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PF推介

解決積金對沖 突破勞資僵局

五一勞動假期結束,打工仔紛紛收拾心情上班;不過,勞工團體遊行提出的種種訴求,包括退休保障、標準工時、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和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對沖安排,不會過了五一就偃旗息鼓。近月勞資雙方僵持不下,經濟又趨放緩,要成功為打工仔爭取改善福利,更加需要耐性,先易後難,逐步推行,以免欲速不達。

  標準工時對本港勞工市場帶來的變化,遠比最低工資深廣,對僱主經營構成極大挑戰,尤以中小型企業感到壓力最大。勞資雙方因此很難找到共識,更進展到勞方代表杯葛標準工時委員會的局面,恐怕難以得出實質結果。

  全民退休保障方面,政府正諮詢民意,專家學者顧問提出每人每月可以獲三千元老年金的建議,符合勞工團體爭取的目標;不過,政府對這個「不論貧富」皆獲派錢的安排,甚有保留,不斷質疑這個大增公帑開支的安排的可持續性,預計亦難以成事。

  僱員人均「沖走」近七萬

  反而在全民三千元老年金以外的一些改善退休保障建議,有較大的空間讓勞資雙方談出一個折衷方案,當中包括修訂強積金對沖安排。

  現時僱主結業、遣散或解僱員工,需要按照法例向員工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以何者較高為準。支付金額,可以在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悉數扣除。政府當年推出這對沖安排,按照官員解釋,是避免僱主雙重付款。從政治層面看,這大大抵銷了資方對實施強積金制度的阻力。

  強積金實施十五年半以來,僱主供款部分已被對沖超過二百六十六億元,佔強積金總資產的百分之五,單是去年打工仔被對沖高達三十三億元。而前年四萬三千多個僱員受對沖安排影響,每人平均被「沖走」近七萬元,有六成七人的強積金,僱主供款部分更百分百被「沖走」至一仙不剩。

  中間方案縮窄勞資分歧

  對打工仔而言,這是一筆不菲的數目,勞工團體近年極力爭取撤銷這個對沖安排,僱主團體則大力反對。不過,近期出現一些折衷方案,如果勞資雙方各讓一步,加上政府參與,就有機會找到突破口,令打工仔不用無了期面對勞資僵持不下的局面,真正享受到改善福利的成果。

  當中取態傾向勞方的扶貧委員會成員羅致光,就提出新增失業保險基金,取代遣散費和長服金,資金來源是把當年因為破產欠薪基金「水浸」而降低的商業登記證徵費,「還原」至原有水平,加上政府補貼,員工就可以悉數領到強積金加失業保險金。

  另一個方案則來自與資方關係較密切的積金局主席黃友嘉,建議保留強積金對沖長服金,但是取消遣散費對沖,改以政府注資的失業保險代替。

  這兩種安排,比一刀切取消對沖機制,較能減輕僱主的額外負擔,如果勞資雙方能夠縮窄分歧,先易後難,尋求有限度共識,商討勞工福利就不再是毫無結果的「口水戰」,真正惠及打工仔。

我們對強積金行業最新發展的看法

屬於友邦強積金簡選計劃的成員現在多了17隻可以選擇的基金。整合後的友邦強積金優選計劃覆蓋更多樣化的資產類別,包括分別投資於亞洲、歐洲和日本股票的產品。此外,轉移至優選計劃的強積金成員更可以涉足更多由如富達和德盛安聯等國際知名基金經理所管理的強積金。另一方面,若匯豐和恒生將各自的強積金精選計劃合併至強積金智選計劃後,轉移至智選計劃後的強積金成員將會額外9隻強積金選擇,當中包括一隻廣受投資者歡迎的香港及中國股票基金和匯豐和恒生強積金計劃內唯一的環球債券基金。目前所有匯豐和恒生的強積金都是由匯豐和恒生本身的團隊管理,但我們認為計劃成員更能夠受益於結構更開放、提供更多由不同基金經理管理的優質投資選擇的強積金平台。此外,把相同名稱及投資目標的基金合併能夠產生更好的規模經濟效益。在合併之前,這些基金可謂獨立產品,承擔各自的經營成本,並可能收取不同的管理費。合併以後,這些費用將攤分於更大的資產基礎,可降低基金的費用比率,使計劃成員受益。事實上,一些本來屬於友邦強積金尚選計劃的強積金成員現在可於友邦強積金優選計劃中選擇同樣的基金,而部份基金更收取更便宜的1.75%管理費。匯豐和恒生擬將各自強積金精選計劃合併至強積金智選計劃,以及將其強積金易選計劃合併至強積金自選計劃,就暫時沒有為強積金的管理費用帶來任何即時改變。不過,我們相信匯豐和恒生作為規模最大強積金計劃供應商,應會將合併計劃而節省的成本效益成果與其計劃成員分享。

根據積金局的資料,截自2015年11月底,香港的強積金市場提供38個強積金計劃,共約462隻核准強積金,管理資產總值約為5,900億港元。香港強積金市場規模仍小,尤其相對於一個近似但發展相對成熟的退休金系統。譬如,澳洲的退休金系統截自2015年底的管理資產總值就約為20,460億澳元,即約119,630億港元。單是該系統內規模最大亦與香港積金市場最相似的零售部份,其管理資產總值就約為5,410億澳元,即約31,690億港元,並為成員提供148隻基金(相等於香港所指的強積金計劃)。雖然我們支持市場促進產品創新和多樣性,但目前香港強積金制度仍較新、規模仍較小,因此我們認為市場當前的重點應該放於為投資者提供良好的收費後回報。我們樂於看見強積金計劃供應商合拼重疊的強積金以獲取規模經濟效益,以達到降低基金費用比率的目標。此外,我們認為強積金計劃供應商還可以考慮結束一些小型和缺乏競爭力的強積金。

強積金制度自成立以來一直進展,但我們相信市場仍然有進一步改善的空間,特別是在資料披露方面。我們認為在評估強積金的優劣時,除了基金的表現和費用,其投資團隊的能力和投資程序也是非常重要的考慮。我們期待著市場會繼續改善,以促使協助投資者更有效地實現自己的退休目標。

曹偉邦: 受託人整合計劃 提升規模效益

龍頭強積金受託人近期作出的較大動作,便是將旗下計劃進行整合。將類近的計劃合併,既可提升規模效益,亦能方便成員易於挑選合適計劃。

從強積金行業的發展來看,資產規模越大,可發揮的規模效益越高,這對所有持份者而言也是一個正面發展。一般情況下,當持續有供款注入強積金時,強積金資產規模理應持續擴大,但成員仍需考慮投資市場的變化。如市場低迷會導致資產規模縮小;市場暢旺則會帶動資產水漲船高。

集中成員權益能減省最多成本

對受託人來說,要發揮最大的規模效益,便要盡量將成員權益集中於同一計劃內,從而減省最多成本。由於收入以資產百分比計算,對受託人來說並無分別。

只要減省一個計劃,相關的行政雜費便會相對下降,例如印刷、郵寄、核數及法律開支等亦會減少。強積金基金的簡介及季度報告,便可由2份縮減至一份,而每日用於計算強積金淨資產值的人力物力亦可減少。

重組旗下計劃以提升營運效率

其實受託人提供多於一個計劃往往只是針對市場推廣需要,箇中分別只在於可選擇基金的多寡,當中不少投資組合是重疊的。合併計劃後將增加部分成員的選擇,有助提高投資組合管理的靈活性。

面對行業整合,受託人若不打算與同業進行併購,則可以考慮重組旗下計劃以提升營運效率。不少基金公司透過削減收費以爭奪市場份額,或利用併購來擴大規模效益,爭取更大空間以提升服務質素。對此,受託人無疑將會面對壓力。

核心基金成開支比率下降契機

再者,核心基金有可能於年底推出,受託人必須提高營運效益,收窄現有基金與核心基金的收費差距。按法例規定,核心基金的基金管理費最高為0.75%,連同雜費開支的總開支比率大約為1%,較現時開支比率平均的1.58%為低(數據截至2016年3月31日)。

若成員希望自行管理強積金投資組合,放棄低收費的核心基金,付出「溢價」是無可避免的,而「溢價」的高低則將取決於有多少成員仍將權益保留於現有基金。

可以預料,隨着核心基金推出時間的逐漸逼近,受託人將針對服務及收費採取更多行動,希望可以藉此增加競爭力。因此很多業內人士認為核心基金的推出將成為令開支比率下降的契機,最終能使成員受惠。

換個角度看,說不定有受託人會轉型成集中提供核心基金,以收費及表現吸引成員轉移資產。只要資產規模足以發揮規模效益,低收費的核心基金也可成為可觀的收入來源之一。同時,作為核心基金供應商,亦會給成員提供專業服務,達到雙贏。

退休後何時取強積金

強積金在2000年底推出,至今已踏入第16年,如果在2000年開始供款時的人為45歲,他們已經差不多退休了,年齡大一點的甚至已退休,可以提取強積金。不少人會問,應該何時提取強積金?提取以後又如何投資。

其實強積金不一定要在65歲時一次過提取,在60歲時退休時可以提早一次過提取,我不鼓勵一退休便提取,除非是有很大的需要,主要的原因是如果提取時遇上大跌市,拿到的金額便少了很多,因此如果不是現金流不足,便應等到大市回升時,才考慮提取,因為提取時會把基金賣出套現,大市下跌時,基金的價格隨時會比起大市上升時相差30至50%,這是真正的損失而不是賬面上的損失。

損失了如30%當然是相當不值,因為強積金的年度回報約是3%,損失了30%即是10年的回報,由2000年開始供款的話,便損失了三分之二的時間,而這損失是因為在提取時的低落市況而不是其他時,可謂功虧一簣,相當不值。提取前不妨參考那些基金的歷史表現,而事實上,強積金的表現與恒指的關係是相當強的。

近日我檢示強積金的結餘,我不是在2000年開始供款,因為大學內使用舊的退休保障制度,至2000年中我才轉至強積金。那結餘令我感到驚訝,因為比起預期多,比起平均數多,但我的供款期卻少得多。因此大家應趁在收到年結的時間,管理你的強積金,這制度當然有改善的空間,但如果自己不管理好,那便只有更差,而不是更好,但費用卻付出了。

積金透視:分期提取強積金的具體安排

問:容許分期提取強積金的修訂法例已於2016年2月1日生效,具體安排為何?

答:新安排讓成員在65歲退休時,或年滿60歲並已聲明提早退休時,可分期提取強積金,成員可以因應個人情況,自己選擇提取的次數及金額,每次提取的金額亦可不同。

每年首四次提取免費

法例規定每年首四次提取為免費。如成員選擇每年提取多於四次,便應留意其後每次提取會否涉及額外的費用;詳情可查閱相關文件或向有關的受託人查詢,有關資料亦已上載於積金局網站的「受託人服務比較平台」,供成員參考。

成員亦須留意,每年四次是以曆年計算,即每年1月1日起至12月31日止,並以受託人支付日期為準。舉例成員在2016年12月31日遞交分期提取的申請,受託人於2017年1月15日支付強積金,則該次提取屬2017年的其中一次。

倘多帳戶 須每帳戶申請

如果成員在不同強積金計劃下持有多個帳戶,必須就每個帳戶分別遞交一份申請表格。

如果成員在同一強積金計劃下持有多個帳戶,而各個帳戶都採用相同的提取方式及金額,便只須向受託人遞交一份申請表格,並在表格上填上各個帳戶的號碼。

但如果成員打算就每個帳戶採用不同的提取方式及/或金額,便需要就每個帳戶分別遞交一份申請表格。

當成員個人帳戶內的累算權益已被全數提取,受託人會自動終止該成員的個人帳戶,並會以書面通知成員。

如成員帳戶內有自願性供款,提取有關的累算權益須受計劃的管限規則所規限。管限規則詳見有關計劃的要約文件,成員可於有關受託人的網站閱覽,或向有關受託人查詢。

Lam jeered on universal pension snub

The chief secretary attracted more boos than cheers at a public consultation forum as she tried to defend the government position on retirement protection.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received some cheers when she told a participant who had suggested moving half the Mandatory Provident Fund to retirement protection: “Many of you are so brave to suggest the MPF be transferred to retirement protection scheme. How about transferring all?”

But the cheers turned to jeers and catcalls when she claimed such a move is not practical.

“The Commission on Poverty took the view that Hong Kong should continue with a multi- pillar retirement protection framework, one of the pillars is the MPF,” Lam said.

She also said the government has never promised to introduce universal pensions, and emphasized that it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point out the great financial burden such a scheme would impose on the people.

Ten members of the 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held up their left palms on which was written the Chinese character for “crooked” suggesting Lam was not truthful.

She also did not answer a question as to why civil servants believed to be well-off are included with those in financial need in the proposed scheme and whether Lam would give up her pension.

About 10 members of the Labour Party protested outside the forum as Lam and Secretary for Labour and Welfare Matthew Cheung Kin-chung entered the venue, urging the government to implement a universal retirement protection scheme as soon as possible,

The forum was organized by the Alliance for Universal Pension, and the Centre for Social Policy Studies of the Department of Applied Social Sciences at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The six-month consultation on retirement protection, being conducted by the Commission on Poverty, will end on June 21.

強積金三月報喜 首季仍蝕1880元

美國聯儲局上月議決維持息率不變,而且加息預期降溫,港股因而回升逾8%,帶動強積金三月回報逾5%,收復大部分失地。惟今年首季累計仍未止血,首季整體強積金回報累計跌近1%,即每個強積金成員戶口累計仍蝕逾1880元,當中以日本股票基首季表現最差。

恒指上月回升,終止四連跌,單月升1664點或8.7%,整體資產中約40%投資於港股的強積金因而錄不俗回報。理栢昨公布的數據顯示,上月強積金451隻成分基金合計平均升5.19%,今年2月份則跌0.95%,但由於今年首2個月均錄負回報,今年首季所有強積金累計仍跌0.88%。

若不計新供款,僅以截至去年12月底止所有強積金計畫的總淨資產值約5913.2億元,及參與強積金計畫的僱員及自僱人士約275.4萬人計算,平均每人3月份強積金約賺1.11萬元,惟今年首季累計則每人約蝕1889.48元。

各類強積金股票基金中,單月計以中國股票基金表現最佳,3月份升11.99%,首季則仍累跌6.11%;緊隨其後為上月升9.88%的亞太區(除日本)股票基金,首季累計錄1.03%升幅;大中華股票上月升9.4%,首季累跌3.39%;港股基金上月亦升9.15%,首季則累跌4.98%。

首季累計,以市場上僅一隻的美洲基金表現最佳,期內累升3.36%,上月亦升8.34%。上月表現最差的股票基金為強積金市場僅一隻的南韓股票基金,期內跌0.32%,首季累跌3.55%;日股基金上月升4.91%,但首季累計跌8.3%,首季表現跑輸其他基金。

至於強積金債券基金,今年首季均錄升幅,部分累計表現更跑贏股票基金,期內亞太區當地貨幣債券基金累升4.52%,上月亦升3.58%;環球債券基金首季累升3.67%,上月升1.81%;人民幣債券基金首季累升1.45%,上月升幅為2.22%;港元債券基金首季累升1.65%,上月升幅則為0.75%。

滙豐恒生再整合2個強積金計劃

繼上月22日宣布整合兩個強積金計劃後,滙豐強積金今日宣布整合另外兩個強積金計劃,滙豐強積金易選計劃將合併入滙豐強積金自選計劃,合併後的計劃將以自選計劃運作,是次整合正待有關監管機構的正式批准,並預定於2016年7月1日起生效。

滙豐保險退休金主管葉士奇表示,此兩項整合,讓精選計劃、易選計劃及自選計劃的參與成員可享有更多的成分基金選擇,以切合其風險狀況。

葉士奇指出,是次兩項整合讓滙豐的強積金運作更具效率,所有參與成員將因此受惠於規模經濟效益,以更大的資產規模分攤固定成本,從而帶來較低的基金開支。

另外,繼上月22日宣布整合兩個強積金計劃,恒生銀行(00011)亦於今日宣布整合另外兩個恒生強積金計劃,恒生強積金易選計劃將合併入恒生強積金自選計劃,而是次整合正待有關監管機構的正式批准,亦預定於7月1日起生效。

MPF開支比率1﹒58%,創面世來最低

強積金(MPF)收費再創新低,據積金局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的基金開支比

率為1﹒58%,創面世15年來最低紀錄。市場料隨著主要受託人合併計劃,料有助再拉低收

費。

  積金局網站顯示,市面上有460隻成分基金(但不少基金因收費不同而拆開為不同類別,

如:A、B類等,全數合共有539隻產品),計及包括管理費在內等所有基本使費,平均開支

比率為1﹒58%,創MPF面世逾15年以來的最低紀錄。

  當局自2007年以來推出「收費比較平台」,單以9年間計,收費至今累計下跌逾23%

。積金局指,現時收費低於1%的基金共有90隻,或佔17%比重;最多落在1﹒51%至1

﹒75%,佔比兩成三,市場料多屬主動式管理的產品。《香港經濟日報》

「活用」強積金對沖 維珍航空賠2萬餘元 炒22年年資空姐

退保諮詢3個多月以來,當中關於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討論聲音微乎其微,但身受其害的打工仔卻不斷。英國維珍航空3月底遣散51名本港資深機艙服務員,當中任職空姐22年的史小姐原可獲32萬元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卻因強積金對沖機制,公司從她強積金戶口拿錢,外加不足2萬元就可以「炒」她了,「強積金戶口不能保障退休生活,只是僱主的提款機。」

公司要跟政府法例,我亦無辦法,誰叫我們的政府定這種法例?我嬲政府,但亦嬲公司不願多行一步,令我很心淡。

不被珍惜的「空中飛人」

44歲的史小姐,在維珍航空任空姐22年,剛好是半輩子。初入職時月薪約14,000元,那些年做空姐,屬人工高、福利好的職業,她升職為空中服務主任,人工達25,000元;相比近年入職的空姐,起薪不足1萬元,連同津貼仍不足15,000元。

 

但每年不少年輕人仍然前仆後繼,爭奪空中服務員職位,她說「玩一、兩年就好了」,因她認為航空業已經風光不再,龍頭航空公司都對員工不好,小型航空公司仿效,航空業愈來愈不珍惜員工,每年國泰空中服務員均有示威,甚至蘊釀罷工,要求合理加薪,就是一大佐證。

香港打工仔慘過外傭

維珍航空的員工則鮮有發動工潮,但高層同樣精打細算,去年11月突宣布裁員,遣散51名資深空中服務員及機艙服務主任,佔該公司整體90多名香港區員工逾半,年資由8至23年不等。以她的年資,遣散費加長期服務金達329,400元,但經強積金對沖後,公司只需賠她2萬餘元,「左手拎由我強積金戶口拎錢,右手交比我。」

 

「身為一般打工仔,安安穩穩打份工,我對強積金認識很缺乏,不知道對沖影響這麼大。」今次被裁,眼見強積金對沖「威力」,猶如當頭棒喝,她形容香港打工仔「仲慘過外傭姐姐」。因外傭做足6年,傭主要支付長期服務金,但外傭無強積金對沖,傭主要真金白銀掏荷包付錢。

我覺得很受侮辱,公司根本不認可我們多年的忠心和長期服務,我們當公司是大家庭,但原來公司不當我們是家人,只當我們是一堆數字。

強積金豈可保障退休生活

若員工只是一堆數字,積金局則早已提供了另一堆數字,自2001年7月至2014年年底,被提取用作對沖的強積金權益達250億元,佔該段期間被提取權益總額的29%。而作為退休保障四條支柱之一,她直言強積金豈可為退休提供保障,又指對沖機制一日猶在,強積金就是僱主的提款機,促請政府盡早取消對沖機制。

 

來不及等特首梁振英兌現競選政鋼,「逐步降低強積金對沖比例」還未來臨,一眾維珍航空員工去年底自組工會,組織靜坐、罷工,爭取到談判機會,資方卻堅持「照法辦事」悉數對沖,激發工會2月底一連六日靜坐抗議。然而維珍香港區員工僅有90多人,人數遠較國泰航空少,亦較少得到大眾注目,但工會沒放棄,最近更委託朋友製作短片,借助網絡力量繼續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