年,但當中仍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昨日提到的強積金「預設投資策略」,以改善沒有挑選強積金基金的供款人的基金表現是其中一項,另一項更屬於「燙手山芋」,那就是強積金的僱主供款部分可以用來抵扣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問題。

綜合各種消息,政府似乎正就這棘手問題作前期準備工夫,希望可逐步取消這安排(特首梁振英競選時的承諾),也為強積金全自由行清除最重要的一度屏障。

 

 

以僱主供款部分對沖遣散費

 

大家可想像,如強積金全自由行,即僱員可隨時轉走自己強積金戶口中的所有供款和累算權益,僱主去那裏找該筆錢來抵扣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呢(除非政府可追蹤每筆錢的去向)?我想趁機會跟姊妹重溫下,為甚麼會出現僱主可以用他的強積金供款去抵扣應付多僱員的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

話說2000年前當討論實施強積金制度時,要求僱主也要為員工供款,當時是以月薪20,000元為上限,僱主和僱員各供5%,現在此水平已調升至30,000元。

從僱主的角度,這個安排當然加重了他們的負擔,因為除了強積金外,僱主當時還要支付的僱員福利還包括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於是,勞資雙方在一人讓一步的情況下,最後同意以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去抵扣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

從僱員角度,這安排其實有點怪,因強積金戶口的錢,理論上是打工仔的退休儲備,但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是一種補償性質的資助。僱主拿走這筆錢,豈不是影響僱員的退休安排?

強積金跟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是兩種不同概念的資金安排,按理是不應混為一談。曾有新聞提到,一些被解僱的員工,僱主提取了他們在強積金戶口的一半儲備,結果,到他們退休後,要靠綜援過活!

不過,當日勞方想盡快通過強積金法例,所以接受了以上安排。但勞方一向認為,這是讓僱主不會突然間增加僱員福利開支的一個過渡性安排,日後是應該檢討和修訂的。

 

 

完全取消 對小型企業負擔不輕

 

 

因此,現在由政府提出來檢討,或以一個按部就班的程序,分階段取消這個安排。但我明白,僱主對這件事的反對聲音也必定很強烈。可以想見,如一家擁有大約100名僱員的中小企,僱主因為想收縮業務而裁減一半人手,以每人平均工資2萬元及年資10年為例,每人需賠償10多萬元。如果完全取消對沖,僱主便需自行支付600萬元遣散費,對他們經營生意也是很沉重的負擔。最近我便收到一些讀者的電郵,向我反映這些憂慮。其中有些是準備結束營業退休的小生意老闆。他們都想趕在改變遊戲規則前結束自己的生意,盡早遣散員工。否則,日後如果真的取消「對沖」機制,他們就突然要多一筆額外的負擔,到時是他們不能退休了!

《星島》指政府擬明年起取消強積金對沖但無追溯力

僱主用來抵銷解僱員工時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強積金對沖機制,多年來都為人詬病。《星島日報》引述政府消息於頭版報道,特首梁振英擬於明年一月的《施政報告》中宣佈取消對沖機制。

但報道引述政府消息人士稱,為免對僱主「一次性作出太大承擔」及減少商界反對聲音,政府考慮新措施將不設追溯力,即僱主在新措施實施日期前的舊有供款,仍可作出對沖。

強積金已推行十多年,原意是為保障僱員退休後的生活,但根據資料,強積金2001年至2014年對沖金額已逾207億元。特首梁振英曾在對競選政綱承諾會消取強積金對沖比例,但至今仍無聲氣被勞工界質疑「走數」。前金管理局主席胡紅玉今年3月卸任前接受《蘋果》訪問時亦直指強積金對沖機制蠶食打工仔的血汗錢,窒礙推行強積金自由行,認為政府有責任把對沖機制與強積金脫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916/5421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