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Eddie Choy

政府有「家底」 冀盡快取消強積金對沖

身兼行會成員的工聯會黃國健昨在答問會提問,指新政府就取消強積金對沖問題重新諮詢,擔心會造成拖延,追問政府有否落實取消對沖機制的時間表。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時澄清,政府再聽意見並非重新諮詢,因有關理據及爭拗「已經聽咗好多」,現時是測試若政府提出優化方案,商界及勞工界是否接受。她指將盡快展開有關過程,但能否達成共識需雙方互諒互讓,她笑言,「我見到(飲食界議員)張宇人牛咁眼望住我,即係要我睇業界嘅反應」,她強調會與政務司長及勞福局長盡快「諗計仔」,期望找到好的方案。
對於黃國健質疑政府是否有決心克服困難及阻力,林太指在競選期間已向商界表明,一定要取消強積金對沖,以此證明其決心,並強調政府有魄力及是實幹型的班子,政府還有另一能量,「我哋有錢,政府仲有呢個『家底』,如果能夠多俾一啲錢可以搵到方案,相信財政司長都會支持我哋。」她重申對沖問題已拖得太久,對退休保障亦是缺陷,因此必須盡快解決。黃國健會後說,對政府無取消機制的時間表感到遺憾,但他希望政府推出新方案,「因為林太話政府有錢,如果(政府)願意作出多啲承擔,商界阻力會細啲。」

強積金上半年累升11.68%

【明報專訊】環球股市今年表現理想,康宏昨日公布康宏MPF綜合指數按月升0.77%,上半年累積升幅為11.68%。

按積金局公布截至2015年12月的強積金計劃成員數目410萬計算,本港打工仔上半年人均賺約1.85萬元。

人均賺約1.85萬元

據康宏指出,上半年累積11.68%的升幅,為強積金自2000年成立以來,錄得第二最高的半年升幅,僅次於2009年。而自今年4月推行預設投資策略後,預設投資之核心累積基金於6月升0.65%,首三個月累積升幅為2.85%。預設投資65歲後基金於6月按月升幅為0.49%,首三個月累積升幅亦有1.46%。

調查:港千禧世代八成已為退休準備

此外,貝萊德發表《2017年環境投資者取向調查》,調查結果顯示86%香港受訪者已為退休做儲蓄,比率屬全球第二高,更是亞太地區最高。在目前低息環境下,港人更加積極減持現金配置並將之投資到股票市場,投資組合內的現金佔比由2015年的46%減至33%,股票比重則由25%增至31%。至於本港的千禧世代,調查指81%受訪者已為退休儲蓄作計劃,高於亞太地區的69%。

轉工多次懶理強積金 逾6千人持8個或以上MPF帳戶

最新一期積金局通訊披露,截至3月底,整個強積金制度約有927萬個強積金帳戶,其中6120名強積金計劃成員,每人持有8個或以上個人帳戶,反映他們曾多次轉工而未有處理其舊工作所開立的帳戶。積金局呼籲持有多於一個帳戶的人士,應作出整合,以便管理。

強積金制度下有兩類帳戶,分別是供款帳戶及個人帳戶,前者以現職工作為基礎,用作接收計劃成員現時受僱或自僱所作出的強積金供款。個人帳戶則是指用作保存僱員以往受僱或自僱時所累積的強積金權益的帳戶,每當計劃成員終止受僱時,該僱員在前僱主所開立的強積金帳戶中的強積金權益,便會轉移至一個稱為個人帳戶的獨立帳戶。

截至3月底,全港約有927萬個強積金帳戶,當中388萬個屬供款帳戶,餘下約539萬個為個人帳戶,但強積金制度中僅有410名個計劃成員,其中四分三持有個人帳戶,個人帳戶總計資產總值2800億元。積金局表示,如計劃成員多次轉工而未有處理舊帳戶,便會持有多個個人帳戶。現時有57.7%計劃成員(179.1萬)持1個帳戶,34.6%計劃成員(107.6萬)持2至3個個人帳戶,7.5%(23.2萬)持4至7個帳戶,0.2%(6120)則持有8個或以上個人帳戶。

積金局表示,帳戶太多,難以管理,久而久之甚至忘記帳戶存在,因此鼓勵計劃成整合帳戶,以方便管理。

陳景祥:取消強積金對冲的一筆糊塗帳

在本屆政府任期僅餘一個星期之際,行政會議上周五(6月23日)通過以劃線方式逐步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但計算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方程式比例,則由目前三分之二降至二分之一。結果公布,資方和勞方都表示強烈反對,勞方不滿計算方程式比例下降,僱員所得會減少;資方則認為取消對冲會大大增加勞工成本、衝擊中小企業,而政府只願承擔10年財政資助,不願推出一個長遠的僱員退休保障,把責任全部推給僱主

一項關乎勞資雙方利益的重大政策,卻得不到勞資任何一方支持,沒有任何機會可以在立法會通過。歷史上,無論港英年代或特區過去幾屆政府治下,都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况。即使當年鬧得滿城風雨的23條國安立法,也有建制派堅決護航;這次取消對冲,卻竟然沒有任何一派表示支持!

行政會議理應聽取各方意見、平衡各界利益,制訂一套可得到最廣泛支持的政策。但如今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得到的是「零支持」,換句話說,這是一個沒有任何把握可以推行的方案。而最高決策機構卻竟然可以通過並向市民公布,直是一場鬧劇,相信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這樣做。行政會議成員是否應該挺身而出,解釋為何會向市民建議這個方案?

完成政綱承諾 不是宣布就算成事

對於任期臨近結束才匆匆推出方案,特首梁振英的說法,是過程中曾與候任特首溝通,新政府「完全有『主權』去修改」。每屆政府有自己的施政理念和綱領,當然可以修改上屆的政策;但一些影響深遠的重要決策,理應有延續性,可以持續推行。梁先生當年主持籌備特區政府成立,不是堅持要有「直通車」嗎?重大政策不能「直通」,必會引起震盪、挑起矛盾,對社會和諧不利,應該可免則免。現在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卻反其道而行,所為何事?難道僅為了宣示完成政綱承諾?完成政綱承諾,是政策要得到支持且能落實推行,而不是寫下來宣布就算成事。這不是完成承諾,是自欺欺人。

政務司長張建宗為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辯解,說計算方法下降至二分之一,是勞資雙方「互諒互讓」之下達成的共識。事實卻是,勞資雙方在方案公布之後都立即表示反對,何來共識?又有什麼互諒互讓?張建宗司長之言,完全罔顧事實,是自說自話。

張建宗是現任政務司長,他有責任為本屆政府的政策辯護;然而他也是下任政務司長,而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的政綱對取消強積金對冲是這樣說的:「就落實取消強積金對冲安排,聆聽勞工界及商界,特別是中小企業的聲音,並致力尋求共識。」這樣留有一手,沒有承諾一定會取消對冲,或許是新特首知道取消對冲問題太過複雜、牽涉的利益太多,不願開出另一張空頭支票,這是務實的做法。張建宗說現在出台的取消對冲方案只需「微調」,3年後就可落實推行。這是他假設原方案可以很快修正就得到勞資雙方同意,但這是否事實?他有什麼把握可以作此承諾?

張建宗有何把握說3年後推行?

取消強積金對冲,勞資之間的分歧不容易妥協。工商界曾經提出僱主、僱員及政府各增加1%供款,令僱員的強積金戶口可以增加3%的新增供款,應該有一定吸引力;但前提是取消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勞工界不接受。也有建議成立「遣散費及長服金專項基金」(即所謂「基金池」),由政府注資成立,僱主要為每名員工每月供200元,注入基金;但僱主團體認為此議等同「大鑊飯」,基金可能會被濫用(炒員工的補償成本可由公家的「基金池」支付),有些僱主也會覺得供款不是為自己的員工付出,反而會為其他僱主承擔了開支,於理不合,不願接受。

勞方的底線主要有二:一是必須取消對冲,二是保留方程式三分之二的計算。如果按勞方的要求取消對冲,企業短期內會有撥備壓力,有部分可能會被迫結業,尤其對流動資金緊絀及勞工密集的中小企影響最大。僱主寧願為僱員的強積金增加供款,卻反對取消對冲,原因是取消對冲之後,僱主需要經常準備一筆額外資金應付遣散費或長服金,對資金流緊絀的中小企,這是一筆可觀的「撥備」,對營運有重大影響。

政府的取消對冲方案另一為人詬病之處,是沒有提出對強積金制度的改革。強積金制度自2000年12月實施以來,一直受到各方批評,主要是受託人的管理費奇高,而回報又欠理想。據媒體和學者的計算,按積金局公布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以及強積金資產水平作推算,受託人在15年間收取的管理費高達數百億元,但平均基金開支比率僅由2007年的2.1%,降至2015年的1.6%。管理費高昂,等於蠶食了僱員和僱主的供款。另一方面,截至2015年11月共15年間,強積金(扣除費用及收費)的年率化回報率僅為3.1%,同期年均通脹率為1.8%,實質回報只得1.3%,是名副其實的似有若無!

沒連上制度改革 方案不完整

現在僱員凡轉工或兼職,都要開設一個強積金供款「戶口」。每次開戶都有大量文書要處理,也令強積金的管理成本增加。一直以來,輿論都有要求政府應該為全港僱員設一個「強積金平台」,每名僱員配一個中央戶口,毋須每次轉工時開一個新戶,不但節省資源,更可方便僱員整合強積金的供款作投資用途。取消對冲的議題不連上強積金制度的改革,是政府迴避問題,也是一個不完整的方案。

《強積金》9﹒5萬帳戶已撥入預設投資策略,近一成主動選擇

市面9﹒5萬個帳戶已轉入俗稱懶人基金的強積金(MPF)預設投資策略,當中約佔9%
、即8500多個帳戶是主動選擇新方案。
4間MPF受託人關於閒置供款、又或主動選擇的打工仔,轉入新機制的情況。市佔龍頭匯
豐稱至今接獲逾2萬宗轉移。積金局回應指,業界於4月內向從未作投資指示的MPF帳戶持有
人發出「預設投資策略重新投資通知書」,部分於4月底才寄出。
至於市佔率排第6的永明金融,其財富及退休金業務總經理陸季嬋透露,大概有2﹒7萬個
成員轉投新機制,涉資約2﹒9億元。當中約有3700個帳戶主動選擇,涉及3500萬元。
BCT銀聯集團董事總經理及行政總裁劉嘉時稱,3﹒6萬個帳戶撥入新方案,當中約有
5%是主動選擇。
康宏理財強積金業務拓展董事鍾建強指,核心累積基金推出至今升2﹒7%,重債輕股的
65歲後基金只升1﹒4%,兩者皆跑輸同期MPF整體回報,即上升3﹒8%。
《香港經濟日報》

取消強積金對沖惹爭議 張建宗:兩面不討好早料不支持

  • 行政會議早前通過取消強積金對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今午出席活動時指,該方案已平衡勞資雙方利益,保障僱員利益,同時確保中小企亦可承受,政府提出方案初時已知「兩面不討好」,亦預料雙方不支持方案。

  • 張建宗表示,有信心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不會推倒重來,認為該方案提供一個良好基礎,經過數月與勞工界及商界的商議,以達至平衡勞資雙方的利益,令新一屆政府毋須由零開始,只要適度調較、優化,便能向前推展。他指,方案需經法案草擬、立法會審議及強積金信託機構的電腦調整,若期間未遇到太大阻力,預計3年後可實施方案,否則影響300多萬名打工仔。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5年前競選承諾取消強積金對沖,今屆政府任期餘下一個星期,行會在本月22日加開特別會議,通過取消強積金對沖,並採納《施政報告》提出的劃線方案,即未來不能對沖遣散費及長服金,惟計算比例,由原本的月薪三分二計算,調低至最後一個月工資的二分之一,不設追溯期。政府亦預留79億元,用作劃線後僱主10年內補貼,第11年起由僱主全數承擔。

  • 張建宗又指,一定要平衡勞資雙方利益,特別是在保障僱員利益之餘,確保中小企可以承受得到,故政府一定要扮演積極角色,「當作是一名球證的角色」,形容今次是平衡方案;然而「既然是平衡(方案),當然是兩方都不討好,所以大家都不支持,這點我們一早已經預料到」,但他指方案有很好基礎,讓新一屆政府不用從零開始。

MPF開支比率高 表現未必佳

【明報專訊】4月開始大家有沒有收到強積金受託人的信,表示如果以往沒有主動選擇基金組合,便會收到通知;如果直至現時沒有理會相關信件,你即將跌入「預設投資計劃(DIS)」中。但可喜的是聽到有不少僱員主動了解DIS與現時計劃之別。DIS銷售特點之一是低收費,費用設為0.95%上限,但該費用不是開支比率。什麼是開支比率?有哪些基金屬低收費,而大家有沒有留意呢?雖然選擇強積金基金不能只看收費高低,但始終是成本,打工仔總想收費又低同時表現又好吧!其實每月也可以去基金研究公司及積金局查閱基金,今期介紹一些網站給大家。

明報記者 龍彩霞

基金開支比率會在積金局網站(http://cplatform.mpfa.org.hk/MPFA/tc_chi/system.jsp)定期更新,根據積金局網站資料顯示,基金開支比率過往的變化趨勢,最近為上年6月的數字。就2007年7月至2016年6月期間的基金開支比率的過往變化趨勢而言,以所有成分基金整體計算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由10年前的2.06%降至1.57%。

普遍基金開支比率與資產值 正向關係

積金局早前曾發表報告,研究基金開支比率與成分基金的投資表現、規模、運作年期及管理方式之間的關係;報告指出,一般而言,沒有證據顯示基金開支比率較高也不代表投資表現較佳。統計檢驗結果顯示,不論以所有成分基金整體計算,抑或以混合資產基金作為樣本計算,基金開支比率均與資產值成正向關係。這項結果顯示,基金開支比率較高的基金與基金規模較大有關,反之亦然。

積金局在多年前委託獨立顧問分析強積金計劃的運作成本,將強積金收費和開支分為3項主要收費,包括投資管理費、行政費及其他收費和開支(如保薦人費用)。根據該報告,以當時1.74%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計算,基金開支中約三成多(0.59%)為投資管理費用,超過四成(0.75%)屬行政費用,約兩成多為(0.4%)是其他收費及開支。根據每個基金上一個財政年度的財務報表,顯示從該基金扣除的總費用及開支,佔基金淨資產值的百分比。

基金收費低 讓成員獲較佳回報

一般而言,基金收費是已知的數據,基金表現則是未知數。假如有兩個投資目標相若的強積金基金(例如同是緊貼恒生指數的基金),而其中一個基金的收費較低,該基金理應可讓成員獲得較佳的回報。

強積金對沖機制 15年間沖走打工仔318億元

強積金對沖機制在15年間合共「沖走」打工仔逾300億港元!根據積金局資料顯示,自2001年至去年,對沖的金額累計達318億港元,部分打工仔的強積金戶口更是沒有一分一毫,甚至有意見要求廢除強積金制度,最終迫使政府向商界挑戰,提出改革。

強積金對沖機制可追溯至港英政府年代,當時殖民地政府分別在1974年及1986年,於《僱傭條例》加入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保障,惟同時容許僱主按年資支付的酬金或公積金,抵銷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至九十年代中期,政府為推行強積金制度,決定向商界讓步,容許對沖機制繼續存在,相關法例終獲得通過,政府亦在2000年12月推行強積金制度。

不過,對沖機制實施以來,屢遭批評不斷蠶食打工仔的退休權益,尤其是對月薪低於7100港元,即毋須作僱員供款的打工仔影響最大,因為他們的強積金戶口只有僱主供款,一旦遭解僱,戶口內的供款便會全數被對沖。據積金局資料顯示,2015年共有1100個強積金戶口被全部沖走,情況令人憂慮。

Government’s proposal the most optimal to progressively abolish “offsetting”

Hong Kong (HKSAR) –      The Chief Executive, Mr C Y Leung, and the Chief Secretary for Administration, Mr Matthew Cheung Kin-chung, said today (June 23) that the Government’s original proposal remains the most optimal option to date to progressively abolish the “offsetting” of severance payment (SP)/long service payment (LSP) with the Mandatory Provident Fund (MPF), after considering in detail views from employers’ and employees’ groups and the alternative proposals raised in the past few months.

At the meeting today, the Executive Council advised and the Chief Executive ordered that the policy direction of progressively abolishing the “offsetting” arrangement should be reaffirmed and that the Government’s original proposal should be adopted as the basis for taking the matter forward.

The current-term Government put forth in the 2017 Policy Address a specific proposal to progressively abolish the “offsetting” of SP/LSP with the MPF, conducted a three-month consultation and listened to views from businesses, trade unions, Labour Advisory Board (LAB) etc ., with a view to finalising the proposal within the term of the current Government.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has the following three main elements: (1) there will be no retrospective effect.  The accrued benefits from employers’ mandatory MPF contributions before the Effective Date will be “grandfathered”; (2) owing to the partially overlapping functions of SP/LSP with the MPF System, the amount of SP/LSP payable for the employment period after the Effective Date will be slightly adjusted downwards from the existing entitlement of two-thirds of the last  month’s wages to half of the last month’s wages (or 75 per cent of existing entitlement) as compensation for each year of service; and (3) to assist employers, in particular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s (SMEs), in adjusting to the abolition of the “offsetting” arrangement, the Government will share part of the SP/LSP expenditure of employers in the ten years from the Effective Date so that employers can make use of this buffer period to prepare for the SP/LSP expenditure in the future.

They indicated that in the light of views from employers and employees, the Government has reviewed its original proposal and analysed counter-proposals raised by various parties.  While there is no perfect solution,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remains the most optimal option to date.  The reasons are four-fold.

First, it is a finely balanced tripartite solution whereby employers, employees and the Government each have to pay extra costs or make some concession, with the consequential impact expected to be largely bearable for all three parties.

Secondly, the “grandfathering” arrangement and ten-year government subsidy provide a sufficiently long buffer period for employers to adapt to the policy change.  In addition to fully preserving employers’ mandatory MPF contributions for retirement, employees will also receive a reasonable compensation in case of SP/LSP dismissals.

Thirdly, it is targeted, requiring only employers with SP/LSP dismissals to bear the costs while the majority of employers will be unaffected.  In overall terms, the additional costs will be generally manageable for most sectors.

Fourthly, it is the most cost-effective option to settle the “offsetting” issue once and for all.

They said that in resolving the “offsetting” problem,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making our best efforts in mediating and carefully balancing both sides.  Noting that abolishing “offsetting” will bring additional costs to employers, in particular the SMEs, the Government has proposed in an unprecedented move to provide ten-year subsidy amounting to $7.9 billion to assist employers to adapt to the change.  The maximum tax forgone arising from LSP provisions which are tax deductible is about $18 billion in the ten years.

官員有Say:政府稱方案平衡各方利益

勞資雙方均對政府提出的取消對沖方案不滿,認為有更好方案,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蕭偉強昨日承認,至今仍未能就任何方案達成共識,但他指取消對沖不單涉及300萬名打工仔的利益,更牽涉到企業營運及社會經濟,政府經過分析及過去幾個月收到的意見並作研究後,認為政府方案最可取,各方也能承受,亦是所有方案當中成本最低的一個。

僱員得益明顯增長

蕭偉強指出,即使政府建議方案提出將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下調至二分之一,但取消對沖後,勞工權益並不會倒退。

他以一名月薪1.5萬元、工作兩年後被裁的僱員為例,指根據現時安排,計算僱主強積金供款及遣散費後,該名被裁者實際可收取2萬元,若以政府建議的取消對沖方案計算,他實際可收取3.3萬元,可見僱員得益有明顯增長。

他續說,政府建議方案最具針對性,根據積金局過去3年數據,每年只有5%至6%的僱主涉及對沖,對該些要支付遺散費或長服金的僱主而言成本最高,但對其他僱主則不會帶來額外開支。因此,對所有僱主而言,政府建議方案的成本將較其他方案低。

各方均要付出讓步

蕭偉強表示,政府建議方案仔細平衡三方利益,各方均要多加付出及作出讓步,當中造成的影響相信是三方也能承受,亦能維持政府只作一次過和有時限的財政承擔。而「豁免」安排和10年的過渡期都提供了足夠時間,讓僱主適應政策上的改變,「僱員若遇到涉及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解僱時,除了能全數保留僱主的強制性強積金供款外,更能額外獲得一筆合理的補償,可見勞工權益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