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Eddie Choy

強積金預設投資策略已推出

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的預設投資策略(Default Investment Strategy)(簡稱「預設投資」)的相關法例剛於2017年4月1日生效。市場上32個強積金計劃已各自提供一個「預設投資」予強積金計劃成員選擇。

根據法例,受託人必須將沒有任何投資指示、並按各計劃原有的預設安排進行投資的強積金,轉移至按「預設投資」進行投資(註1)。

強積金受託人已由4月3日起,分批向這類賬戶持有人發出「預設投資策略重新投資通知書」(DIS Re-investment Notice,簡稱DRN)。計劃成員可在積金局網站和個別受託人的網站查閱受託人發出DRN的時間表。

若不同意須填表交受託人

假若有關賬戶持有人不同意把其強積金按「預設投資」進行投資,須在DRN上的指明日期(註2)或之前,填妥夾附在DRN的「選擇2表格」,並將表格送達受託人。否則,其賬戶內的強積金將會在DRN指明日期之後的14日內,被轉移至按「預設投資」進行投資。

此外,根據法例,由4月1日起,所有新存入而沒有投資指示的強積金也必須按「預設投資」進行投資。而所有強積金計劃成員亦可自由按個人投資目標和可承受風險能力等因素,決定是否選用「預設投資」或旗下的兩個基金。

積金局呼籲所有計劃成員留意新法例對其強積金賬戶的影響。計劃成員可瀏覽積金局的「預設投資」專題網站(註3),了解更多「預設投資」的詳情。如有任何疑問,應盡快向其所屬受託人查詢。

「預設投資」是一個參考國際專家意見和外國經驗而制定的現成投資方案、由兩個混合資產基金組成,即核心累積基金及65歲後基金;並有三個特點:隨計劃成員接近退休年齡而自動降低風險、設有收費上限,及採納環球分散投資。

「預設投資」主要是為不懂得、沒有興趣或沒有時間打理強積金的計劃成員而設,劃一了五花八門的預設安排,亦回應了市民對強積金「收費高、選擇難」的關注。如計劃成員認為「預設投資」合個人需要,亦可自由選擇將其強積金投資於「預設投資」或「預設投資」旗下的兩個基金。

學炒股前 先學識轉強迫金

近月陸續收到去年強積金(MPF)表現,很多打工仔連信封都費事拆,覺得金額小、回報差,迅即拋落垃圾桶,有這種心態的人,絕不適合買股票,連保障自己的權益都漠視,一旦真的落場投資炒股,輸多贏少。
大約5年前寫過一篇文章題為〈向廢柴說不 強迫金齊轉會〉,大意是舊有滙豐強迫金戶口實在輸得太難睇,趁當年MPF半自由行開始,轉會至新受託人。5年後,再取回新MPF賬單一望,發現兩個結論。滙豐強迫金,截至2012年6月有約14萬元,如繼續放在滙豐,根據當年3個投資組合(增長基金、中港股票基金、亞太股票基金),過去5年回報僅20%,滾存回報至約17萬元(沒投放新資金)。單睇數字唔係太衰,但一旦與行家比較,始發現HSBC有幾廢。先睇滙豐增長基金,投資在環球股票基金,根據路透理柏資料,過去5年同類49隻基金中,滙豐增長基金排第40,回報27%,最好一隻回報51%,49隻平均回報35%。

年輕首選港股指數基金

再睇滙豐中港股票基金,主要投資港股基金,43隻排36名,五年累計回報23%,最好的一隻是40%,平均則是28%。最後是亞太股票基金,投資亞太區股票(日本以外),26隻同類基金中,滙豐排24尾三,5年回報13%,跑輸平均的22%。
當年將14萬元放在現時信安恒指基金(即投資盈富基金),5年回報29%,滾存至約18萬元。轉會最大目的,是希望舊資金有更佳表現,而背後更大意義,是整合賬戶後,能讓舊資金與新資金發揮更大的作用。即使這筆錢到了65歲始作取用,但只要操作得宜,在合適時間、配置在合適計劃,金額滾存的數目亦可相當可觀,讓你感受到意義。
迄今信安MPF賬戶累積至68萬元,單是今年首季,信安恒指基金已錄得一成回報。整合賬戶後,數千元、數萬元的數個戶口,就會變成一個動輒6位數的戶口。股榮有位舊同事,操作MPF的技巧相當準繩,每逢大調整浪或者近見底前,都能透過轉讓計劃(股票轉保本、或保本轉股票),讓強迫金戶口不斷增值。

對於欲投資港股MPF、且年紀尚輕的打工仔,我只有兩個建議。一是買港股指數基金(盈富基金),就算是今年首季恒指升約一成,表現最好的港股基金回報亦只是12至13%,就算是過去5年,指數基金MPF大多跑贏揀股的主動式港股基金,且前者管理費只是後者一半。如果唔買指數基金,仍信基金經理眼光,就要揀往績最好的龍頭。揀強迫金受託人或者計劃,一定要睇5年以上數據。港股基金過去5年或者10年,都是由永明港股基金跑出,回報是40%及118%,至於最差的3隻,過去10年居然連兩成回報都冇。
有關轉移MPF申請表,可於積金局網內下載,怕麻煩可直接搵心儀受託人經紀代勞,可一次過將數個戶口整合。最後送8個字給大家:你不理財,財不理你。

積金局冀年內公布eMPF電子平台消息

積金局主席黃友嘉表示,正在研究建立「eMPF」中央電子平台,將強積金的行政程序簡化和自動化,期望今年內有消息可以公布。

黃友嘉接受電台訪問時稱,政府對於中央電子平台的態度積極,相信在推進這平台的進程可以加快。

他補充指,現時有410萬人擁有強積金賬戶,但戶口則合共930萬個,大量戶口僅有零碎存額。他認為,這並不是有效管理資產的方法,呼籲盡早整合強積金賬戶。

取消強積金與遣散費及長服金對冲的未來方向

政府方案的利弊

於今年1月18日的施政報告中,政府公布了其建議的方案,並表示用3個月時間諮詢社會意見。政府的取消對冲方案,主要有3點:

一、不具追溯力,即僱主在建議實施日期前的強積金供款仍可作為對冲。

二、實施日期後的受僱期所引致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長服金)款額,由目前服務滿一年可獲每月工資的三分之二作為補償,下調至每月工資的一半。

三、政府會自建議實施日期起的10年內分擔僱主的部分額外遣散費或長服金開支。

追溯力的問題

修改現有對冲法例,而不具追溯力,是一個合理的做法。否則,若取消對冲而具追溯力的情况下,僱主便忽然多了一大筆可能要額外付出的遣散費及長服金,因而要作大筆的撥備。依較早前的估計(見2015年8月11日《明報》文章〈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與強積金取消抵消機制的建議〉),香港的僱主便總共要撥備1800億元,相對每年對冲走的強積金只有約30多億元。當然,政府可以用扣稅方式代為支付,但數目仍是太大了。不過,若對冲不具追溯力,完全沒有對冲的日子便是要等好幾十年,直至所有今天的打工仔都轉了工或是退了休,才會消失。

金額計算由三分之二調低至二分之一

政府定的3個月諮詢期已差不多過去了,坊間的討論中最有趣的是商界認為增加了僱主負擔,而亦有勞工界表示員工會因此攞少了。為什麼僱主付出多了,僱員卻會攞少了呢?當然,僱主付出員工福利多了,自然是僱員多了福利。在過往有對冲的安排,僱員得到的,是由他們原作為退休用的強積金抽出來的現金。取消對冲後,強積金不動(即仍是僱員的),而僱主要額外付遣散費或長服金;不過,若有關金額計算由三分之二個月人工調低至二分之一,僱員所得的現金補償便自然少了。雖然現金加強積金仍是較前為多,這卻是「感覺」的問題,現金總是比未來退休金更實在。

不過,由於現時遣散費及長服金在實際上發揮的主要功能是一種失業保障,當金額計算由三分之二個月人工調低至二分之一,特別是對低收入人士,這個即時的失業保障便減少了。在原則上,作為一種勞工保障,政策便應向基層工人傾斜,維持三分之二個月人工的計算。若要同時照顧到僱主的負擔能力,便可以削減遣散費及長服金的上限,如由現時的39萬元,減低至約20萬元。對基層員工而言,上限39萬元或是20萬元都沒有太大意義;但對僱主來說,就中上層員工的遣散費及長服金額外負擔便可以大大減少了。

政府分擔開支

要得到商界接受,政府「落水」分擔僱主開支,固然是必須的,但是若只分擔遣散費及長服金現金的開支,僱主仍需要增加撥備,對企業的營運收支表上出現了額外開支。假設一個企業的薪酬開支佔總開支的五成,員工流失率是一成,及上述計算方程式不變,取消對冲後一年,總開支因額外撥備便會增加約2.5%。小部分的企業便會轉盈為虧,其他企業的盈利亦會因此明顯收縮。

要減低取消對冲產生對企業的影響,政府亦應要「落水」,以扣稅方式,讓企業可將撥備支出作為稅收抵免(tax credit)。由於人手的流動,企業每年的撥備會逐年減少,上述建議亦可以用10年為限,讓企業可以較容易過渡有關政策改變帶來的影響。

坊間其他建議

過往兩個多月來,坊間除了在3月保安業商會、物業管理聯會及環境衛生業界大聯盟(下稱「大聯盟」)之外,便沒有就對冲問題提出其他方案(註1)。大聯盟建議由政府墊支150億元成立「遣散費專項基金」,僱主只需每月為每名僱員額外供款100至200元,以支付遣散費,或遣散費/長服金(註2)。由於沒有更詳細內容,難以評估其實際可行性。若是方案採取的是政府原方案的第一及第二點,而只更改第三點,則其可行性便成疑。每年的遣散費/長服金會隨着法例修改實施年期而增長,政府墊支的150億元加上合理投資回報,亦不足以長期支付遣散費/長服金:假設員工流轉率每年是一成,長遠的遣散費/長服金便每年達至近180億元(今天價格)。

上述方案最大的問題不是金額,而是公平性。錢的問題,可以由政府撥更多儲備解決(假設在政治上可行)。問題是方案的性質就是「員工人頭稅」,每名員工100或是200元,羊毛出自羊身上,員工不同福利到最後對僱主是一條數,不同福利之間的增減,只是此消彼長。每名員工100或是200元,自然是對低薪工人不公平,是一項倒退的稅率。就算有關支出真是由僱主額外付出,由於中小企薪酬偏低及人手密集,定額員工人頭稅對中小企絕對是不公平的。

結語

經過兩個多月的諮詢,似乎還是政府原方案較為可行,但政府仍需考慮如何協助企業處理撥備問題,及讓僱員(特別是基層工人)的失業保障不會因此而減少。

註2:大聯盟建議之一便是僱主只需付遣散費,若是如此每僱員每月100元便足夠;若要付遣散費或長服金,便需要每月200元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

預設投資策略(DIS)登場運作機制你要知

醞釀多時的預設投資策略(DIS)在2017年4月1日便會正式實施,如

果成員在參與強積金計劃時沒有就投資選項發出指示,其強積金款項將依照政府設立的一套統一

的「預設投資策略」進行投資。過去,各受託人的預設投資安排各異,此後,各受託人必須根據

以下三大原則作預設投資安排,以符合大部分成員需要:

  一、隨成員年齡漸近65歲自動降低投資風險。受託人會將成員的資產逐漸由一款較高風險

的基金轉移至另一款較低風險的基金。

  二、收費設有上限。預設投資策略的費用(包括受托人、管理人、投資經理及保管人費用等

)不得高於相關基金淨資產值的0﹒75%。另外,經常性實付開支不得高於基金淨資產值的

0﹒2%。

  三、分散投資於環球市場。投資會分散於不同市場,這能夠降低過份集中於單一市場的風險

,同時可以捕捉相關市場的長期潛在回報。

*預設投資策略多為被動式*

  有成員覺得「預設投資策略」與目標日期基金相似,因為兩者都是隨年齡自動調節的投資策

略,但其實在操作上大有不同。

  在各受託人提供的預設投資策略中,不少都採用被動式的投資,基金的表現以追蹤指數回報

為目標。市面上的強積金目標日期基金則大部分採用主動式投資,即是說基金經理會研究個別股

票和債券的基本因素,從而揀選一些具潛力的公司投資,例如,需擁有優秀管理層、行業及公司

前景良好、財務健康及估值合理等。採用主動式投資策略的基金,投資目標多是爭取跑贏大市的

回報。

  另外,一般的目標日期基金在資產分布方面會較為進取,即其股票比重在投資期初段至末段

均比預設投資策略為高。最後是兩者雖然均是採取環球分散風險策略,但地區重點則有可能不同

  最後,在收費方面,預設投資策略有收費上限,管理費等開支及行政費等經性開支分別不可

高於資產淨值的0﹒75%及0﹒2%。採用主動式投資的目標日期基金的收費相對略為較高,

這是由於其管理成本較高。成員在選擇時要根據自己的需要作決定,而且要記得收費雖然是考慮

的其中一個因素,長遠表現才是關鍵。

  總結而言,預設投資策略很快就會正式執行,而且對每個成員均會產生影響,所以大家應及

早了解。最後一提,成員作出任何投資選擇,最重要是要切合個人投資目標及風險承受能力。

Pension fund’s default system may not suit all in Hong Kong amid rate-rise cycle: Invesco

The Default Investment Strategy offers a choice for investors, and has its advantage in terms of low cost – but it may not be suitable for everyone as the economic environment shifts

Investors are being warned to be more actively engaged in their Mandatory Provident Fund (MPF) accounts, as the Default Investment Strategy (DIS) fund – the so-called low-cost core fund that all the 14 MPF trustees will launch on April 1 – may not fit everyone amid a changing global economy and rising interest rates.

The DIS automatically makes investment decisions for Hong Kong employees who do not actively manage their MPF accounts, or are puzzled by the more than 400 strategies offered by providers in the city.

“The Citi MPF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 only covers government bonds. The yield was just slightly higher than 1 per cent, which means investors older than 65 can only get capital gains from the 20 per cent equity holdings,” said Paul Chan, head of multi-asset & Hong Kong pensions at Invesco.

“Meanwhile the bond market is going to face higher volatility as the Untied States is on track for raising interest rates.”

The Citi index is the benchmark for bond assets under the DIS, and FTSE MPF All-World Index is used as the indicator for equity assets.

MPF trustees need to explain to the authorities if the DIS fund performance is more than 2.5 per cent higher or lower, compared with the two benchmarks’ performance.

The DIS uses two constituent funds – the Core Accumulation Fund (CAF) and the Age 65 Plus Fund (APF).

The latter, in which inactive Hong Kong employees aged above 65 put all their assets, holds 80 per cent low-risk assets such as global bonds and 20 per cent in high-risk assets such as equities.

“Our house view is that we are underweight on bonds. Comparatively, corporate bonds can generate better returns than government bonds. Meanwhile we are overweight on US equities as the economy is still recovering,” Chan said.

The DIS offers a choice for investors, and is attractive in terms of low fees, but it may not be suitable for everyone amid the changing economic environment and rising interest rates, added Terry Pan, Invesco’s chief executive of greater China, Singapore and Korea.

He suggests investors keep a close watch at what assets they have been allocated by the DIS, and actively manage their MPF accounts.

Citi index has over 97 per cent exposure in Europe, US and Japan, Chan said.

The FTSE index has around 50 per cent exposure in US stocks, 30 per cent in Europe, 8 per cent in Japan, and even less in Hong Kong, he added.

The year-to-date performance of the FTSE benchmark was 5.4 per cent, according to data from FTSE Russell.

Invesco reports 5 per cent of its employee account holders have not chosen their own allocation, whose money will flow to the DIS scheme if they do not take any action.

Citywide, 630,000 MPF employee accounts had not yet made any investment choices of their own as of January, a figure worth HK$11 billion, down from 1.05 million accounts valued at HK$18 billion in November, Mandatory Provident Fund Schemes Authority executive director and chief corporate affairs officer Cheng Yan-chee told its annual media briefing.

The maximum management fee for the DIS fund is 0.75 per cent of the value of the funds on a yearly basis, while the recurrent operational expense is capped at 0.2 per cent. The total maximum cost of 0.95 per cent compares to an average of 1.6 to 1.7 per cent expenses among existing MPF products.

施羅德:以電腦系統量化分析強積金投資建議

強積金預設投資策略(DIS)將於4月1日正式實施,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機構業務總監劉以浩表示,公司會採取「Smart Beta」策略,利用電腦系統進行量化分析,再揀選特定證券,從而得到投資建議,再經由基金經理參考系統建議,作出最終買賣決定。

為提高透明度,截至2019年強積金受託人的「懶人基金」的表現高於或低於相關參考投資組合表現2.5%都需要作出申報。施羅德機構業務主管李世賢表示,Smart Beta的投資上下限波幅為1.5%,已扣除手續費,原因是投資以保守為主。

目前部分強積金供應商亦有選用Smart Beta的策略,如永明金融、富衛保險、保誠等。

景順:MPF核心基金留意美息風險

強積金預設投資策略(DIS, 俗稱核心基金)即將於4月1日推出,屆時通知期過後強積金計畫成員仍未向受託人提供投資指示,其強積金將落入DIS類別進行投資,當成員年滿50歲或以上,DIS的債券投資比重將逐步調高至近退休時的80%。景順投資管理多元資產及香港退休金主管陳栢鉅昨日提醒計畫成員,由於現已步入加息周期,不利債券投資,若強積金自動過渡至債券投資佔比大的DIS,或得不償失,故建議成員留意有關風險,作出明智投資選擇。

景順投資管理大中華、新加坡、韓國行政總裁潘新江表示,該公司在DIS下所推的「核心累積基金」和「65歲後基金」,將採取主動型投資方案,以爭取較佳回報。陳栢鉅補充說,該公司上述兩隻基金在資產配置上並非完全跟足DIS的基準,並會量化選股,選股數目不多於500隻,債券則不多於200隻,期望以最少交易次數跑贏市場。

聯儲局昨展開為期兩天的議息,市場均料美國本周會加息,陳栢鉅稱,鑑於DIS的債券投資全為政府債券,收益率僅約1%,扣除0.95%收費,近乎沒收益,加上現時面對加息周期,不利債券投資,對於未有投資指示而年紀較大的計畫成員,於現況下將強積金過渡至DIS,未必是好事,故提醒成員注意,作出明智的投資選擇。他建議減持債券、增持美股,因美國經濟正在復甦之中。

潘新江指,景順客戶受DIS推出影響不大,因只有少於5%的計畫成員未作投資指示。

積金局下月起推低收費預設投資 友邦將視乎巿況減收費

積金局4月起將推出俗稱「懶人基金」預設投資策略,未為其強積金戶口選擇投資策略的強積金,將自目前各自受託人的預設投資方案,轉往有關統一預設投資策略。友邦退休金管理及信託行政總裁馮裕祺表示,目前友邦強積金管理下有數萬個戶口未選擇投資策略,已主動聯絡客戶。

預設投資策略管理費及經常性實付開支將不會超過分別0.75%及0.20%。馮裕祺表示,目前友邦亦有七隻收費少於1%的低收費基金。若預設投資策略推行後巿場減收費,友邦亦會跟隨。

63萬積金帳戶下月轉「懶人基金」

俗稱「懶人基金」的強積金預設投資策略將於下月一日生效,從來沒有作出投資指示的強積金帳戶,將自動落入預設投資策略,積金局估計受影響帳戶數目約六十三萬個,涉一百一十億元。不過,積金局昨特別提醒市民,目前約有三十億元的強積金投資於保證基金,這類強積金戶口,若在指定日期的市值低於保證價值,受託人將不會主動將資產轉移至預設投資,以免僱員錄得虧損

「蝕錢」保證基金不受影響

 預設投資策略由核心累積基金及六十五歲後基金組成,會隨僱員年齡自動降低投資風險,並設收費上限百分之零點九五。積金局主管(受託人監理)李啟宏指出,市面上同類型的混合資產基金年率化回報約為百分之三點四四至三點九二,預設投資雖沒保證回報,但收費較低,令基金的淨投資回報有望較佳。

為保障僱員權益

 現時有六十三萬個從沒作出投資指示的帳戶,即將落入預設投資策略,涉及一百一十億元。但其中約三十億元正投資於保證基金,若僱員在鎖定期內轉移資產,保證回報便會失效。積金局機構事務總監及執行董事鄭恩賜表示,受託人會在寄出「重新投資通知書」後的指定日期計算基金市值,若低於保證價值,受託人便不會將強積金轉移至預設投資。

康宏強積金業務拓展董事鍾建強指,有關做法為保障僱員權益,因一定年期的保證基金未必每年均達保證回報,一旦預設投資策略生效時,保證基金市值較差,甚或負數,僱員轉移資產時便會「輸錢」。他建議投資保證基金的僱員待基金市值回升,才考慮是否轉到預設投資策略。

此外,積金局與業界訂出以「富時強積金環球指數」和「花旗集團環球政府債券指數」,分別作為預設投資策略的高風險和低風險項目參考基準,若基金回報偏離基準超過正負百分之二點五,基金經理需向積金局解釋,但並無任何罰則。

康宏理財助理聯席董事林正宏表示,「富時強積金環球指數」在過去五年的回報約五成一,較投資港股為高,主要由於過去幾年環球股市的表現較港股優勝。而「花旗集團環球政府債券指數」過去一年的回報為負百分之零點三一,因受美國加息影響表現。林強調,有關指數只是一個參考,並不代表受託人會按指數的成分投資,個別受託人的預設投資組合和回報可能會有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