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沖不利基層勞工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70715/bkn-20170715000421175-0715_00832_001.html

梁振英離任特首後,留下多個潛在計時炸彈待拆,其中取消強積金對沖及標準工時立法是新一屆政府必須妥善跟進,在適當時間交出為勞資雙方皆接受的答卷。處理欠佳,隨時變成惡化社會氛圍的「黑手」。

二○一二年梁振英競選期間曾經向勞工界作出承諾,會在其任內處理好上述兩個課題。其後面對工商界的強力反對,視之為無底深潭,無力「埋單」,梁振英基於爭取連任的選票考慮,採取拖延手法,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終放棄連任,為交功課而臨尾推出所謂「劃線方案」而兩面不討好。

新任特首林鄭月娥與積金對沖淵源頗深。林鄭任職政務司司長時身兼扶貧委員會主席,是統籌相關事宜的主事官員。去年初與自由黨及多個商會的諮詢會上,林鄭曾表明對沖機制確實削弱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呼籲僱主應「將心比己」,重新審視有關機制。事實上,對於基層勞工而言,對沖機制容許僱主可提取其供款部分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令工友的強積金所剩無幾,喪失退休保障的功能。據積金局統計,一○年至一四年間,有超過一百二十三億強積金被對沖,佔被提取總額的三成。

按《強積金條例》規定,月薪低於七千一百元的僱員不用供款,據樂施會研究顯示,假若工友受僱兩年後被解僱,以上述月薪為例,在現行對沖機制下,扣除兩年內僱主為僱員所供的強積金後,只需額外向工友補償九百四十七元,工友實際失去了全部強積金。