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Eddie Choy

對沖不利基層勞工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70715/bkn-20170715000421175-0715_00832_001.html

梁振英離任特首後,留下多個潛在計時炸彈待拆,其中取消強積金對沖及標準工時立法是新一屆政府必須妥善跟進,在適當時間交出為勞資雙方皆接受的答卷。處理欠佳,隨時變成惡化社會氛圍的「黑手」。

二○一二年梁振英競選期間曾經向勞工界作出承諾,會在其任內處理好上述兩個課題。其後面對工商界的強力反對,視之為無底深潭,無力「埋單」,梁振英基於爭取連任的選票考慮,採取拖延手法,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終放棄連任,為交功課而臨尾推出所謂「劃線方案」而兩面不討好。

新任特首林鄭月娥與積金對沖淵源頗深。林鄭任職政務司司長時身兼扶貧委員會主席,是統籌相關事宜的主事官員。去年初與自由黨及多個商會的諮詢會上,林鄭曾表明對沖機制確實削弱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呼籲僱主應「將心比己」,重新審視有關機制。事實上,對於基層勞工而言,對沖機制容許僱主可提取其供款部分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令工友的強積金所剩無幾,喪失退休保障的功能。據積金局統計,一○年至一四年間,有超過一百二十三億強積金被對沖,佔被提取總額的三成。

按《強積金條例》規定,月薪低於七千一百元的僱員不用供款,據樂施會研究顯示,假若工友受僱兩年後被解僱,以上述月薪為例,在現行對沖機制下,扣除兩年內僱主為僱員所供的強積金後,只需額外向工友補償九百四十七元,工友實際失去了全部強積金。

散戶充芬佬 芬佬變懶人(股榮)

恒生指數今年累升兩成,以為散戶大賺特賺,可能只是少數。事關今年越懶,閉上眼放落盈富基金(2800)或者強勢股,可能越贏得多。炒出炒入,自以為基金經理上身的散戶,今年多番賣出買入、賺賺埋埋大部分成為經紀的佣金,為人作嫁衣裳就是這種。另一邊廂,基金經理(Fund Manager,俗稱芬佬)近數年因應科網強勢,重倉騰訊(700)長揸後,表現實際上只能與大市同步,真正能大幅跑贏指數的,為數極少。芬佬懶人化,由今年強積金(MPF)表現,尤其明顯。

晨星(morningstar)資料統計,今年至7月11日,主要39隻港股MPF中,回報介乎16.65%至24.41%,同期盈富基金錄得20.13%回報,計及中期息約0.6%回報,應有近21%回報。12隻追蹤恒指及盈富的強迫金,回報最好是東亞香港追蹤指數基金,回報20.4%,最差是滙豐/恒生強積金智選(自選)計劃-恒指基金,回報約19.7%。港股指數MPF表現遜盈富,除了個別基金公司出現追蹤誤差,最關鍵是要徵收約1%的管理費所致。39隻港股MPF,三分一為追蹤盈富的懶人MPF,毋須揀股策略,純粹跟指數成份股照單執藥。其他主動式揀股的港股MPF,有9隻跑輸盈富的20.1%,有12隻只能跑贏不足1個百分點。至於表現最好的一隻港股MPF,是海通MPF退休金-海通香港特區基金 – T,回報為24.4%,跑贏盈富約四個百分點,其三大重倉股:騰訊、滙控(005)及友邦(1299),實際上也是恒指的三大成份股。「股神」畢菲特(Warren Buffett)有一個10年賭局,賭金係100萬美元,打賭對沖基金的表現能否跑贏指數基金!股神2007年與資產管理公司Protege Partners定下賭局,畢菲特估指數基金才是王者,對沖基金將會跑輸指數基金,賭局將於今年底結束。由2007年立下賭局至2015年底,畢菲特選擇的指數基金Vanguard 500 Index Fund Admiral Shares累升66%,相比之下, Protege Partners選擇的一籃子對沖基金同期累升22%,升幅已包括管理費,股神已穩操勝券。當芬佬趨懶人化,散戶卻仍樂此不疲短炒買賣,想賺快錢,結果是輸得更快。唯有改變心態及忍耐,才能享受大賺的興奮。股榮
www.facebook.com/stockwing1

張建宗:有信心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年底落實

上屆政府提出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勞工界及商界都有保留。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今日與傳媒聚會時表示,有信心取消對沖安排,可今年底落實。

張建宗表示,政府有堅定決心取消強積對沖安排,現需要在細節上作出調校,並指政府會在資源上作出調整,相信取消對沖方案,會獲得商界及勞方的接受。

他又指出,今屆政府重視與傳媒關係,以及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並加強與社會各階層溝通。強調政策出台前會向傳媒解釋清楚,各司局長親自向立法會做游說工作,建立互信及尊重;他們亦要加強落區,掌握民情。

他指出,未來5年施政重點,是處理好青年學業、就業及置業問題;並鼓勵青年議政丶論政及參政。

張建宗又認為,推動政改要先創造社會氣氛。政府爭取在5年任期內,前半期改善行政立法關係和青年工作,減少矛盾;後半期視乎當時環境才決定是否適合推行。

何濼生:強積金對沖怎收科?

香港大學經濟系學士何濼生在東方產經《名家筆陣》中稱,行會最近通過取消強積金對沖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劃線方案」,並設10年過渡期。僱主在限期前的累計供款仍可用作對沖,但限期後的新供款將不能再作對沖。在限期後的僱主強積金供款雖不設對沖,但計算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比例將由三分之二改至50%。

「劃線方案」雖然設有過渡期,而政府亦會投入約79億元減輕僱主負擔,商界仍不接受。至於勞工界,由於方案明顯削減本來享有的權益,當然不可能接受。於是強積金對沖爭議仍將持續下去。新任特首表示,會視解決強積金對沖爭議為施政首要任務之一。

筆者難以理解為何政府在取消強積金對沖一事上,不取正路而取歪路。正路當然是正視商界和勞工界雙方的合理預期;歪路則反之。當年商界接受強積金供款,乃基於政府容許對沖機制。「劃線方案」完全違背了當年的承諾,由於現今商界的經營環境比當年更差,商界不接受可以理解。「劃線方案」直接損害大部分打工仔本來的利益,試問勞方怎可能接受?

本來由政府完全承擔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短期成本並非難事,自對沖機制實行以來,十五年間沖走打工仔累積之數不過是318億元,這數目還不及政府某些年份的派糖支出。現時政府財政儲備豐厚,犯不着要付出巨大的社會代價去省回區區之數。巨大的社會代價造成的社會不滿也足以打擊經濟,造成財政損失啊!

有人會質疑筆者「短期成本」的論說,認為政府完全承擔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的成本,可能會造成長期和沉重的財政負擔。筆者建議不妨倣效政府的「劃線方案」:政府對劃線日後才成立的公司不予協助,新成立的公司「計掂數」才成立,「計唔掂數」就不必勉強。如此,原來的企業本着原來的預期經營,後來的企業本着後來的預期經營;勞方亦得以保留原來的合理預期。這樣才為之正路。

捨正路而走歪路,表面上為納稅人省錢,最後必定弄巧反拙,因小失大。這是每個政府都需戒除的愚蠢做法。行正路給人有承擔的印象;相反,蠶食勞工權益,又有違當年對商界的承諾,給人「縮骨」印象,不利社會和諧亦不利施政。筆者希望新任特首不負眾望,從善如流。

強積金近17年首宗判監!公司董事拖數$38萬囚21日

強積金制度實施接近17年,首名公司董事因拖欠強積金今日被法庭判監。一名工程公司董事因拖欠僱員強積金38萬元,遭積金局入稟法院追討,但涉事公司只邀付了部份欠款,積金局遂於4月就個案提出檢控,觀塘裁判法院裁定,該公司董事因違反《強積性公積金計劃條例》,被判囚21日,是強積金制度實施近17年以來,首宗僱主因拖欠強積金而被判監的個案。

首名因拖欠強積金被判囚的公司董事為成樂水喉工程有限公司董事羅忠樂。積金局透露,局方先後在2015年及2016年入稟法庭,向公司追討拖欠的強積金供款及附加費,共約38萬元。法庭命令該公司支付有關欠款及附加費。但該公司隨後只繳付部分欠款,積金局遂於4月就個案提出檢控。但截至6月,被告認罪當日,該公司仍然拖欠約20.4萬元的強積金供款及附加費,直至7月初才繳交餘下欠款。有關公司早前已被法庭罰款20,000元。積金局提醒僱主,拖欠強積金屬刑事罪行,最高可被判處罰款450,000元及監禁4年。如僱主在沒有合理辯解下,未有按照民事法庭作出的判令,在指定日期內向積金局支付欠款或供款附加費,也屬違法,最高可被罰款350,000元及監禁3年。法庭更可就僱主沒有按照判令繳交欠款的日子,向僱主判處每日500元罰款。一名工程公司董事因沒為僱員登記參加強積金計劃及拖欠員工強積金,在2012年2月曾被法庭判監禁2個月,緩刑1年,惟董事不服上訴,最終獲高院推翻定罪。勞聯秘書長周小松表示,法庭對拖欠強積金的僱主,判罰一向較輕手,由於法庭對這類個案沒量刑起點,往往只罰款了事,希望首宗判囚個案出現後,可加強對僱主的阻嚇作用。資料顯示,在2016至17年度,局方就涉嫌違反強積金條例的僱主及公司董事共申請發出433張傳票,其中337宗已被裁定罪成。積金局提醒僱主,必須在強積金供款日或之前交妥供款,僱員如懷疑僱主無為其登記強積金計劃或為其供款,應立即向局方舉報,積金局熱線電話是29180102。

《強積金》懶人基金表現參差,首月回報約升1%

晨星首次發布俗稱懶人基金的強積金(MPF)預設投資策略回報,逾60隻基金表現參差
,當中以股票成分較多的核心累積基金回報較重債的65歲後基金為好。
懶人基金在4月面世,據晨星的統計,其普遍的回報錄正數,約升1%;當中以核心累積基
金的投資成績較65歲後基金好。
基金之中,以安聯旗下的預設產品表現最好,上月的回報跑贏整體平均數、升1﹒6%;本
月則跟平均數看齊,錄得近1﹒1%升幅。《香港經濟日報》

政府有「家底」 冀盡快取消強積金對沖

身兼行會成員的工聯會黃國健昨在答問會提問,指新政府就取消強積金對沖問題重新諮詢,擔心會造成拖延,追問政府有否落實取消對沖機制的時間表。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時澄清,政府再聽意見並非重新諮詢,因有關理據及爭拗「已經聽咗好多」,現時是測試若政府提出優化方案,商界及勞工界是否接受。她指將盡快展開有關過程,但能否達成共識需雙方互諒互讓,她笑言,「我見到(飲食界議員)張宇人牛咁眼望住我,即係要我睇業界嘅反應」,她強調會與政務司長及勞福局長盡快「諗計仔」,期望找到好的方案。
對於黃國健質疑政府是否有決心克服困難及阻力,林太指在競選期間已向商界表明,一定要取消強積金對沖,以此證明其決心,並強調政府有魄力及是實幹型的班子,政府還有另一能量,「我哋有錢,政府仲有呢個『家底』,如果能夠多俾一啲錢可以搵到方案,相信財政司長都會支持我哋。」她重申對沖問題已拖得太久,對退休保障亦是缺陷,因此必須盡快解決。黃國健會後說,對政府無取消機制的時間表感到遺憾,但他希望政府推出新方案,「因為林太話政府有錢,如果(政府)願意作出多啲承擔,商界阻力會細啲。」

強積金上半年累升11.68%

【明報專訊】環球股市今年表現理想,康宏昨日公布康宏MPF綜合指數按月升0.77%,上半年累積升幅為11.68%。

按積金局公布截至2015年12月的強積金計劃成員數目410萬計算,本港打工仔上半年人均賺約1.85萬元。

人均賺約1.85萬元

據康宏指出,上半年累積11.68%的升幅,為強積金自2000年成立以來,錄得第二最高的半年升幅,僅次於2009年。而自今年4月推行預設投資策略後,預設投資之核心累積基金於6月升0.65%,首三個月累積升幅為2.85%。預設投資65歲後基金於6月按月升幅為0.49%,首三個月累積升幅亦有1.46%。

調查:港千禧世代八成已為退休準備

此外,貝萊德發表《2017年環境投資者取向調查》,調查結果顯示86%香港受訪者已為退休做儲蓄,比率屬全球第二高,更是亞太地區最高。在目前低息環境下,港人更加積極減持現金配置並將之投資到股票市場,投資組合內的現金佔比由2015年的46%減至33%,股票比重則由25%增至31%。至於本港的千禧世代,調查指81%受訪者已為退休儲蓄作計劃,高於亞太地區的69%。

轉工多次懶理強積金 逾6千人持8個或以上MPF帳戶

最新一期積金局通訊披露,截至3月底,整個強積金制度約有927萬個強積金帳戶,其中6120名強積金計劃成員,每人持有8個或以上個人帳戶,反映他們曾多次轉工而未有處理其舊工作所開立的帳戶。積金局呼籲持有多於一個帳戶的人士,應作出整合,以便管理。

強積金制度下有兩類帳戶,分別是供款帳戶及個人帳戶,前者以現職工作為基礎,用作接收計劃成員現時受僱或自僱所作出的強積金供款。個人帳戶則是指用作保存僱員以往受僱或自僱時所累積的強積金權益的帳戶,每當計劃成員終止受僱時,該僱員在前僱主所開立的強積金帳戶中的強積金權益,便會轉移至一個稱為個人帳戶的獨立帳戶。

截至3月底,全港約有927萬個強積金帳戶,當中388萬個屬供款帳戶,餘下約539萬個為個人帳戶,但強積金制度中僅有410名個計劃成員,其中四分三持有個人帳戶,個人帳戶總計資產總值2800億元。積金局表示,如計劃成員多次轉工而未有處理舊帳戶,便會持有多個個人帳戶。現時有57.7%計劃成員(179.1萬)持1個帳戶,34.6%計劃成員(107.6萬)持2至3個個人帳戶,7.5%(23.2萬)持4至7個帳戶,0.2%(6120)則持有8個或以上個人帳戶。

積金局表示,帳戶太多,難以管理,久而久之甚至忘記帳戶存在,因此鼓勵計劃成整合帳戶,以方便管理。

陳景祥:取消強積金對冲的一筆糊塗帳

在本屆政府任期僅餘一個星期之際,行政會議上周五(6月23日)通過以劃線方式逐步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但計算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方程式比例,則由目前三分之二降至二分之一。結果公布,資方和勞方都表示強烈反對,勞方不滿計算方程式比例下降,僱員所得會減少;資方則認為取消對冲會大大增加勞工成本、衝擊中小企業,而政府只願承擔10年財政資助,不願推出一個長遠的僱員退休保障,把責任全部推給僱主

一項關乎勞資雙方利益的重大政策,卻得不到勞資任何一方支持,沒有任何機會可以在立法會通過。歷史上,無論港英年代或特區過去幾屆政府治下,都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况。即使當年鬧得滿城風雨的23條國安立法,也有建制派堅決護航;這次取消對冲,卻竟然沒有任何一派表示支持!

行政會議理應聽取各方意見、平衡各界利益,制訂一套可得到最廣泛支持的政策。但如今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得到的是「零支持」,換句話說,這是一個沒有任何把握可以推行的方案。而最高決策機構卻竟然可以通過並向市民公布,直是一場鬧劇,相信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這樣做。行政會議成員是否應該挺身而出,解釋為何會向市民建議這個方案?

完成政綱承諾 不是宣布就算成事

對於任期臨近結束才匆匆推出方案,特首梁振英的說法,是過程中曾與候任特首溝通,新政府「完全有『主權』去修改」。每屆政府有自己的施政理念和綱領,當然可以修改上屆的政策;但一些影響深遠的重要決策,理應有延續性,可以持續推行。梁先生當年主持籌備特區政府成立,不是堅持要有「直通車」嗎?重大政策不能「直通」,必會引起震盪、挑起矛盾,對社會和諧不利,應該可免則免。現在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卻反其道而行,所為何事?難道僅為了宣示完成政綱承諾?完成政綱承諾,是政策要得到支持且能落實推行,而不是寫下來宣布就算成事。這不是完成承諾,是自欺欺人。

政務司長張建宗為取消強積金對冲方案辯解,說計算方法下降至二分之一,是勞資雙方「互諒互讓」之下達成的共識。事實卻是,勞資雙方在方案公布之後都立即表示反對,何來共識?又有什麼互諒互讓?張建宗司長之言,完全罔顧事實,是自說自話。

張建宗是現任政務司長,他有責任為本屆政府的政策辯護;然而他也是下任政務司長,而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的政綱對取消強積金對冲是這樣說的:「就落實取消強積金對冲安排,聆聽勞工界及商界,特別是中小企業的聲音,並致力尋求共識。」這樣留有一手,沒有承諾一定會取消對冲,或許是新特首知道取消對冲問題太過複雜、牽涉的利益太多,不願開出另一張空頭支票,這是務實的做法。張建宗說現在出台的取消對冲方案只需「微調」,3年後就可落實推行。這是他假設原方案可以很快修正就得到勞資雙方同意,但這是否事實?他有什麼把握可以作此承諾?

張建宗有何把握說3年後推行?

取消強積金對冲,勞資之間的分歧不容易妥協。工商界曾經提出僱主、僱員及政府各增加1%供款,令僱員的強積金戶口可以增加3%的新增供款,應該有一定吸引力;但前提是取消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勞工界不接受。也有建議成立「遣散費及長服金專項基金」(即所謂「基金池」),由政府注資成立,僱主要為每名員工每月供200元,注入基金;但僱主團體認為此議等同「大鑊飯」,基金可能會被濫用(炒員工的補償成本可由公家的「基金池」支付),有些僱主也會覺得供款不是為自己的員工付出,反而會為其他僱主承擔了開支,於理不合,不願接受。

勞方的底線主要有二:一是必須取消對冲,二是保留方程式三分之二的計算。如果按勞方的要求取消對冲,企業短期內會有撥備壓力,有部分可能會被迫結業,尤其對流動資金緊絀及勞工密集的中小企影響最大。僱主寧願為僱員的強積金增加供款,卻反對取消對冲,原因是取消對冲之後,僱主需要經常準備一筆額外資金應付遣散費或長服金,對資金流緊絀的中小企,這是一筆可觀的「撥備」,對營運有重大影響。

政府的取消對冲方案另一為人詬病之處,是沒有提出對強積金制度的改革。強積金制度自2000年12月實施以來,一直受到各方批評,主要是受託人的管理費奇高,而回報又欠理想。據媒體和學者的計算,按積金局公布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以及強積金資產水平作推算,受託人在15年間收取的管理費高達數百億元,但平均基金開支比率僅由2007年的2.1%,降至2015年的1.6%。管理費高昂,等於蠶食了僱員和僱主的供款。另一方面,截至2015年11月共15年間,強積金(扣除費用及收費)的年率化回報率僅為3.1%,同期年均通脹率為1.8%,實質回報只得1.3%,是名副其實的似有若無!

沒連上制度改革 方案不完整

現在僱員凡轉工或兼職,都要開設一個強積金供款「戶口」。每次開戶都有大量文書要處理,也令強積金的管理成本增加。一直以來,輿論都有要求政府應該為全港僱員設一個「強積金平台」,每名僱員配一個中央戶口,毋須每次轉工時開一個新戶,不但節省資源,更可方便僱員整合強積金的供款作投資用途。取消對冲的議題不連上強積金制度的改革,是政府迴避問題,也是一個不完整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